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Docs house6

伽伐尼医生的实验室

为什么我要去舔那帮贵族的靴子来玷污我人生中最重要一天的周年纪念日呢?我可没时间浪费在傻瓜身上。我将会解开这场瘟疫的谜团。

—路易吉·伽伐尼[1]

路易吉·伽伐尼(Luigi Galvani)医生是一名在游戏《耻辱》《耻辱2》《耻辱:界外魔之死》中都有提及的不可见角色,他是一位对动物生物学和研究鼠疫感兴趣的自然科学家。

个人简介[]

伽伐尼医生出生于索科诺斯[来源请求]。在1815年前,他搬家到了顿沃并成为了自然科学院的学生。后来,他以一名讲师的身份回归科学院,主要负责教授由索科诺斯动物群传播的血源性传染疾病方面的知识。此外在薇拉·莫瑞(Vera Moray)陷入疯狂之前,他还担任过这位曾经的贵妇的主治医师。伽伐尼是自然科学院院长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的忠实崇拜者。在某年大寒月28日,他在科学院的公共休息室内见到了自己的这位偶像,而且对方还邀请伽伐尼与自己喝一杯,并与其进行了一次对话。事后伽伐尼认为这“无疑是我(指他自己)这辈子获得最多启发的一次对话”[2]。这一天也成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1]

在某一时期,伽伐尼曾冒险前往过潘迪西亚大陆,以追寻自己偶像索科洛夫的足迹。在那里,一名水手抓住了一只离他们所乘船只太近的异国鸟类,之后这只鸟被伽伐尼关在笼子里带回了格里斯托,它也成为了它们族群中第一个到达那里的。这只鸟后来被命名为“伯帝”(Bertie),并且在公众中变得相当出名,无论是在伽伐尼讲解潘迪西亚动物群的公开巡回演讲还是配有插图的儿童读物中,它都占据了重要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伯帝变得相当温驯,甚至于会去吃伽伐尼拿在手上的葡萄。不过几年后它便死了,伽伐尼将其制成了标本,在之后偶尔会拿出来供人参观[3]

Galvani

伽伐尼医生的办公室

至1837年,伽伐尼居住在约翰·克莱弗林大道(John Clavering Boulevard)上一所豪华的房子里,他拥有一个容纳实验对象和材料的机能实验室,并在自己的佣人中赢得了良好的声誉[4]。伽伐尼还一直与他的朋友阿特米斯·摩尔(Artemis Moore)保持着联系,对方至少在1837年前都是自然科学院的采购员和供应员。因为伽伐尼的职位,摩尔偶尔会给他送去其继续自己研究所需的各种设备[5]

当顿沃城中爆发鼠疫时,伽伐尼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上面,试图找到治愈鼠疫的方法。他推算出携带瘟疫的老鼠应该是在不早于1830年之前来到顿沃的,并猜测是有外国势力有意引进了它们。他还进行了各种实验,来确定这种老鼠是不是要比普通的老鼠更加聪明[6],以及研究它们的进食习惯[7]。之后伽伐尼还研究了“恸哭者”——即感染了鼠疫的晚期病患,研究过程中他充分应用了自己的人体解剖学知识。其所撰写的如何正确处理鼠疫受害者的笔记副本被分发到了城中各处,以帮助阻止鼠疫的蔓延。伽伐尼的重要性使得城市卫队都专门分派人手去保护他的房子,还有人邀请过他去参加波伊尔夫人(Lady Boyle)举办的派对,但却被伽伐尼拒绝了。因为他不愿把时间花在与“傻瓜”打交道上,而是宁愿继续独自研究鼠疫[1]

耻辱[]

一只被伽伐尼医生活体解剖的老鼠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伽伐尼会对老鼠进行活体解剖来帮助自己寻找治愈鼠疫的方法。不过他知道这种行为是非法的,因此其只能在位于自己书架后的一个密室中进行这些操作[5]。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破布奶奶(Granny Rags)才会指引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去往伽伐尼的住宅里寻找一副瘟疫鼠的内脏,以污染瓶街帮万能药蒸馏器

在“高级督军坎贝尔”和“欢愉之屋”任务期间,伽伐尼本人并不在顿沃[4],因此他从未遇到过科尔沃。而科尔沃曾两次进入过他的宅邸,第一次是因为破布奶奶的要求,第二次则是为了帮助松颚(Slackjaw)寻找他的得力助手克劳利(Crowley),伽伐尼直到回家后才发现自己被抢劫了[8]

耻辱2[]

1852年,因为对自己的老房子多次遭遇抢劫而感到恼火,伽伐尼已经搬家到了王塔区中的考德温大道上,非常接近顿沃塔。在那里,他能看到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女皇搭乘马车的情景,还曾目击到皇家护卫科尔沃潜藏在屋顶上观察周遭。这让伽伐尼认为自己是安全的,不会再有人非法闯入自己的家门——虽然他对新住宅空间较小一事感到烦恼。尽管如此,伽伐尼仍在继续自己的工作,不过此时他研究的性质和资金的来源都属于未知[8]

艾米丽/科尔沃可以在“顿沃漫长的一天”任务中进入伽伐尼的新公寓,并再次抢劫他。因为这件事,到最后伽伐尼会宣称顿沃这座城市已经遭到了诅咒,并永久地搬家去了帝维雅。临走前他还会留下自己的日记,在其中他愤怒地表示自己在艾米丽母亲的统治时代就是女皇的拥护者,但是却屡次遭到抢劫。同时他还会讽刺地邀请主角“用我(指伽伐尼自己)的地毯把自己卷起来,舔家具上的灰尘”。

而如果主角选择不抢劫伽伐尼的家,那么当其回到顿沃时,会发现医生依旧选择搬去帝维雅,不过这次是因为他不认可新女皇统治下顿沃城的变化[9]

界外魔之死[]

即使到了帝维雅,伽伐尼也依旧担心自己的财产,于是他迅速在朵洛雷斯·麦克斯存贷款银行里开设了一个保险箱。尽管银行方面再三表示他的保险箱是绝对安全的,但伽伐尼实在无法容忍自己会被再次抢劫的想法,因此他寄了很多封信给银行表达担忧。然而,他却拒绝将保险箱密码改为除自己生命中最重要那天日期外的其他数字[10]。在“银行抢案”任务中,比莉·勒克(Billie Lurk)可以打开伽伐尼的保险箱,又一次抢劫他。

趣闻轶事[]

  • 伽伐尼与现实中一名意大利著名医生同名。
    • 在《耻辱2》的官方繁体中文里,将“Galvani”翻译为了“贾法尼”。不过考虑到这一名字是对历史上同名生物学家的致敬,故本页面保留“伽伐尼”这一译名。
  • 伽伐尼的名字有出现在两张设计图上。
  • 松颚认为伽伐尼可能应该为瓶街帮遭到的袭击负责。不过这方面的其他证据却都指向破布奶奶,尤其是考虑到克劳利被杀时伽伐尼本人并不在顿沃[4]
    • 但松颚似乎也不喜欢伽伐尼,有一次他就将其比作“蚂蟥”。
  • 如果主角在“顿沃漫长的一天”和“女皇受死”任务中都抢劫了伽伐尼,那么就可以解锁成就亲昵生狎侮”。
    • 如果在《耻辱2》的“顿沃漫长的一天”和《界外魔之死》的“银行劫案”任务中洗劫伽伐尼的保险箱的话,那么就可以分别完成“伽伐尼医生的保险箱”和“倒霉的目标”这两项特殊行动
  • 在与索科洛夫的那次会面中,对方给伽伐尼倒了一杯帝维雅红酒[2]。此后他便经常会喝一杯相同类型的葡萄酒来庆祝这次会面[1]
  • 在《耻辱》中,伽伐尼医生的管家似乎是本顿女士(Ms. Benton);不过到《耻辱2》时,担任这个职位的人已经变成了玛歌·莫斯(Margo Moss)[9]
  • 除了一次因为伽伐尼的保险箱是游戏中第一个保险箱,而这个保险箱密码的组合《耻辱》系列一直都是参考的窥镜工作室(Looking Glass Studios,美国游戏工作室,曾开发过游戏《生化奇兵》系列)之外,他一直都使用的是相同的密码。这导致朵洛雷斯·麦克斯(Dolores Michaels)银行中的一名工作人员认为他没有认真重视安全问题[10]
  • 伽伐尼医生的全名仅在《界外魔之死》中他的银行保险箱箱门上出现过。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