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Hand mark daud02flip

《鹅卵石碎骨》(Cobbled Bits of Bone)Daud所写的一本书,在布莱格摩尔女巫中可以找到。

抄本编辑

[摘自一本关于各种神秘古器物的日记]

他们说我的母亲是一个女巫,但是事实是——和通常情况一样——取决于你的地位和角度。她是靠着从异国药草中提取出来的毒药和生存与潘迪希亚珊瑚礁水域的鱼。她的能力源自于狡诈的迷幻剂或者强迫那些超越她的人们。她的眼神中有种不同寻常的强烈感情,这点很确定,但是这是源自于内心的,而不是来自于界外魔。当一个人被逼到理智和生存的绝对边缘,就会这样的。她在那里生存了数年,之后再回到羊群中,那个所谓的文明社会。我的母亲很狡黠,但是如果说还有什么药粉、暗藏的刀和狡诈以外的东西,我从来没见过。

如同他们讲给孩子们的那样,有些人确实和那个像燕子一样在屋顶穿梭的黑眼杂种有过接触。也有人挥挥手指、或者跺跺脚就可以指挥老鼠大军,或者有毒的飞蝇。督军们惧怕我们是明智的,警告平民晚上要在自家附近,家庭成员关系亲密。

但是他的影响力显露出来还可以通过许多其他的办法。那些追随我的人会获得一些我的能力,我怀疑戴利拉·库珀斯普恩女巫团也是这样的。还有些人可以雕刻符文或者骨符。在城市另一端的那个老女人——他们叫她脑奶奶,她切开鲸鱼骨、抛光、穿起来、置露在虚空之内,直到它们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发出生病了一般的呻吟声。我找到了几个她做的护身符,每当我摸到它们的时候,我感觉到一小片的自我离我而去,灌注到了她的身上。她能从此获得什么?延长的寿命?是什么我不懂的其他魔法?制作这些东西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我知道在我的这个时代,有四个人有界外魔的标记。但是我知道有几十个人都想要这个标记,有大半夜站在池塘里、或者向坟地里吹过的尘土乞求。有人取出牲口的内脏、或者焚烧活生生的人,认为这个可以召唤出虚空。我曾经碰到一个快要死了的已经收集了符文和骨符数年的人。他把它们研磨碎,弄成糊糊吃掉,认为这样就可以获得这些东西里的魔力。他的死亡漫长又痛苦。我还知道有个来自卡纳卡的女人交易骨符和其他鲸鱼碎骨。她弄断那些东西、在把它们融为一体,之后贩卖掉【督军的《腐化骨符》中也有提到这个叫莉莉卡(Lilika)的女人】。我从她手里买过一个腐化骨符,她发誓说会让碰到我皮肤的刀刃断掉,确实,起作用了。但是每次它发挥功效的时候,我都有一颗牙变黑、脱落。我试了三次,把那玩意儿给我手下的一个人了。现在每次那个人笑的时候,都在牙龈出血。我奇怪他内心是不是也有一部分开始黑化了。

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没有这些被赐予的能力,我会变成一个人人惧怕的人吗?我会被称为顿沃之刃、下至平民百姓、上至高塔画室都知道我的名字吗?我希望如此,但是这真的无所谓。只要我还有这个标记,我就要通过我的能力去把我的意愿强加给这个世界。更难的是让我所做的一切烟消云散(The harder trick is undoing what I've done)。

位置编辑

Daud房间的书架上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