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道德从天而降,就如猎鹰一般轻松地在空中穿行,我以我的灵魂发誓。(……)然后,我目睹了我们这个时代最臭名昭著的刺客变成了一阵由皮革、金属和鲜血组成的疾风,轻易偏转开了所有的子弹和刀刃。

—一名目击者对于道德的描述[3]

道德(Daud),著名的“顿沃之刃(Knife of Dunwall),他是被称为“捕鲸人”的刺客组织的首领,并疑似是该组织的创始人。他们在鼠疫横行期间的顿沃城中活动,道德对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女皇的死亡和她女儿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被绑架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道德是游戏《耻辱》中玩家的主要对手和暗杀目标,同时也是DLC《顿沃之刃》《布里格莫尔女巫》的主角。他在后来还作为小说《耻辱:道德归来》的主角和游戏《耻辱:界外魔之死》比莉·勒克(Billie Lurk)的盟友回归。

个人简介

童年与培养

有传闻称道德的母亲来自于一个位于潘迪西亚大陆之外的海岛。她早在1795年冰晶月13日的时候就已经怀上了道德,当时的她正被一群海盗抓住并囚禁在他们的海盗船上[4]。外界有传言说她是获得了界外魔(The Outsider)印记的女巫,因为她在海盗船返回索科诺斯期间控制了这艘船。不过据道德自己所说,他的母亲只是精通于运用各种毒药和迷幻剂,并且在使用这些东西时毫不留情而已[5]

道德出生于索科诺斯,他在这座岛屿上的各个城市中长大[6]。然而就在其童年早期的某个时间点,道德的天赋能力引起了一个神秘演员的注意,这在随后导致其遭到了绑架[7]。在他16岁那年,道德来到了顿沃[1],并开始在这里因为他那“自由来往于顿沃的商店店主和城市守卫官之间,如同收割者在麦地中穿行一般”的杀人技艺而出名。他随后走遍了群岛各地找寻那些界外魔的神龛,有传闻说道德曾经有在自然科学院里待过一个冬天[4],对此他也曾隐晦地对自己的追随者们提到过一些只言片语[8]。最终在1820年,道德引起了界外魔的注意,并被其赋予了印记。

被界外魔标记

这么多年来,我通过纪律和一点黑魔法组织起了一帮由前雇佣兵、街头的孩童和难民们组成的,如同阴影一般的人。

—道德谈及捕鲸人

Daudtrainingassassins

道德正在训练刺客

在被界外魔打上烙印之后,道德成为了一名声名狼藉的雇佣杀手,现在人们对他的恐惧不只来源于他的技术,还有他的魔法能力。运用这些力量,他成为了一名受顿沃上层人士们雇佣的精英刺客。随后他开始召集顿沃中的其他边缘人,组建起了自己的雇佣军和刺客帮派——捕鲸人,并与他们分享了自己的能力。1829年,道德遇到了比莉·勒克,后者是一名对刺客这个行业展现出天赋的街头流浪儿,她在一年前刚谋杀了索科诺斯公爵的儿子拉得尼斯·阿比尔(Radanis Abele)[9]。于是道德亲自训练了她,而比莉也凭借自己的学习能力和技艺最终成为了道德的副手[10]。鼠疫期间,道德将他的行动基地转移到了被摧毁和封锁的水淹区中的罗德什尔商会。1835年,他遇到了一些和自己一样拥有超自然能力、来自新成立的“布里格莫尔女巫团”的人。

渐渐的捕鲸人在黑道上的名声引起了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的注意,他开始多次以皇家间谍大臣的身份利用他们为自己服务。最终在鼠疫期间,他雇佣了道德和他的刺客们去暗杀女皇并绑架她的女儿。尽管界外魔一开始对道德青睐有加,但在这件事发生之前的某个时候,两者之间就已经开始心生间隙。界外魔自己也提到,他在道德刺杀女皇之前就已经对其失去了兴趣,这也使得他在DLC《顿沃之刃》的游戏流程中始终以怀有敌意和嘲弄的方式与道德进行互动。

耻辱

归乡

主要文章: 归乡

遵照伯罗斯的计划,道德于1837年大地月18日,和比莉·勒克以及一群刺客在顿沃塔上找位置潜伏了起来。他们要利用皇家护卫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因公外出期间,女皇和她的女儿在皇宫凉亭中独处的时刻发起袭击。然而令皇家间谍大臣和道德都没有想到的是,科尔沃在这天提前两日结束了他的环岛之旅并回到了顿沃塔。于是当看到自己的手下在面对皇家护卫遇到困难时,道德选择亲身介入完成了这次暗杀合同,并把科尔沃作为唯一幸存的目击者留在了现场。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皇家间谍大臣将科尔沃列为了杀害女皇的罪犯,以此来掩饰他本人与道德在这件事情上的参与。道德则将绑架来的艾米丽移交给了伯罗斯的盟友——摩根(Morgan)和卡斯提斯·彭德尔顿(Custis Pendelton)兄弟。不过因为任务中出现了科尔沃的干预,他威胁间谍大臣要求更高的报酬[11]。伯罗斯支付了佣金,并保证会继续给他更多的工作[12]。然而道德不知道的是,此时被任命为摄政王的伯罗斯将会在高级督军萨迪斯·坎贝尔(Thaddeus Campbell)的协助下,于六个月后派遣督军进入水淹区,执行一项目的是彻底消灭他和捕鲸人的扫荡行动[13]

顿沃之刃

道德,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了,但你现在又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在这里是因为你是对的,女皇确实与众不同。

—界外魔

Daudjessamine

虚空之境中的道德,旁边是已死的贾思敏·考德温

在完成对女皇的刺杀、并把艾米丽交付给伯罗斯的人后,道德深感自己的这一行为罪孽深重,这种表现引起了界外魔的注意。于是在这场暗杀过后他现身于道德面前,并给了其“最后一个礼物”,好让他可以对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有所应对;这个礼物是一个名字:“黛利拉”(Delilah)。道德无法容忍这么一个让自己晕头转向的谜团[14],于是他开始着手调查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而他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所造成的混乱度会在最后影响到DLC的结局,就和科尔沃在《耻辱》游戏流程中的行为会影响到最终结局一样。

通过比莉·勒克的帮助,道德查到了在罗斯韦德屠宰场有一艘名为“黛利拉号”的捕鲸船;顺着这条线索,最终他的调查将其引向了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一名画家兼黑魔法实践者,同时也是布里格莫尔女巫们的首领。调查中道德发现黛利拉对他感兴趣的时间要远早于自己听说到她的时间:例如,与黛利拉关系密切的阿诺德(Arnold)和塔莉亚·提姆什(Thalia Timsh)叔侄女曾在一次降神会上见到她将道德的名字绘在一张画布之上;而此时刺客们在水淹区的藏身处已经被督军攻占。

在击退督军势力之后,道德发现自己遭到了比莉的背叛,原因是比莉认为道德在刺杀女皇之后的悔恨让他变得软弱了,于是她决心篡权取代他的位置。她暗中与黛利拉勾结,二人不仅将督军引到了水淹区,还计划最后由比莉亲自出面杀了道德。

在高混乱度中,此时比莉会向道德发起决斗争夺捕鲸人的领导权,玩家在击败她后可以选择将其杀死或饶她一命。 而在低混乱度中,比莉会选择不与道德交战,并且还会将自己的命运交到他的手上任其处置。

道德在这两种情况下作出的决定都会影响到界外魔在故事结束时的最终看法和叙述。

布里格莫尔女巫

我的母亲警告过我,永远不要与女巫为敌。

—道德

Далила, Лерк и Дауд

道德面对黛利拉,旁边是徘徊在两边的比莉

在经历了比莉的背叛(根据托马斯(Thomas)的观察,这给道德造成了很深的影响)和将水淹区里的督军清除之后,道德找到了黛利拉的藏身之处——位于顿沃城隔离区外的布里格莫尔庄园。之后通过赢得死鳗帮首领莉齐·斯特莱德(Lizzy Stride)的帮助,他成功到达了这一藏匿点;在此期间他还分别在寒脊监狱纺织品商区完成了许多任务以确保这一路上的畅通。他还在一些场合中碰到了布里格莫尔女巫团的成员,并慢慢揭开了一些关于黛利拉最终计划的线索。当道德抵达庄园时,他意识到黛利拉正密谋用一个强大的魔法仪式来占据艾米丽·考德温的身体当上女皇。为了阻止她,道德追逐其来到了虚空之境,并在仪式中途解决了黛利拉,保护了那个他曾经绑架过的孩子。

水淹区

主要文章: 水淹区(任务)
让我们来看看界外魔是打算救你的命,还是救我的。

—道德对科尔沃

道德和科尔沃对抗

道德和科尔沃在水淹区中决斗

虽然《耻辱》的主线是与《顿沃之刃》、《布里格莫尔女巫》同时进行的,但“水淹区”任务却是在道德解决掉黛利拉后和DLC故事尾声之间发生的事情。任务中捕鲸人们发现了被下毒后顺流漂来水淹区的科尔沃,道德没收了他的装备,并让手下把科尔沃关了起来,打算等着将他押送给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来换取一大笔赏金。然而科尔沃不久便从监禁中逃脱了,道德的一个手下向他通报了其越狱的消息。他明白科尔沃一定会到商会大厦来找自己对峙,于是道德便在这里静静等候着他的到来。等待期间他还录制了一张声谱来谴责已经死亡或者倒台的海勒姆·伯罗斯(取决于玩家如何解决伯罗斯),并对自己在谋杀女皇事件中的所扮演的角色表示悲恸。

道德对于科尔沃到来的反应会因科尔沃的混乱程度有所不同:在低混乱度中,他会使用超能力暂停周围的时间,禁止手下干预自己和科尔沃的决斗。

而在高混乱度中,道德会允许他的手下加入战斗来协助自己,同时他本人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要拿下科尔沃。不过最终道德还是会被击败,然后他会请求科尔沃放自己一条生路。

尾声

再让你惊讶一次吧,我恳求你饶我一命。

—道德对科尔沃

Dauddaud

被科尔沃击败后的道德

道德后来对在他追寻黛利拉期间发生的事进行了反思,这让他领悟了“我们的选择一定会对某个地方的某个人造成影响”,以及人们必须要承担他们的决定所带来的后果这一道理[15]。得出这一结论的道德在最后选择了向科尔沃·阿塔诺投降,而科尔沃的决断则取决于道德在《布里格莫尔女巫》游戏流程中的混乱程度,这将在最后决定他是会被杀死还是饶恕。

如果道德最终的命运是被杀死的话,那么他的尸体会被放在一艘位于格里夫斯炼油厂被水淹没的院子里的小船上火化——若道德在《顿沃之刃》结局时选择了放过比莉,那么到时她也会出现在现场,并站在远处看着道德的葬礼进行。而如果最终结局是道德被放过,那么在游戏的演职员名单播放完毕后,就可以看到他把自己的刀放置到女皇坟墓之前的情景。

根据官方设定,科尔沃最终是选择放过了道德,而道德也在这之后遵守承诺离开了顿沃。在小说《耻辱:被腐蚀之人》和游戏《耻辱2》中有提及许多人在《布里格莫尔女巫》事件过后尝试寻找过他,但他们都没能够成功。

道德归来

道德再次回到顿沃是在十五年之后了。他在自我放逐期间去往了帝维雅等地居住,但在近几年他开始每晚都被关于自己过去的噩梦缠身。不堪其扰的道德决心去寻找杀死界外魔的方法,最终他通过流言得知了“双刃刀”的存在以及它曾在顿沃被发现的消息。

道德返回顿沃那天正好赶上了黛利拉的政变,并且他还亲眼看见了女皇艾米丽从顿沃塔中逃出,但他并没有选择干涉。相反,他去往了沃姆伍德区,为得是与处理这类物品走私的六路帮首领取得联系。但就在他与帮派战斗之时,一架发条战士却突然于中途杀出,道德出手摧毁了它,并在随后的增援抵达之前带着六路帮的老大逃离了顿沃城。不过此时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自己正受到来自德夫林夫妇的密切监视。

在这之后,道德偷渡去了格里斯托一个名字叫波特费尔(Porterfell)的小村庄,为得是去见这把双刃刀现在的主人——一名叫马克西米利安·诺克罗斯(Maximilian Norcross)的收藏家。但在这个过程中,他遭到了三名来自保护者联盟的特工的攻击。其中一人在随后的战斗中被杀,另外一人逃跑,最后一人则在被活捉后和道德一起被带去了摩根伽德城堡——现在这里是诺克罗斯的庄园。

在这里道德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双刃刀,但很快他就发现诺克罗斯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变态爱好——他喜欢把一些特殊的人做成标本收藏起来,之前那个和道德一起被带来的特工已经变成了他的收藏。而拥有界外魔印记,同时又是捕鲸人前首领的道德肯定是个绝佳的藏品,于是诺克罗斯在使用音乐盒让道德失去抵抗能力后把他抓了起来,打算把他也做成标本。但就在这时,他的庄园遭到了一群身上纹有神秘符号的帮派成员袭击,不得已之下,诺克罗斯只得暂时放弃了这一行动,道德也由此脱困。

随后道德发现双刃刀居然被这群帮派成员给抢走了,通过对他们当中一个人进行讯问,他得知刀被带去了卡纳卡。知道神器去向的道德随即准备前往卡纳卡,而在离开这里之前他还特地找到了诺克罗斯,并将他和他的变态收藏品一起烧成了灰烬。

1852年丰收月22日,道德乘坐一艘名为“塔马拉克之熊号”(Bear of Tamarak)的捕鲸船到达了索科诺斯。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这段时间里正被两名女巫——凯特琳(Caitlin)和露辛达(Lucinda)秘密观察着。在到达目的地后,道德前往了皇家美术馆,与自己的联络员、一名捕鲸人时期前副手的女儿希尔拉·埃斯基韦尔(Sierra Esquivel)取得了联系,并由此得知了那个抢走双刃刀的神秘帮派的名字——无眼帮。在离开美术馆之前,他还遇见了两个女巫以及德夫林夫妇,女巫在随后发生的战斗中被杀,而德夫林夫妇二人则声称自己可以把双刃刀交到道德手中。通过这一方式他们将其诱骗到了保护者联盟位于阿凡塔区的安全屋之中。

在那里,道德见到了从三年后穿越时空回来的他的前副手比莉·勒克,她回来的目标是为了拯救道德。而就在二人见面后不久,受德夫林夫妇雇佣要杀死道德的数十名佣兵便接踵而至。比莉请求道德待在原地不要动,她自己则出去使用从未来带回来的双刃刀与雇佣兵们展开对抗。然而在战斗中比莉寡不敌众,双刃刀从她的手中意外掉落到了地上。尽管她拼命阻止,但刀还是被随后从屋内出来的道德捡起。之后凭借着这把神器的力量,道德杀光了在场所有的雇佣兵,但他也因此失去了意识。

道德再次醒来时他和比莉正待在奇林·金朵希(Kirin Jindosh)的故居之中。随后比莉向他坦白了一切:她说自己为了救他已经穿越了很多次时空了,但是因为时间受到了干扰,所以双刃刀在从她手中失去后会被道德获得这一时刻已经具现化了,无论穿越多少次都无法改变;道德也因此会在不久后的将来患上一种最终会要他性命的疾病。最后比莉穿越回了她自己的时间线,临走前她还告诉道德说不久后他们还会再次见面。

第二天,一直秘密监视着道德的露辛达和凯特琳二人通过使用一块“神谕”的镜片,施法将道德困在他自己的脑海迷宫之中。在接连不断的幻象之中,道德再次见到了界外魔,并且还对其说自己一定会杀了他。而当道德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无眼帮囚禁了起来,并被迫在他们开设的搏击俱乐部中与人搏斗,这也是《界外魔之死》开端的剧情。

界外魔之死

我第一次见到道德时,(……)他无声无息就割断三个男人的喉咙,留下滩血和死亡。(……)如今他判若两人。在他所剩岁月,满身都是永远愈合不了的伤口,还有和我一样强烈的悔恨。

—比莉·勒克[16]

虚弱的道德和界外魔

日益虚弱的道德和他的最终目标界外魔

遭到囚禁的道德被迫在无眼帮开设的搏击俱乐部里打了好几个月的拳击赛,直到比莉·勒克找到他的位置后他才终于获救。随后在比莉的帮助下,道德开始计划寻找可以帮助他们拿下虚空之神的神器。他承认在这件事上自己需要比莉的帮助,因为他感觉自己将永远也无法从在搏击场上受到的伤中康复过来,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感觉是正确的。

在整个游戏流程中,道德会因为虚弱一直待在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上,他会咳嗽着说自己可以“感觉到(他)在被虚空之境拖走”,因此他只能给比莉提供关于世界的信息以及就任务提出自己的建议。最终,在得知杀死界外魔的武器就被存放在朵洛雷斯·麦克斯(Dolores Michaels)的银行中后,道德让比莉去取回它。而在这段任务期间,他在恐怖鞭痕号上因自然原因去世。当在返回发现道德已经死亡后,比莉选择将自己的船付之一炬,当做了他的火葬柴堆。道德在临死前还留给了她一张声谱,在录音中他与比莉告了别,并和以前的自己,还有与自己这位前学徒之间过去的经历进行了和解。

不过就在这之后,比莉将要杀死界外魔之前,她会在虚空之境中遇到道德的灵魂。此时的他身形模糊且起伏不定,甚至在一开始都认不出比莉来。他会鼓励比莉去终结界外魔。但在这里,她给了道德另一个选择:

如果比莉最终杀死了界外魔,那么道德会和她说一切都结束了,但比莉会断言说自己仍然是个杀人犯,且这点永远不会改变。在这个结局里,道德没有找到平静,他的灵魂注定要永远在虚空之境中徘徊。

而如果比莉决定不杀死界外魔,那么她会将界外魔在其还是个凡人时所遭遇的一切告知给道德,并提醒道德他曾经是如何宽恕自己的,从而说服其放界外魔一条生路。最终道德同意了比莉让他通过说出界外魔名字这一方法来放其自由的请求。在释放了界外魔之后,道德会与比莉做最后的告别,因为他找到了平静,所以他的灵魂也随之消散。

性格

我们做出自己的选择,随之顺其自然,剩下的仅有虚无。

—道德

Daud01

悲痛的道德向贾思敏女皇致敬

道德是全帝国最无情、最有心机的人之一,他对为杀人这件事不会有丝毫不安,并且在动手的时候从来不会加以区别。道德为人所知几乎从来不会微笑或者大笑,这进一步表明了他到底有多冷酷。从有恋童癖的变态贵族到值得尊敬的执法者和学者,所有人都是他刀锋的潜在受害目标[17]。而在使用超自然能力获得了大笔财富之后,道德开始主要利用它们来“把(他的)意志强加给世界”。来自界外魔的低语只会进一步让道德的自我膨胀,使他相信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特别的或者重要的。道德自己也在“水淹区”任务结尾的恳求中评价过这些感受,说“这感觉很好,让我相信自己很强大”。

多年以来,道德一直在他那被鲜血染红的道路上畅通无阻,从未因他所干脏活的后果受到过任何阻碍。直到他杀死了贾思敏女皇并绑架了她的女儿后,道德才终于感觉到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他非但没有成功克制住在这件事上对自己作为的悔恨,反而对因此造成的顿沃社会的崩溃感到非常沮丧与悲伤。慢慢地道德意识到他的故事即将因自己的所作所为结束,于是他开始接受自己一直以来所作人生选择将会带来的后果。

在刺杀了女皇之后,道德身上发生的一些变化被他的副手比莉·勒克看在了眼里。她最终在看到道德因为懊悔变得软弱后选择了背叛他,与他争夺帮派的首领之位,但她最后失败了。尽管自己最信任的手下背叛了自己,但道德还是选择放过了比莉,这表明他也是有仁慈的一面的。

道德继续着他的调查,在追索黛利拉的途中他意识到,其正阴谋占据艾米丽的身体当上女皇;而如果让黛利拉成功的话,那么她将会以一个暴君的身份统治整个帝国,并给世界各地带来混乱。最终道德用尽了浑身解数从布里格莫尔女巫们的手中拯救了那个他曾经绑架过的小女孩。这表明了道德也是有作为守护者的一面的,并且他愿意为此冒生命危险。

尽管如此,但道德还是愿意把科尔沃交给保皇派以换取金钱上的回报,虽然他感到很后悔。在与科尔沃的战斗中他也仍旧充满敌意,不过最终他还是被击败,并将自己的命运交到了科尔沃手上。

在败给科尔沃后,道德突然改变了他冷酷无情的表现,并请求科尔沃的宽恕,就像在谋杀女皇后他的内心有什么东西随之破碎时一样。道德告诉科尔沃曾经界外魔让他觉得自己很强大,但他做的事并不比科尔沃多。然后他会向科尔沃保证自己以后不会再杀人,并且将会离开顿沃。最终科尔沃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复仇之心,选择放过了道德。因为他知道贾思敏不会希望自己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而且他觉得让道德在以后的日子里活在恐惧之中要比直接杀了他更好[18]

在这之后,道德把自己在与科尔沃决斗中掉落的刀放到了女皇的坟墓之前,表示了他对杀死女皇的悔恨以及希望向她致以自己敬意的情感。随后道德从顿沃消失了,他去往了卡纳卡等地,远离了人群、自己的帮派和杀戮,安享了十五年漫长的退休生活。

技巧与能力

道德召唤刺客

道德“召唤刺客”攻击一名城市守卫官

作为凶名赫赫的“顿沃之刃”,道德以他那残忍高效的杀戮技巧和诡秘莫测的潜行能力而出名,顿沃的平民们在听到他的名头后无不瑟瑟发抖。因为曾经受过专门的训练,所以早在获得界外魔的印记之前,道德便已经是一名技艺纯熟的刺客了。其精湛的潜行技艺让他可以利用多种地形无声无息地穿越那些戒备森严的区域,来到暗杀目标的面前,了结他们的性命。

在被赋予了印记之后,道德的战斗力更上一层楼,现在的他即使在面对多名敌人围攻的时候也可以迅速将他们击杀。同时他也不只是获得了一系列超自然能力,界外魔的印记还进一步强化了道德的生命力和其原本就凌厉的身手,让他在执行任务时更加如虎添翼,能够更为轻易地完成自己的目标。

道德已知的超能力有:使用时会暂停周围时间的特殊“Blink (Daud)瞬移”、“Void Gaze虚空凝视”、“Summon Assassin召唤刺客”、“Bendtime扭曲时间”和“Pull牵引”,以及对毒素和镇静剂的抵抗力。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种被称为“Arcane Bond奥术链接”的特殊能力,这让他可以将自己所拥有的小部分力量授予别人,道德利用这一能力来让他的追随者们也可以使用魔法。游戏中捕鲸人们所使用的超能力便来源于此。

作为一名刺客大师,道德拥有高超的剑术,哪怕是与科尔沃这样的皇家护卫相比也是毫不逊色,双方在交战时可以说是难分伯仲。此外道德还可以熟练使用多种远程武器,其中最为精准的便是他的腕弩,这种配备在手腕上的远程武器让他可以更加隐蔽地射中远处的目标。

即使是在十五年后,年近花甲的道德也依然宝刀未老,他在所有的拳击赛中都未尝一败。而当道德被比莉从禁锢中解放出来时,仅仅是眨眼间,道德便解决场景中所有的敌人,证明了自己曾经身为传奇刺客的强大。

趣闻轶事

  • “Daud”这个名字,早期汉化组的“达乌德”和官方繁中的“多德”都为正确翻译,本页面选择了最广为流传的音译名“道德”。
    • “Daud”这个名字来自于印度尼西亚形式的“大卫”(David),其还有一个阿拉伯语变种“达乌德”(Dawud),其意思为“亲爱的”。
  • 游戏中道德的配音演员是迈克尔·马德森(Michael Madsen,美国影视演员、制片人,曾在电影《杀死比尔》系列中饰演角色“布德”)[19]
  • 在他于《界外魔之死》中出场之前,游戏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曾在一次对于玩家问题的回答中有透露道德在《耻辱2》事件发生的时候还活着,但是他的情况不太好[20]。这一点在游戏中得到了进一步的暗示。
    • 在《耻辱2》“女皇受死”任务开始前,通过一封梅根·佛斯特(Meagan Foster)与一名前捕鲸人成员之间的信件可以得知,前帮派的成员中没人有能力可以找到道德。
      • 在这封信中,道德被前捕鲸人成员称为“大刀”(The Big Knife)。
    • 如果在此任务前被揭晓身份是比莉·勒克的梅根在游戏结束时活下来了的话,那么界外魔就会在结尾时说她离开是为了去“寻觅以她所知,最接近‘家人’的事物”。
    • 在这个任务最后黛利拉一边画画一边自言自语的时候,她会表示自己能感受到并确信道德在某个地方还活着。
    • 当黛利拉的灵魂被困在机械心脏里的时候,她的灵魂也会说道德依旧活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21]
      • 她的灵魂还会对艾米丽揭示说当初参与刺杀她母亲和绑架她的刺客还有两人在世(道德和比莉·勒克)[22]
      • 当在虚空之境里第一次获得机械心脏时(此时其中还是贾思敏的灵魂),对着这里使用可以听到许多独特的台词,其中一句可以确认此时道德还活着[23]
  • 根据官方指南,“Ego homini Lupus”(对其他人来说我是一匹狼)是道德的座右铭。
  • 和其他所有暗杀目标一样,如果科尔沃决定使用刀杀死道德的话,那么便会触发一段特殊的处决动画:科尔沃会先抓住道德的前衣领,一刀割开他的喉咙,然后在他死亡的时候将其一把从右边的墙壁开口处扔下去。
    • 然而,在《布里格莫尔女巫》的结局中,科尔沃却是将道德向正前方扔向了墙壁,而不是右边墙壁的开口处。
  • 道德对于科尔沃大部分的攻击性能力和道具都免疫或者具有抵抗能力。
    • 如果科尔沃试图“附身”道德,那么他会称赞科尔沃的聪明才智,但接着他会说自己的头脑是科尔沃最不想去的地方,然后强行解除“附身”。
  • 道德的通缉令上画的是一个普通刺客而不是他本人的图像,但是在《顿沃之刃》中,很多平民都能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 《布里格莫尔女巫》中的杰罗姆(Jerome)也提到他是通过道德的通缉令认出他来的。
    • 在《界外魔之死》中,可以在恐怖鞭痕号上看到一张道德没有遮盖面部的通缉令。
  • 尽管游戏中道德并没有佩戴面具,但是他的视野依旧可以自由放大或缩小,就像使用了小型望远镜一样。
    • 在《道德归来》中证实了他确实使用了小型望远镜,他就是利用这个远远看到了《耻辱2》开场剧情中艾米丽逃出顿沃塔,然后游向恐怖鞭痕号的情景。
  • 在德语、俄语和意大利语翻译版本的《布里格莫尔女巫》中,道德说他是在16岁的时候从索科诺斯来到的顿沃。哈维·史密斯也确认了这一信息[1]
  • 在《布里格莫尔女巫》中,如果在最后黛利拉的仪式上道德悄悄靠近她后发起对话,那么她就会嘲笑道德为“顿沃之鼠”(Mouse of Dunwall)。
  • 道德对科尔沃放自己一条生路的请求在《耻辱》和《布里格莫尔女巫》中各不相同,前者的时间要长得多。
  • 尽管道德在游戏中可以使用手枪,但他自始至终没有获得关于这件武器的任何一种升级
  • 道德无法被坠落刺杀,如果对他进行这一攻击的时候科尔沃在他的视野范围内,那么他会完全警觉到科尔沃的存在;反之他则会阻止这次暗杀。
    • 如果道德是被从背后用刀暗杀的话,那么他将并不会和其他暗杀目标一样触发一段特殊的处决动画,而是会像普通敌人一样被杀死。
    • 道德无法被肢解。
  • 即使比莉使用了“前瞻”,道德也依旧能够看到她,并对其做出反应。
  • 加莉亚·弗利特(Galia Fleet)所说,道德偶尔会隐晦地提到自然科学院,这进一步暗示了他曾在自然科学院中待过一个冬天的传言是真的[8]
  • 在看到威廉·特林布尔(William Trimble)的字迹后,道德会评论说他不信任那些笔迹工整的人。
  • 由于道德使用过缺陷骸骨护符,所以他至少缺失了三颗牙齿[5]
  • 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绘制的道德肖像中,他穿的是蓝色的外套,而不是红色的。这和刺客大师一致,他们的装束都是蓝色的。
  • 在游戏中一本小说里面有提及道德对性不感兴趣,暗示了他是一名无性恋者。虽然这本书的准确性值得怀疑且它的作者也是未知,但哈维·史密斯在推特上证实了道德确实是名无性恋者[24]
  • 尽管在《耻辱》的结尾可以看到道德把他的刀放到了女皇的坟墓前,但在《道德归来》中他从卡纳卡杉德瑞山峰悬崖上的一个洞穴里找到了一把自己藏起来的、同样的刀。对此书中写道:“他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挥舞它,但几年前,有什么东西迫使他留着它,而不是把它扔进海里”[25]
  • 在《界外魔之死》的结尾,当在虚空中遇见道德的灵魂时,可以听到他对已故母亲的回忆。他透露自己试图在虚空之境中寻找过她,但却记不起她的容貌,而且她有着太多的名字了,甚至连自己这个儿子都不知道她的真名。道德会责怪界外魔让他失去了包括自己母亲在内所拥有的一切。

声音

描述 声音
道德在与科尔沃战斗时
道德请求科尔沃放他一条生路
道德在《顿沃之刃》的开场白
道德在《界外魔之死》谈及金朵希发明的金库
虚空之境里的道德

图集

艺术演绎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