Delilah Copperspoon.png

《黛利拉的日记》(Delilah's Diary)《耻辱2》主线中内容不同的两本书。

日记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抄本[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今天画了海洋。聪明的潮汐用泡沫捎了讯息,在岩石留下了碎石。海浪用神秘的语言跟上它们的脚步。要是我可以学会海浪的语言,我就能获得强大的盟友。我何不学习海洋的语言呢?在虚空之境度过的这些年改变了我的感官,现在我可以察觉其他人不明白的事物。

我非常想画我外甥女艾米丽·考德温绑在燃烧的柴堆中的模样!我会为她那张讨人厌的嘴配上火焰的红色。她是被宠坏了,闷闷不乐就噘嘴!或许我最好尽快画草图,不染搞不好之后就没兴趣了。

卢卡(Luca)继续把卡纳卡当他的游乐场对待。看到他不受社会琐碎的限制和所谓的礼仪束缚,我很欣慰。我才刚刚开始了解自己的转变。但我的公爵却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可以如此无忧无虑真好。

要是可以,我今天就会对顿沃下手!但哪有比贾思敏逝世周年纪念日更棒的时机。来自全帝国的其他访客正好可以掩护我们的行动。另外,我妹妹的死和我登基这两件事,有某种对称的安排,想必史学家会十分满意。

位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日记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抄本[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些雕像。文字不足以形容我对它们的憎恨。活该。谁叫他们没大没小靠近我!他们在想什么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眼神泄密了。他们现在才会变成石头,任由我鄙视!

他们觉得我不如贾思敏高贵!艾米丽根本是废物,大家都知道。但他们居然拿我和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比较,认为我不够格。难道是我的举止不如贾思敏文雅?我的用字遣词明明是跟在她旁边学的啊!其实是偷偷学的。躲在她的衣柜学。裹在她的服装布料里面学。那些本来应该属于我的衣服!真希望贾思敏还在世,亲眼瞧瞧现在穿上丝绸的人可是我!

是丝绸耶!他们是怎么对我的?我的朋友和盟友逐一被消灭。我统治的是雕像。无声又冰冷。我看到它们就恶心。没有一件事和我想象的一样。

还有希望。即使是现在,我还是努力创造一副无人能及的画。我用画创造出完美的世界,他们望着我的眼神充满敬畏之意!他们对我的爱毫无限制或条件!好个理想世界。

位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女皇受死任务中,顿沃塔觐见室,黛利拉的画作后面,台阶旁边。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