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小心。她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而且她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

—机械心脏

薇拉·莫瑞(Vera Moray),也被称为“破布奶奶(Granny Rags),她曾经是一名生活在上流社会中的富有贵族,但在进行了一次命途多舛的潘迪西亚大陆探险之后,她成为了一名黑魔法研习者,并于最终陷入了疯狂。在游戏《耻辱》中,薇拉是一个无家可归、双目失明的老妇人,并且还经常会受到其他人的骚扰,特别是瓶街帮的成员。然而,尽管她表面上看起来孱弱、贫穷且衰老,但实际上她真实而黑暗的本性全都隐藏在其内心的深处。

薇拉·莫瑞是个强大且拥有部分不朽能力的女巫,和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一样,她也可以使用由界外魔(The Outsider)赋予的超能力

个人简介[]

薇拉的原名叫作薇拉·杜波霍尔(Vera Dubhghoill),她于1765年左右出生,后来在1790年前后嫁给了普雷斯顿·莫瑞(Preston Moray)勋爵[3],成为了莫瑞家族受人尊敬的家主之妻(当时莫瑞家族的财富和声望与珀斯(Perth)、英奇茅斯(Inchmouth)、卡迈恩(Carmine)和波伊尔(Boyle)家族相当)。界外魔提到说薇拉曾经是一名在宫廷中的著名人物;各种各样的人都曾向她求过婚,其中甚至包括1780年时在位的皇帝亚力克西·欧拉斯卡(Alexy Olaskir)[3][4]。她自己还特别指出,在其众多朋友中,她是唯一一个在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刚崭露头角时他为之绘制过肖像的人[5]

破布奶奶

年轻的薇拉·莫瑞肖像

在她结婚后,薇拉和她的丈夫一起居住在地产区[6],但他们也曾四处旅行,去往过“帝国的尽头”[5]。至1807年时[3],薇拉加入了自己丈夫前往神秘的潘迪西亚大陆的探险。但当她在途中开始对大陆上古代民族的习俗感兴趣的时候,这场探险便被打上了疯狂和死亡的标记。薇拉也在这里第一次接触到了界外魔,并获得了他的印记[3];这段经历使得薇拉丧失了理智,并在之后失明。1810年,她被送进了艾德迈尔研究院,由伽伐尼医生(Doctor Galvani)负责治疗。起初她并不配合,但后来她意识到如果想要从此处逃脱的话,那自己就不能再做出像咬医护人员这样的攻击性行为,而是要假装成一个“淑女”,要求下午茶和指甲油之类的东西[7]。这一行为到底是否愚弄了她的医生这点不得而知,但就在播种月月初的时候,薇拉突然感染了一种来自潘迪西亚的疾病。在疾病得到治愈后,她终于被允许从研究院离开[8]。而在回到顿沃后,薇拉的处境急转直下——她失去了上流社会的地位,并开始流落街头。1814年,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8],将他的骨头制作成了符文骸骨护符[5]。到1815年的时候,薇拉正式成为了“破布奶奶”[8],那时候就连松颚(Slackjaw)都还只是个孩子,因此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她以前的身份。在某个时间点,她使用魔法将自己的灵魂和一个铭刻着其年轻时样貌的浮雕宝石吊坠进行了结合,这使得薇拉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永生。这一方法是她从一个自己曾经的冒险家同伴所写日记中一篇涉及了一个古老潘迪西亚传说的笔记里学到的。

在发了一段时间疯后,破布奶奶又重新回到地产区定居了下来,她住在巴克罗夫特短巷的一间小公寓里。但后来为了预防鼠疫,人们开始采取措施清除这个区域里的老鼠,这让破布奶奶觉得这个地方“沉闷”,于是她在之后选择了搬家[9]。包括塞缪尔·比奇沃斯(Samuel Beechworth)在内的很多人都知道她以前住哪里,但是知道她已经搬走的人却不多。这让隔壁公寓的房客很是恼火,于是其在之后写了一张告示通知众人破布奶奶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并将之贴在了她旧居的门上。

耻辱[]

在科尔沃前往刺杀高级督军萨迪斯·坎贝尔(Thaddeus Campbell)的任务中,破布奶奶会向其提供两个次要目标。她的第一个任务是让科尔沃帮忙解决一群来向她收取保护费的“绅士来访者”;第二个任务则是要求科尔沃从伽伐尼医生的办公室里找到带有鼠疫病菌的老鼠内脏,然后用它去感染瓶街帮的私酿万能药蒸馏器。这两个任务都可以使用非致命手段完成;不过感染万能药蒸馏器会使得游戏的混乱度增加,导致在之后的“欢愉之屋”任务中顿沃威士忌酿酒厂里面会出现恸哭者

在后面的“水淹区”任务中,科尔沃可以在顿沃下水道里找到破布奶奶的隐秘老巢,不过前提是他要在之前的游戏流程中帮助过破布奶奶和松颚至少一次。在那里,她正打算谋杀、烹饪并吃掉松颚。科尔沃可以选择帮助她杀掉松颚,也可以选择与之交战救下松颚。

另外尽管没有亲自现身,但是在DLC《顿沃之刃》《布里格莫尔女巫》中,破布奶奶会提供四个次要目标供玩家完成,每个任务完成后都可以获得一个符文。

破布奶奶的浮雕宝石[]

破布奶奶的浮雕宝石
是那枚浮雕宝石。秘密就在那宝石里。只是一条旧项链的一个部件。明白了吗?

—松颚,被束缚于破布奶奶的老巢

破布奶奶对她自己的浮雕宝石进行过一场仪式,为其施加上了魔法,这使得只要宝石还在,那她就永远不会被真正地杀死。

薇拉第一次发现这个方法,是在她年轻时仔细阅读一个研究同事关于潘迪西亚雕刻解释的探险者所写专业指南的时候。根据这名探险家的日记可以得知他注意到了薇拉的兴趣,但不明智的是,他试图斥责薇拉,认为这种兴趣对于她这种身份的女人来说是不得体的。而在后续的日记内容中,则暗示了其在薇拉的手中遭遇了令他猝不及防的命运。之后,薇拉就通过某种未知的仪式将她的力量和宝石绑定在了一起。

在“水淹区”任务中,这枚宝石被藏在破布奶奶地下老巢的住处里,位于其放在焚化炉旁边床上的一对红色毛绒枕头下面。

命运[]

根据官方设定,破布奶奶最终的结局是在《耻辱》中于下水道里被科尔沃所杀[10]。不过她带有印记的左手后来被战嚎帮的首领帕欧罗(Paolo)发现,他在《耻辱2》中利用它来获得了破布奶奶长命和诈死的能力。如果玩家在游戏中杀死或者击晕帕欧罗后搜刮他的身体,那么就可以在他的身上找到破布奶奶的断手,而且随后这只手还会自己活动起来并在主角的手臂上攀爬。最终主角会将之抓起来扔到地上,然后一脚踩碎。

能力[]

如果在下水道里与破布奶奶战斗,那么可以看到她会使用“吞噬鼠群”,以及属于她自己的变体“瞬移”:破布奶奶的瞬移可以对她的四周发出全方位的冲击波,能够使那些靠近她的人产生眩晕。不过这种冲击波只会在她战斗时出现,否则破布奶奶的瞬移并不会造成眩晕。另外她还有召唤出一团浓雾的能力。然而,和其他与界外魔有联系的角色不同的是,破布奶奶对于科尔沃的大部分力量并没有抵抗能力。不过科尔沃使用吞噬鼠群能力召唤出来的老鼠并不会攻击她,相反,破布奶奶还会感谢科尔沃召唤出来了更多的她的“小可爱”。

界外魔还给予了破布奶奶创造符文的能力[11]。她还制作了关于如何创造符文的仪式说明,道德(Daud)指出说,每当自己和一个她的护身符产生互动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自己的一小部分(自我)离开了,然后安顿去了她的身边”。至于破布奶奶到底能够从这一行为中获得什么,目前尚不明确[12]

《耻辱》的游戏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曾在一次对于玩家问题的问答中表示,破布奶奶拥有和道德以及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的“奥术链接”相似的能力,但是她一次只能有一名追随者,这个人在《耻辱》中便是皇家审讯官莫里斯·沙利文(Morris Sullivan)。她的这个能力叫做“学徒”(Apprentice)[10],但和前面提到的奥术链接不一样的是,这种力量授与破布奶奶学徒的能力和她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并不相同。

趣闻轶事[]

  • 游戏中破布奶奶的配音演员是苏珊·萨兰登(Susan Sarandon,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电影《末路狂花》中饰演角色“路易斯·索耶”)。
  • 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当科尔沃完成她的第一项任务后,破布奶奶会坚持要求他离开,这样她就可以去喂养自己的“小鸟们”。她会离开自己的房子去到一个小后院,科尔沃可以通过后门的钥匙孔偷看她的那些“小鸟们”,那样就能够发现它们其实都是老鼠。
  • 只要破布奶奶藏在她枕头下面的宝石完好无损,那她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而在宝石被摧毁后,破布奶奶便可以被一击毙命,或者使其失去知觉。
    • 如果科尔沃在没有摧毁宝石之前杀死破布奶奶或者让她失去了知觉,那么她的身体就会变成一群老鼠,并且还会攻击科尔沃。破布奶奶也不会因此受到任何伤害,之后她依旧会照常出现。
  • 拷问者在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就遇到了破布奶奶,并通过她了解到了对于界外魔的崇拜。
  • 除了界外魔以外,似乎没有哪个角色知道薇拉的真实身份。在《耻辱》的整个游戏流程中,人们对她的称呼始终都是“破布奶奶”。
    • 在《耻辱》的故事过后,科尔沃似乎设法将破布奶奶和她原本的身份联系了起来,并且在《耻辱2》中认出了“薇拉·莫瑞”是他一个旧敌的名字。
  • 如果科尔沃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没有与破布奶奶互动,那么在“水淹区”任务中下水道的门便不会上锁,但是通往她老巢的路将会被堵死。这样科尔沃可以更快地完成任务,但是他也会错过一些重要的物品,包括许多书籍、一个符文,还有一张索科洛夫的画作。在这种情况下,松颚的最终命运如何是未知的。
  • 比莉·勒克(Billie Lurk)所说,有传言称破布奶奶已经有100岁了。但这个传言有点夸大其实了,在《耻辱:顿沃档案集》中显示,《耻辱》及其DLC故事发生的时候,破布奶奶的年龄大约是72岁。
  • 在松颚的副手克劳利(Crowley)死前留下的遗言中,有明显的暗示说破布奶奶就是想要扳倒瓶街帮的幕后黑手。并且据后来游戏开发者确认,就是她杀死了克劳利[13]
  • 薇拉的婚前姓“杜波霍尔”(Dubhghoill)是两个现代爱尔兰语单词的组合,其中“dubh”意思是“黑”,“ghoill”意思是“沮丧”。但是,这个名字更可能来源于古爱尔兰语“Dubhghaill”,意思是“黑暗的外来者”或者“黑暗的陌生人”。许多现代苏格兰和爱尔兰的姓氏,比如杜格尔(Dougal)、道格拉斯(Douglas)和道尔(Doyle)都是从这个名字演变而来的。
    • 根据哈维·史密斯的说法,杜波霍尔家族的血脉来源于漠利[2]
  • 破布奶奶有一顶莫蒂默·海特(Mortimer Hat)经营的精品纺织店出品的帽子,每当她想要“卖弄风骚”的时候就会戴上它[14]
  • 恸哭者并不会直接攻击破布奶奶,但如果她在他们发起袭击的时候与之遭遇的话,那她有可能会因此而死亡。
  • 薇拉·莫瑞曾在小说《耻辱:隐藏的恐怖》中短暂出场过。在书中当亚力克西·欧拉斯卡皇帝亲自主持她的婚礼的时候,一个超自然生物突然出现并谋杀了她和皇帝。不过这一事件发生在另一条时间线上,因此并不会对《耻辱》及其DLC中所发生的事件产生影响。
  • 在“欢愉之屋”任务中,破布奶奶会跟科尔沃说:“不要给我添太多麻烦。破布奶奶看不见,但她是能获得视野的。”虽然不清楚所谓的“视野”是什么,但可以假设它能够帮助破布奶奶察觉到周遭的环境。

声音[]

描述 声音
破布奶奶自言自语
破布奶奶谈及界外魔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