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WateryGrave

葬身海底(Watery Grave)《耻辱2》主线中的一张字条。

抄本[]

哦,兄弟,已经过了六十三天了

海浪滔滔,捕鲸人随之起伏

吃不了,也睡不着

因为夜太黑,水太深


我在夏天登上这艘老木船

照在库雷诺(Cullero)

码头的太阳悄悄溜走了

如今冰冷的海上只有暴风雨

我不是淹死,就是等着冻死


风对着这片漆黑的海浪狂吹

兄弟让我逃过一劫,免于葬身海底


甲板上的老鼠,正在啃食我的脚

破衣服上的洞,留不住热气

这几碗褐色的汤,根本没什么肉

不禁在梦中想起阳光普照的老街


但像我这种可怜虫,不得不讨生活

于是将我自己送上这艘海上牢笼

船长仗势欺人,船员蛇鼠一窝

酒难喝到我干呕


风对着这片漆黑的海浪狂吹

兄弟让我逃过一劫,免于葬身海底


八周了,他们说是八周

但前头还有十周等着我们

连块岩石也看不见

又得挨过一个危机四伏的夜晚


年轻水手们,以我试炼为镜

如果你梦想在群岛帝国航行

这是段苦行记,死亡是家常便饭

别相信船长的话


风对着这片漆黑的海浪狂吹

兄弟让我逃过一劫,免于葬身海底

葬身海底

葬身海底

位置[]

  • 世界边缘任务中,靠近艾德迈尔车站的乐师身旁音乐盒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