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黛利拉这种人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她从血泊和秽物中站起来,越爬越高,甚至足以从帝国最有智慧的学者身上偷东西。

—界外魔

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在她以女皇身份统治群岛帝国期间,其正式称呼为“黛利拉·考德温一世(Delilah Kaldwin I)。她是一名在游戏《耻辱》DLC《顿沃之刃》《布里格莫尔女巫》,以及续作《耻辱2》中都有出现的重要角色。她就是《顿沃之刃》一开始界外魔(The Outsider)告知道德(Daud)其名字,然后让他去调查的目标。在《布里格莫尔女巫》中,黛利拉是玩家在游戏流程中的主要对手。她被发现是一个名叫“布里格莫尔女巫”的强大巫师团的首领,并且正在密谋通过一个魔法仪式占据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的身体;但最后她在仪式中途被道德击败,并放逐进入了虚空之境。不过在被放逐了十五年后,黛利拉最终于《耻辱2》中再度回归,并且成功篡夺了艾米丽的皇位,又一次成为了游戏中的主要敌手。

个人简介

黛利拉出生于考德温家族,她是尤宏·考德温(Euhorn Kaldwin)皇帝的私生女,她的母亲是一名在顿沃塔中工作的厨房女佣。为了博得自己父亲的注意,黛利拉经常会向考德温皇帝发出请求,询问自己是否能够进入宫廷,并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公主。但她的请求一直以来换回的就只有曲解与推辞。直至有一天,据黛利拉自己所说,当天她在与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玩耍的时候,贾思敏不小心毁坏了一件非常贵重的物品,然后还在被问到时诬陷说是黛利拉弄坏了它。结果黛利拉因此遭到了责罚与鞭打,并在之后和她的母亲一起被驱逐出了顿沃塔。

在这以后,黛利拉和她的母亲被丢弃到了顿沃的街头上挣扎求生,她们甚至在最终沦落进入了债务人监狱。在那里,黛利拉的母亲因为遭到了狱警的殴打,导致其最后痛苦而缓慢地死在了狱中[4]。在母亲去世后,黛利拉被迫一边画画一边打零工,直到其成为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的学徒为止。索科洛夫十分欣赏她通过自己的艺术将世界想象成一个更为美好之地的表达方式;然而,黛利拉对于神秘学的兴趣和对于考德温家族的痴迷令其在最后选择放弃了继续接受索科洛夫的教导。最终在1831年,她被赋予了界外魔的印记

1834年,黛利拉开始与大律师阿诺德·提姆什(Arnold Timsh)交往,后者非常喜欢黛利拉的艺术和她本人,这导致其在自己的家族中引起了严重的不和。那艘促使道德着手调查罗斯韦德屠宰场船只曾经就是属于提姆什的,为了纪念黛利拉,提姆什用她的名字命名了这艘船。最终在引诱提姆什签署了将其全部财产转让给自己的文件之后,黛利拉便销声匿迹了。而提姆什也在随后卖掉了那艘以她名字命名的船只,不过另一边他却仍旧将其指定为了自己母亲遗嘱的最终受益人。提姆什的侄女塔莉亚·提姆什(Thalia Timsh)也表示,自己的叔叔既爱慕着黛利拉,同时也惧怕着她。

一年后,当鼠疫爆发的时候,黛利拉与一个被她从包办婚姻中解救出来的女贵族——布里安娜·艾许沃斯(Breanna Ashworth)一起建立起了自己的女巫团[5]。黛利拉和她的追随者们分享了自己的超能力,她们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墓地和乡村里。又过了一年,黛利拉将她的女巫团搬迁到了破旧且僻静的布里格莫尔庄园[6],并在那里开始施行她接管帝国的计划。

此外黛利拉在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便与他有过邂逅,卢卡也从那时起便开始迷恋于她。不过,关于这次偶遇的细节目前尚不明确[7]

顿沃之刃

Delilahsurge

黛利拉出现在水淹区中

你应该在听到我名字的那天就将它忘掉。

—黛利拉对道德

黛利拉是《顿沃之刃》中道德的调查对象,在调查中道德发现了她对于阿诺德·提姆什的影响以及一些与之相关的事件。在提姆什的家里,道德通过一座黛利拉的雕像和她进行了一次简短的交谈。在对话中,黛利拉表达了其对于道德的敌意,声称自己应该杀了他;但是“为了(她的)姐妹们”,她并没有选择这样做。黛利拉威胁道德说,如果其继续调查的话,那么便会有未知的危险降临;同时她还警告道德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要来临了,而我希望你别来插手。”不过对于道德会对提姆什做什么这件事,她却并不关心。

虽然黛利拉的动机在很大程度上依旧是个迷,但是已经显示出她和比莉·勒克(Billie Lurk)达成了合作,二人出于共同的利益密谋暗杀道德,并指引督军来到水淹区中的捕鲸人组织藏身处。当计划失败后,黛利拉第一次亲自出现在了道德面前。在低混乱度的情况下,当比莉选择放弃反抗,转而将自己的命运交与道德决定后,黛利拉会威胁说,如果自己将来再见到他们,那么她将会残忍地杀死二人。而在高混乱度的时候,黛利拉则会嘲讽道德,声称其已经孤立无援,且界外魔也已经没有兴趣再帮助他了。

布里格莫尔女巫

Delilahritual

正在进行仪式的黛利拉

我们就快要完成了!闭上你的眼睛,艾米丽!永远地睡去吧。感受虚空之境在你的脚下敞开,为我腾出位置来。向我屈服吧,艾米丽。现在就屈服于我!

—黛利拉正在举行对艾米丽的魔法仪式

黛利拉是《耻辱》最后一个DLC《布里格莫尔女巫》中的主要敌手。她让自己的女巫团在纺织品商区中监视那里发生的帮派混战,同时确保道德前往布里格莫尔庄园的路途遭到阻断;而她本人则把自己关在了庄园里,专注于完成一幅描绘艾米丽的画作。当道德抵达庄园的时候,他发现黛利拉已经带着画作去往了虚空之境,在那里,这幅画将会成为一场强大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黛利拉打算通过魔法提取出艾米丽的思想,然后占据她的身体,取代女孩来统治帝国。

最终道德中止了仪式并挫败了黛利拉的阴谋,他有两种方法可以达成这一目的:第一种方法是直接杀死黛利拉;第二种方法则是用一幅描绘虚空之境的画作替换掉艾米丽的肖像,这样就可以借助仪式的力量将黛利拉放逐进入画中。

按照官方剧情,道德最终是选择了第二种解决方法,黛利拉也因此被困在了虚空之境中整整十二年。

耻辱2

黛利拉宣布自己才是正统女皇

黛利拉对众人宣布自己才是正统女皇

所有人听好,你们的正统女皇回来了!

—黛利拉对顿沃宫廷

在《耻辱2》中,黛利拉再次作为主要对手卷土重来。其本应在虚空之境里永远漂泊,但出人意料的是她在那里发现了曾经界外魔被创造出来的地方——仪式之舱。黛利拉研究出了一种利用仪式之舱力量的方法,这使得她成为了界外魔的一部分,并且变得比过去还要强大[8]。后来其设法与自己忠诚的仆人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和已经成为索科诺斯公爵的卢卡·阿比尔取得了联系,她要求二人举行一个仪式,来帮助自己从虚空之境中脱困。布里安娜和卢卡随即展开了行动,他们召集了大发明家奇林·金朵希(Kirin Jindosh)和杀手“恐怖亚历”(Grim Alex)作为盟友,在斯帝尔顿大宅中举行了一场降神会,成功将黛利拉带回了现实世界。当黛利拉回归后,她首先将自己的灵魂隐藏进了一座雕像里,从而确保了自身的不朽,随后几人便开始策划针对顿沃当局的政变。

黛利拉等人先是派出恐怖亚历在顿沃城中四处暗杀那些艾米丽女皇的政敌,以此来制造恐慌、打击艾米丽的威信。之后黛利拉在纪念已故女皇贾思敏·考德温的周年仪式上出现,并向顿沃宫廷表明她贾思敏姐姐的身份,宣称自己才是帝国的正统女皇。紧接着她便指控艾米丽和她的父亲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涉嫌政治暗杀,然后下令立刻逮捕二人,她的拥护者莫提默·兰姆西(Mortimer Ramsey)也随即命令手下抓捕艾米丽和科尔沃。科尔沃奋力反抗,他凭借自己的能力迅速击杀了三名守卫;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科尔沃却因为对黛利拉缺乏了解导致败下阵来,并最终被其夺走了印记。最后黛利拉施法石化了科尔沃/艾米丽,并把另一人关押了起来,打算在之后将其带去寒脊监狱

但由于兰姆西对于主角看管的疏忽,导致其最终成功逃离顿沃,前往了卡纳卡。在那里,主角一步步解决了黛利拉的所有盟友,并找到了黛利拉隐藏起来的灵魂,最后重返顿沃。不过在回到顿沃塔后,主角发现黛利拉的终极目标远不止统治帝国这么简单,而是试图依靠自己的能力将她的画作理想世界扭曲重塑为真正的现实,使整个世界都按照她的想法运行。这时主角明白自己必须要在最后一战中阻止黛利拉,否则一切努力都将白费。

玩家可以选择杀死黛利拉或者将其囚禁在自己的画作中,这两种方法都可以阻止她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官方设定里,最终是艾米丽把黛利拉永远囚禁在了画作之中[9]

性格

Delilah Copperspoon painting

“生存与野心、艺术与魔法,外加让她身边的人全变成曲意奉承小人的诡诈之术。”

黛利拉想要全世界、爱、四周的海洋和头顶的星辰。

—一名女巫谈及黛利拉的野心

孩提时代的黛利拉是十分可爱的,她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和贾思敏一起在顿沃塔里玩耍上;她还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像她那嫡出的妹妹一样得到父亲的关注。即使在之后被驱逐出顿沃塔并剥夺了身为公主的皇室地位,她也至少还能够从母亲的陪伴里找到些许安慰。但在母亲去世后,黛利拉就已经完全失去了一切,她开始认为世界是“残破而又扭曲的”,这使得其在成年后变成了一个渴望权力的梦想家。

在亲眼目睹了世界上最为糟糕的生活并从中幸存了下来后,黛利拉开始对现实感到极度的厌倦和不满,现在她的主要目标变成了引起变革。为了能从被世界所抛弃、肮脏不堪的角落里爬出,黛利拉做了一切必要之事来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下去并在最终登上顶峰。她利用自己那不可思议的诱惑力和狡猾来吸引和操纵周围的所有人,其拥有能够上升到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想象高度的能力。在她那两次对于主要权力的竞逐之中,黛利拉最终都企图改变自己认知中的现实,这是因为她悲惨的成长经历,同时这也是其对反抗世界的辩护。黛利拉觉得自己有权扭曲现实,认为这是属于她个人的“正义”,同时也是纠正世界缺陷的正确方式。不过关于其所展示的回忆是否就是真相,或者真相是否已经被她的谎言所扭曲,这一点仍然模糊不清。

技巧与能力

黛利拉吸走科尔沃的印记

黛利拉夺走科尔沃的印记

黛利拉拥有各种各样的才能,从强大的超能力到在整个帝国都无与伦比的狡猾。她的魔力和魅力使得人们对其满心钦佩与忠诚,她身边的人也都因此成为了其忠心耿耿的追随者。黛利拉的野心和坚持不懈推动了她在社会中的地位进一步提高,使其在世界各地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甚至于就连界外魔也好几次都倾向于赞扬她的机智与毅力。

黛利拉广博的超自然能力使其可以支配绝大多数反对她的人。她主要能够将自己的意志施加到物体上,令其可以控制雕像、把敌人变成石头,以及利用绘画来窃取他人的灵魂。通过她的“奥术链接”能力,黛利拉赋予了她的女巫团超自然力量,让她们为自己而战,而其本人则很少需要再亲自参与战斗。然而,当被逼无奈时,黛利拉也能够与道德或者科尔沃这样高效的杀手相对抗。另外在成为界外魔的一部分后,黛利拉那本就强大的魔法变得越发强力。其独有的、新发现的能力是可以窃取他人的超自然力量,就像她对科尔沃所做的那样。

黛利拉拥有足以与其前导师安东·索科洛夫相媲美的艺术造诣。在《耻辱2》中,她的画作获得了与索科洛夫的画作相似的尊重,现在作为可收藏的艺术品在世界各地被发现。

相对不为人知的则是她在剑术上的娴熟技艺。在《布里格莫尔女巫》和《耻辱2》中,尽管黛利拉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剑术训练,但她依旧能够以极高的效率挥舞自己手中的女巫之

趣闻轶事

  • 在《耻辱2》的官方繁体中文里,将“Delilah”的名字翻译为了“德丽菈”。不过考虑到Delilah这个名字背后的典故(详情请参阅《圣经》故事“参孙和黛利拉”),故本词条保留“黛利拉”这一译名。
  • 游戏中黛利拉的配音演员是艾琳·科特雷尔(Erin Cottrell,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电影《爱是漫长旅程》中饰演女主角“米茜·拉哈耶”)。
  • 尽管黛利拉也是界外魔印记的持有者,但是在她的手背上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 据塔莉亚·提姆什所说,在一次降神会上,她和她的叔叔曾经看见过黛利拉出现在布里格莫尔庄园前,并正在把道德的名字写在一张画布上的情景。
  • 其实早在《顿沃之刃》中,黛利拉就已经在其写的一首诗里暗示了她意图占据艾米丽身体的计划,这首诗可以在提姆什的家里被找的。
  • 据布里格莫尔庄园里的一个女巫所说,黛利拉可以通过虚空之境瞥见未来,她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看到了艾米丽被加冕成为女皇的。
    • 庄园里的另一个女巫则提到说,黛利拉就是通过她意图用来占据艾米丽身体的魔法控制了提姆什的。
  • 和其他女巫不同的是,黛利拉的皮肤在战斗时并不会变绿。
  • 和其他所有暗杀目标一样,如果道德决定使用刀杀死黛利拉的话,那么便会触发一段特殊的处决动画:道德会先是用刀刺进黛利拉的左肋,然后就在其打算拔出刀来的时候,黛利拉抓住了他的手,并将刀刃刺入身体更深;随后她会一直用右手攻击抓挠道德的脸部,直到其拦住自己并强行把刀抽出来为止;紧接着黛利拉会扑向道德并朝他尖叫,而道德则会趁机一刀插入她的嘴中;最终在道德将刀从其口中拔出来后,黛利拉于原地抽搐几下后倒地身亡。
    • 在《耻辱2》中,如果主角决定使用刀从正面杀死黛利拉的话,那么便会触发一段新的特殊处决动画:主角会先是一拳打在黛利拉的脸上,然后拿刀砍入她的左肩;虽然之后黛利拉会用手推开主角的刀刃,但主角紧接着便会上前掐住她的喉咙,迫使其跪倒在地;随后其会再次用刀刺进黛利拉的左肋,并直接用力横向刺穿她的整个胸腔,最后拔出刀来将其尸体丢弃。
  • 就像索科洛夫为他的画作取名会参考数学名词一样,黛利拉画作的标题也遵循着一种特定的倾向:她通常会在标题中暗示她自己或者表现其本人对于画作主题的影响(像是道德的“家园”、艾米丽的“面容”、比莉·勒克的“心脏”和界外魔的“印记”等等)[来源请求]
  • 黛利拉在一代DLC中的画作,包括她对于艾米丽所打的草稿,都是由法国自由插画师维罗妮克·梅尼奥(Veronique Meignaud)所绘制的[10]
    • Arkane工作室位于法国里昂的办公室中,收藏有这些画作实物大小的印刷副本[来源请求]
    • 而在《耻辱2》中,所有出现的新的黛利拉画作都是由Arkane工作室的艺术家谢尔盖·科列索夫(Sergey Kolesov)所绘制的[11]
  • 在《耻辱2》中,黛利拉的样貌看起来几乎与她在一代DLC时的形象没有什么分别,从一代游戏到二代她只老了三岁[2]。这是因为,尽管世界上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但在虚空之境中却并没有时间的概念[12]
  • 在“女皇受死”任务中,黛利拉的分身都有着灰色的眼睛,但她本人的眼睛却是蓝色的。
  • 黛利拉似乎对某些超自然能力免疫:
    • 她不会受到“扭曲时间”和“暗影击杀”能力的影响。
    • 如果对其使用“附身”的话,那么该能力会立刻结束。
    • 如果对她使用“催眠”,那么黛利拉和她的任何一个分身都可以在虚空之境的幽灵影响到自己之前驱散它。
  • 黛利拉从虚空之境中的逃脱导致了在卡纳卡这座城市中出现了许多虚境之洞。布里安娜·艾许沃斯还认为它导致了位于杉德瑞北采石场的虚空之境的开放,尽管这其实比他们在斯帝尔顿大宅举行仪式时要早很多年[13]
  • 当在《耻辱2》的无超能力模式中公开面对黛利拉时,她会对主角拒绝接受界外魔印记的选择作出评论;这证明尽管没有被告知,黛利拉也依旧能够知道界外魔的造访以及其对于主角的提议。

声音

描述 声音
黛利拉对道德
黛利拉的细语
黛利拉表明自己的身份
《耻辱2》黛利拉表明自己的身份
黛利拉对科尔沃
心脏里的黛利拉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