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这破碎的天际线、这晦暗的色调、这光线落下的方式,我从小就很熟悉。这里是顿沃,却又不是。是我变了,还是失去皇位后,世界看起来也不同了?

—艾米丽·考德温对她自己,于她回归夺回皇位之前[2]

艾米丽·德雷克塞尔·莱拉·考德温一世(Emily Drexel Lela Kaldwin I)[3]群岛帝国皇位的合法继承人,她是女皇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的独生女,也是后来游戏《耻辱2》的可操作主角之一。1837年大地月18日,艾米丽在女皇被刺客道德(Daud)刺杀后遭其绑架,皇家护卫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也因此被陷害成为造成这一切的凶手。在这之后保皇派试图找回艾米丽,然后帮助她加冕成为女皇以恢复皇室的血统。

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短暂的摄政王任期过后,艾米丽最终复位成为了群岛帝国的新任女皇。在之后的十四年间,她的统治见证了顿沃城市卫队的重组[4]、群岛之间贸易的增长[5]以及顿沃城自身的全面发展[6]

直至1852年大地月18日,艾米丽·考德温在一场由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与索科诺斯公爵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合谋领导的政变中遭到废黜。在这之后她前往了卡纳卡并在那里扳倒了所有参与这场政变的同谋,然后她重返顿沃夺回了自己的皇位。最终,艾米丽成功将黛利拉困在了她的画作“理想世界”——黛利拉自己所描绘的现实之中,恢复了自己作为群岛帝国女皇的地位[7]

个人简介

艾米丽出生于1827年甘露月2日[3],她的母亲是女皇贾思敏·考德温一世,而她的父亲则是女皇的皇家护卫科尔沃·阿塔诺[8][9]。尽管这件事情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但其实顿沃城中的很多人都怀疑科尔沃就是艾米丽的生父,其中就包括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10]莉迪亚·布鲁克莱恩(Lydia Brooklaine),特雷弗·彭德尔顿(Treavor Pendleton)也曾间接提到过这件事。

等到长大后,艾米丽开始对世界表现出了一种天生的好奇心,她以活跃的想象力和绘画能力见长。不过时任皇家间谍大臣的海勒姆·伯罗斯曾私下里批评过贾思敏女皇对于艾米丽的抚养方式,他认为艾米丽缺乏管教且已经被女皇宠坏了。此外他还不赞成艾米丽花时间使用木棍与科尔沃学习剑术[11]

耻辱

科尔沃!你回来了!能告诉我有关你旅行的事情吗?拜托你了!你有见到任何鲸鱼吗?

—艾米丽欢迎归来的科尔沃

Screens01 emily2

艾米丽在和科尔沃打招呼

在科尔沃结束他去往群岛间寻求帮助的旅行返回顿沃塔时,艾米丽是最先来和他打招呼的人之一。她会请求科尔沃陪她玩捉迷藏,并且还会跟科尔沃诉说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顿沃塔的情况,她还特别提到在科尔沃外出期间,自己的妈妈非常想念他。

在女皇被受伯罗斯雇佣的道德和他手下的刺客们刺杀的时候,艾米丽遭到了他们绑架。她在后来被交给了彭德尔顿双胞胎(Pendleton Twins),他们将艾米丽秘密关押在了金猫妓院之中。在此期间,艾米丽曾两次试图从妓院的贵宾入口处逃跑,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但最终她还是被重新抓回。为了防止她继续逃跑,金猫的老鸨普鲁登丝(Madame Prudence)随即将艾米丽转移去了妓女的宿舍区单独关押[12]。在“欢愉之屋”任务中,科尔沃能够在那里找到艾米丽。

Callistaemily

卡莉丝塔正在给艾米丽上课

艾米丽在获救之后会被带到狗圈酒吧,在那里她与保皇派的成员见了面。随后卡莉丝塔·科诺(Callista Curnow)被指派成为艾米丽的家庭教师和临时监护人,在此后整个游戏流程中都可以看到她试图教授艾米丽正确的知识和女皇应具备的言谈举止。然而相比这些繁文缛节,艾米丽显然对于学习关于战争和神奇野兽的知识更加感兴趣。

艾米丽把她在狗圈酒吧的空闲时间花在了画画和探索之上,在她的房间里就有几样据她声称是她自己通过“挖掘”所找到的物品。其中有一件是她找到的一个符文,她把这东西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并认为这样可以给她带来好运。然而不久她就把这枚符文交给了科尔沃,因为她说这东西会让自己做噩梦[13]。在此之前科尔沃还可以亲眼目睹到一次艾米丽做噩梦时的场景:她会说梦话,并且梦话里还暗示了她在睡梦之中见到了界外魔(The Outsider)。

《耻辱》的游戏过程中,科尔沃的混乱程度会逐渐反映在艾米丽的画作之上,根据科尔沃在任务中所作出过的选择,她所画的画也会分别有轻松愉快和黑暗沉重两种主题。

在科尔沃完成保皇派交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后,我们可以在科尔沃的庆功宴上见到艾米丽,并且她此时的言行举止会被科尔沃累积下来的混乱程度所影响。而在保皇派背叛科尔沃之后,艾米丽会被哈夫洛克、彭德尔顿和蒂格·马丁(Teague Martin)三人挟持带到王雀岛强行关押起来。

命运

在返回狗圈酒吧和塞缪尔·比奇沃斯(Samuel Beechworth)重新汇合以后,科尔沃便动身前往帝雀岛营救艾米丽。不过最终见到艾米丽时的场景如何则取决于科尔沃最终的混乱程度。

如果是在高混乱度的情况下,那么科尔沃最后会在岛上伯罗斯灯塔最高点的延伸台上找到和哈夫洛克在一起的艾米丽。此时如果科尔沃靠近,哈夫洛克就会挟持艾米丽,并威胁说要从灯塔上跳下去。这时候科尔沃必须要在哈夫洛克跳下去前阻止他,否则艾米丽就会死亡。如果艾米丽最终成功存活下来,那么她便会受到此前科尔沃在一路上以各种残忍方式达到自己目的的行事作风所影响,她会认为只要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那么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是正当的。艾米丽也因此在后来成为了一位极权独裁者,而科尔沃则一直在艾米丽身边保护她,确保其免受政变与谋杀的威胁。在最终结局中能够看到在科尔沃死后,艾米丽会来到他的坟墓之前悼念他。

而如果艾米丽死亡,那么帝国最终将会陷入混乱。没有了统治者,社会秩序崩塌,鼠疫以惊人的速度肆虐蔓延,最终将顿沃城剩余的一切消耗殆尽。科尔沃则选择离开了顿沃和帝国,而他最后的命运也因此无从知晓。

如果是在低混乱度的情况下,那么科尔沃最后会在灯塔顶端一个上锁的房间里找到艾米丽,而哈夫洛克则会站在房间外自言自语他的罪行。此时如果科尔沃选择与哈夫洛克当面对质,那么他就会向科尔沃解释保皇派对艾米丽所做一切的来龙去脉。然后他会把艾米丽房间的钥匙交给科尔沃(虽然他有些抗拒),让科尔沃自己去打开关押艾米丽房间的门。

0 em corvo grave

智者女皇艾米丽,前来悼念科尔沃

而艾米丽在获救之后,因为她此前目睹过科尔沃在为保皇派工作的同时又尽可能挽救生命的做法,她会开始相信所有生命都是宝贵的。最终受此影响的艾米丽成为了一位睿智且深思熟虑的女皇,她被人尊称为“智者艾米丽”。在她的统治下,根除鼠疫后的帝国进入了一个繁荣的黄金时代。而在科尔沃去世之后,艾米丽会将他埋葬在自己妈妈的身边,并且在最终结局中可以看到她把一个自己儿时的玩偶放在科尔沃的坟墓之上。

被腐蚀之人

Dishonored2 Throne FULL

群岛帝国女皇艾米丽

在艾米丽余下的童年时光里,她继续接受着自己的家庭教师卡莉丝塔的教导[14],但同时她也从皮耶罗·乔普林(Piero Joplin)和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二人处学习自然科学。而当艾米丽长大到可以担当起女皇之位的时候,她已经可以和年龄大她一倍的自然科学家们进行辩论了[15]

在她的统治下,人们见证了帝国的重建与复兴,海勒姆·伯罗斯的短暂政变所造成的伤害和哈夫洛克政变所带来的影响渐渐消弭。贸易再次流通[5],旅行限制被取消,顿沃城市卫队被重组[4],以及帝国首都也得到了扩张[6]。同时艾米丽在统治期间还监督制约了顿沃的城市绅士化进程[16]

尽管身负宫廷重任,但艾米丽还是觉得自己被“禁锢”在皇宫之中,私下里她继续从自己的父亲科尔沃处接受关于欺诈、侦察、监视、潜行和战斗方面的训练[9]。到1851年幽暗月之前几个月的时候,艾米丽开始会在晚上偷偷溜出她的皇家寝宫,她会在顿沃城中房屋的屋顶上练习奔跑,既了解自己的臣民,又对城市进行探索。虽然她认为自己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是独自一人,但实际上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皇家护卫科尔沃看在眼里,他试图通过这种方式保护她不受任何伤害[17]

幽暗月的一天,当艾米丽又一次外出时,她在新商业区中遇见了一伙盗墓贼。发现这一情况的艾米丽跃跃欲试,打算独自解决这帮人。但就在这时她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虽然这实际上是暗中保护着她的科尔沃,但艾米丽判断这是盗墓贼的同伙,于是她放弃了以身试险,直接返回了顿沃塔[18]

接下来的几天里,宫廷将注意力转向了艾斯玛·波伊尔(Esma Boyle)夫人举办的一年一度化装舞会的筹备工作。按照传统,身为女皇的艾米丽是不能参加这种活动的,但她却计划打破传统,匿名参加舞会。为了能够顺利参加,她来到了与艾斯玛相熟的科尔沃房间里寻找线索。在那里,艾米丽发现了詹姆森·科诺(Jameson Curnow)对布里格莫尔庄园监视报告,报告中详细说明了有关犯罪活动的传言。她还从报告中了解到,瑞哈文河巡逻队屠宰场街上的格里夫斯5号备用鲸鱼屠宰场发现了可疑活动。明白了身为好友的詹姆森瞒着自己给父亲充当间谍、而自己的贴身随从也向她隐瞒了盗墓团伙的信息后,艾米丽感到异常愤慨,于是决定自行追查此事[19]

次日,艾米丽悄悄潜入了屠宰场,她很快便认出了盘踞在这里的盗墓团伙实际上是曾杀害自己母亲的捕鲸人。于是她偷偷制服了两名雇佣兵,利用他们的衣服混进了团伙之中。在潜伏的过程中,艾米丽看到了他们的首领——祖科夫(Zhukov)的眼睛。这让她感到头晕目眩,眼前出现了自己让科尔沃屠杀帝国宫廷来取乐的幻象。幻象消失后,她跟随其他捕鲸人一起前往了布里格莫尔庄园[20]

结果捕鲸人在那里遭遇了科尔沃的伏击,惨败溃逃。艾米丽紧追着逃跑的加莉亚·弗利特(Galia Fleet)不放,试图抓住对方,但却没能如愿。于是艾米丽再次回到了屠宰场,成功在那里找到了返回的加莉亚和祖科夫。然而就在她准备向祖科夫发起攻击时,她却又一次感到了头晕,随即从高处摔了下来。好在一路追踪至此的科尔沃及时抓住了艾米丽,然后带着她迅速离开了现场[21]

两天后,康复了的艾米丽主持了一场会议,宣布要封锁顿沃城,直至将这伙“盗墓贼”抓获为止。但科尔沃说服了她,使其将这件事交给了皇家护卫来处理。为了防止艾米丽再次犯险,科尔沃在第二天叫来了女儿的爱人怀曼(Wyman)到顿沃塔里看守她。艾米丽别无他法,只能在怀曼的饮料里下药将其迷晕,然后偷走了一件黑麻雀样式的服装,前往参加了舞会[22]

当天夜晚,艾米丽伪装好后来到了现场,尽管科尔沃认出了她,但为了不节外生枝,他也只能派专人暗中保护女皇。就在舞会中途,祖科夫及其手下的袭击了这里。艾米丽试图帮助自己的父亲,但却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随即被祖科夫俘虏带走[23]

艾米丽被带回了屠宰场,并在那里亲眼目睹祖科夫用一把双刃刀杀死了加莉亚,接着将对方连人带刀推进了一口沸腾的大缸里。随后祖科夫从大缸中熔炼出了一面可以映射出过去映像和潜在未来的魔法黑镜,他逼迫艾米丽盯着镜面反射的映像,以此来让自己能够利用能力改写过去,进而影响现在。艾米丽在镜子中看到了过去的景象,还看到了如果自己母亲还活着的话,帝国的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之后祖科夫逼迫艾米丽告诉自己她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虽然艾米丽一直表示拒绝,但最终她还是被迫说出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拯救她的母亲确实可以让祖科夫能暂时统治帝维雅,但紧接着到来的鼠疫将会摧毁整个帝国,同时也会让自己成长为之前幻象中那个会命令科尔沃杀人取乐的暴君。听闻结果的祖科夫表示拒绝相信艾米丽,然后他自己走向了黑镜。就在这时,科尔沃终于赶到了这里[24]

科尔沃解开了艾米丽的束缚,两人立刻便与祖科夫展开了搏斗。战斗过程中,祖科夫使用一枚迷惑护符一直干扰着父女二人,让他们根本无法做出有效攻击。还是艾米丽发现疼痛可以让自己保持清醒,对抗这种干扰,这才设法破坏了护符,为科尔沃争取到了反击的机会。见势不妙的祖科夫转身想要逃向黑镜,却被艾米丽解开了固定黑镜镜框的锁链,将其摔碎在了他身上。然而这并没能阻止祖科夫,相反,他还利用自己的能力找到了破碎镜面中映射出贾思敏遇刺那天景象的碎片,随即便要伸手去触碰。但艾米丽这时发现了其中一块镜子碎片里发现了之前祖科夫的那把双刃刀,于是她不假思索便伸手将刀将其拔了出来。只不过这把刀所蕴含的力量艾米丽无法承受,她因疼痛陷入了昏迷;就在艾米丽失去知觉时,科尔沃从她手中接过了刀,刺中了祖科夫。之后他在与对方纠缠的过程中其将推入了一个沸腾的大缸里,随之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科尔沃在整座工厂被摧毁前带着艾米丽逃离了此地[25]

三天后,艾米丽在皇家医师托克斯维格医生(Doctor Toksvig)的照顾下醒来。十一天后,艾米丽结束了休养,重新回到了顿沃。之后她在自己私人房间的壁橱里发现了那件曾在化装舞会上穿过的黑麻雀服。到了晚上,艾米丽又一次穿上了它,又一次悄悄离开了顿沃塔,如之前那般在她的城市中自由漫步[26]

耻辱2

父亲,虽然我还是束手无策,但我一定会拨乱反正,我保证。

—艾米丽向石化的科尔沃承诺

在摄政王叛乱结束十五年后,艾米丽一直都是群岛帝国的女皇。然而当时间来到1851年时,随着鲸鱼在群岛周边变得越来越稀少和捕鲸探险成本的过高提升,帝国境内的鲸油资源开始短缺。作为女皇,艾米丽在此时通过了一项关于鲸油定量配给的法令,而这导致了鲸油价格的急剧上涨。这一法令遭到了一些帝国上层人士公开的强烈抗议[27]。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为了进一步破坏艾米丽的威信,“皇家杀手”(The Crown Killer)开始盯上那些她的反对者,比如“反配给俱乐部”的创始人——伊卡博德·波伊尔(Ichabod Boyle)[28]。至1852年时,艾米丽的统治开始受到质疑,并且有传言说她与皇家杀手的连环谋杀案有关联[27]。一个针对她统治的新威胁出现了。接下来无论是科尔沃还是艾米丽本人,他/她都必须前往帝国最南部的城市卡纳卡直面这一问题。

在前任女皇贾思敏·考德温遇刺十五周年之际,艾米丽出席主持了一年一度的对于其逝世的纪念活动。不过因为连环谋杀案的出现,此时帝国内部的形势对于她和科尔沃来说非常不利。许多人都认为这些谋杀案的幕后主使就是艾米丽,因为凶手的目标全部都是她的反对者。

石化科尔沃

科尔沃被黛利拉施法石化

就在活动刚开始几分钟后,黛利拉·考伯斯朋,现在则被称为“女皇黛利拉·考德温一世”(Empress Delilah Kaldwin I),便在索科诺斯公爵卢卡·阿比尔的陪同下闯入了会场。他们通过政变废黜了艾米丽,尽管科尔沃试图杀死黛利拉,但没能成功,并且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或者艾米丽其中一人还被黛利拉施法石化。在官方设定中,被石化的人是科尔沃,而艾米丽则设法逃出了顿沃塔[29]。最终她在匆忙前来顿沃打算通知科尔沃这场政变消息的梅根·佛斯特(Meghan Foster)的帮助下搭乘其船只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逃离了这里。

OutsiderMark (1)

艾米丽接受界外魔的印记

在去往卡纳卡的路上,界外魔前来造访了艾米丽,他给了艾米丽一个选择,让她决定是否愿意接受自己的印记。而艾米丽选择了接受界外魔的印记[29],在获得了全新的力量之后,她决心使用这些能力找出这场政变成功的原因,同时想办法夺回自己的皇位。

随后梅根·佛斯特向艾米丽解释说,其实发现黛利拉政变的证据的人是艾米丽以前的导师——安东·索科洛夫,但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一消息传递到顿沃便被人给绑架了。于是艾米丽开始着手于清除那些在政变中反对她的成员,并在此过程中成功营救了索科洛夫。

最终,艾米丽发现了黛利拉不朽的秘密,原来卢卡·阿比尔公爵曾经和他的支持者们举行过一次降神会,通过这次降神会他们将黛利拉从虚空中召唤了回来。回归后的黛利拉将自己的灵魂转移进了一座雕像之中,这使她获得了永生不死的能力。于是艾米丽设法解决掉了公爵,找到了黛利拉的灵魂。随后艾米丽把它封印进了机械心脏里,而在这个过程中,她让一直处于机械心脏里面自己母亲的灵魂得到了安息。

在这之后艾米丽踏上了重返顿沃城的旅途。但就在这之前的某一时刻,她得知了一路上帮助自己的梅根·佛斯特的真实身份——她的本名叫作比莉·勒克(Billie Lurk),是曾经协助道德刺杀了自己母亲的刺客的一员,甚至她还曾为黛利拉想要占据自己的身体成为女皇的阴谋提供过帮助。在这里艾米丽可以选择向梅根复仇然后杀死她,也可以选择饶恕并放过她,而按照官方剧情,最终艾米丽是选择放过了梅根[30]。在随后重返皇宫与黛利拉对峙的过程中,艾米丽也可以选择两种不同的应对方法:她既可以直接杀死黛利拉,这位自己的姨母;也可以把黛利拉困在她自己绘制出来的、想要用来代替现实的绘画世界之中。按照官方设定,最终艾米丽是选择将黛利拉困在了绘画世界中,然后把自己的父亲科尔沃从石化中解救了出来[29]

在这之后,艾米丽成功夺回了自己作为群岛帝国女皇的合法地位。

女皇与俗人

第一期

在黛利拉的政变结束几个月后,艾米丽下令对遭到破坏的顿沃城进行重建。也就是在这一时间段,政治家阿奇博尔德·韦恩莱特(Archibald Wainwright)开始公开反对艾米丽的统治,并对外宣扬民主制度。当阿奇博尔德又一次在一处港口对那里的工人发表演讲时,艾米丽和科尔沃介入了其中。艾米丽对阿奇博尔德表示,说她虽然实行君主制统治,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是一个不会听取民众声音的独裁者。但对方却紧接着以黛利拉的残暴统治作为了例子,反驳了艾米丽的说辞。就在双方争论不休的时候,劳伦斯上尉(Captain Laurence)赶到了现场,向艾米丽汇报说有急事发生,不得已下二人只能离开。艾米丽虽然没有对阿奇博尔德采取任何的有效措施,但在走之前也告诉后者说自己已经盯上他了。

随后艾米丽和科尔沃到达了事发现场,在那里有一支负责城市重建的施工队遭到了袭击,而这已经是近期发生的第三起同类事件了。不过与前两次谋杀不同的是,这一次现场留下了一名叫查尔斯(Charles)的幸存者。从其口中得到了案件线索后,艾米丽和科尔沃顺着调查找到了一家位于酿酒厂区的酒吧,在里面抓住了一个名叫阿什福德(Ashford)的人。他自称是一个名叫“耗子帮”的帮派成员,并且还说耗子帮计划于今晚袭击顿沃钟楼。艾米丽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她认为有了这条情报,今天就会是耗子帮的末日。

然而,这实际上是耗子帮首领卢埃拉·普莱斯(Luella Price)为他们准备好的陷阱。在艾米丽和科尔沃来到钟楼解决守在那里的耗子帮帮众时,艾米丽有界外魔印记的左手突然一阵疼痛,导致她一个没稳住从钟楼上摔了下来,幸好她在摔到地面上之前及时抓住了钟楼的一角才幸免于难。但就在这时,艾米丽突然发现钟楼里布满了骸骨护符和炸弹,自己左手刚刚的疼痛就是这些护符引起的。随后炸弹爆炸,艾米丽因所处位置原因逃过一劫,但科尔沃却被卷入其中,生死不明。

第二期

艾米丽在钟楼的废墟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科尔沃,然后赶忙把他送到了医院,陪他在那里接受治疗。但此时劳伦斯上尉再次匆忙赶到,向艾米丽汇报说发生了暴动,并且又有一处重建中的避难所遭到了袭击。艾米丽随即和她一起前往了袭击事发地,在拿到了袭击者所使用炸弹的零件后,上尉认出了这东西来自咆哮小子帮。于是接下来艾米丽便直接突袭了咆哮小子帮,通过审问获得了目标的所在地点——位于旧河岸尽头的废弃码头。

艾米丽意识到这又是一个为她设下的陷阱,但此时她别无选择。悄悄杀死了几个守门的耗子帮成员后,艾米丽终于见到了幕后黑手卢埃拉。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卢埃拉使用改良过的骸骨护符禁用了艾米丽的超能力,占据上风的她不断殴打艾米丽,还说此时此刻对方这位女皇应该终于明白自己俗人的弱点是什么了。但很快失去能力的艾米丽却凭借着自身的战斗技巧找到机会反过来击败了卢埃拉,以及她的手下。在逮捕卢埃拉前,艾米丽告诉她自己自始至终都在思考自身的弱点,以及如何为它们做好准备。

之后在对卢埃拉的审判中,艾米丽并直接处死她,而是选择将其交给了法庭处置,并且还建议判处卢埃拉终生监禁和无限期为重建城市劳役。这一举动得到了在场的阿奇博尔德和民众的支持,他们最终认可了艾米丽的统治,所有人一起高呼“女皇万岁”,艾米丽的举动使他们相信其就是最适合带领顿沃走向繁荣的人选。

界外魔之死

在黛利拉的政变被平息之后的某个时候,表面上是为了答谢比莉·勒克曾努力帮助自己夺回皇位,艾米丽送给了她一些财物。而比莉在收到钱后曾试图起草一封信回绝这份礼物,但是最终她没能做到[31]

性格

童年

无聊的算术,无聊的历史,无聊的地理,无聊、无聊、无聊的七戒律。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学习剑术?或者航海?或者有关那些怪物的事情呢?

—艾米丽,正在抱怨功课[32]

Emily hide

正在狗圈酒吧玩捉迷藏的艾米丽

艾米丽的性格和行为举止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了科尔沃的影响,他在艾米丽出生很久以前就已经担任皇家护卫了[33],另外机械心脏也提到艾米丽知道的其实比她有意无意中透露出来的要多得多[34]。作为艾米丽的内心中的父亲一般的存在,科尔沃对于目标的解决方式不但会影响到艾米丽的行为举止,还会影响到未来她决定以何种方式统治帝国。

艾米丽在初次登场时是以一个天真无邪、喜欢玩乐的十岁女孩形象出现的,她和科尔沃有着极其亲密的羁绊。她喜欢和科尔沃一起玩游戏,还对科尔沃的工作十分感兴趣,她希望科尔沃能够教她剑术,并且提到科尔沃答应过自己要教她如何施展帝维雅锁喉技。艾米丽富有想象力且无拘无束,这使得她对于自己的课业不屑一顾,她更喜欢把时间花在画画和想象上;而这些活动也得到了她母亲的支持。

在母亲被谋杀且她自己也遭到绑架之后,艾米丽的行为举止变得相比以前更为严肃,尽管她孩子气的一面在与科尔沃和卡莉丝塔互动的时候还是会展现出来。艾米丽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她特别喜欢冒险,还经常会向保皇派的那些大人们提出问题,并且她十分乐于对狗圈酒吧进行探索。另外艾米丽的洞察力也很强,她敏锐地感觉到了保皇派的三名领袖在海勒姆·伯罗斯垮台后有所异动。同时艾米丽对于科尔沃的行为非常敏感,哪怕没有目睹或者被告知科尔沃的所作所为,她也能够从其行动中察觉出他的性格。

成年

你从我手上偷走皇位的手段的确高明。你知道我身边有谁可以收买,你还夺走我最强大的盟友,也就是我的父亲。但你错看我了。你只看到备受呵护的公主。你没想到我会反击。你不了解我,黛利拉,但你会了解的。

—艾米丽对黛利拉,于她重返顿沃塔之时[2]

Empress Emily Kaldwin

成年后的艾米丽

到艾米丽24岁的时候,她已经养成了坚定的道德观念[35],她相信自己的统治是稳固且公正的[9]。她既热切又雄心勃勃,不过尽管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面对一些错误——尤其是道德上的错误时,艾米丽容易出现冲动的倾向。然而,得益于她对情况的分析、计划下一步行动以及跟随自己更好判断的能力,无论是在危险情况发生之前还是之后,艾米丽都能够从中全身而退[36]

即使在她加冕成为女皇十四年后,艾米丽依然对出现在自己人生中的科尔沃满怀感激,不仅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刺客训练,还因为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爱、保护和指导。她依然会为自己母亲的离开感到深深的痛苦,她还发现自己在贾思敏去世后的时光里经常感到不知所措。虽然时常为悲痛所影响,但艾米丽还是让这种情感在自己的心中慢慢燃烧,因为这可以提醒她还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要过,还有重要的职责需要履行[9]

在艾米丽作为君主的岁月中,她对于那些谄媚的贵族们向自己表现出来的喜爱之情感到满心鄙夷,但出乎意料的是,艾米丽发现她对于自己的双手感到难为情,因为她的双手经常被人亲吻、审视和恭敬地托举着,这让她感觉很不自在[37]

技巧与能力

艾米丽用远攀杀死一名督军

艾米丽使用“远攀”消灭一名战争督军

在她25岁的时候,艾米丽已经凭借自己的能力成长为了一名出色的特工。她的战斗技艺和潜行能力都经过了显而易见的磨练,现在甚至可以和她的父亲科尔沃相媲美。艾米丽能够在无人协助的情况下冒险进入未知区域,独立潜入目标地点,并能轻松击败她遇到的任何对手。她的特殊能力和小道具都只是对其自身能力的进一步补充而已。

艾米丽是一名技艺娴熟的剑客和训练有素的神枪手,她既能够高效地挥舞科尔沃的,也能够精准地使用自己的十字弓手枪。后来她还被界外魔赋予了其印记,这让她获得了一系列独特的超自然能力,包括“Far Reach Icon远攀”、“黑暗视觉(2)黑暗视觉”、“Domino Icon骨牌”、“Doppelgänger分身”、“Mesmerize Icon催眠”和“Shadow Walk Icon暗影行走”。这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结合她的武器与新能力,艾米丽现在能够在短时间内连续处决多个敌人。

她的跑酷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使她能够快速穿越群岛的城市环境。同时凭借她本身的和超自然的能力,艾米丽还可以轻松攀登高耸的建筑。另外她还表现出在游泳方面拥有娴熟的技术。

趣闻轶事

  • 一代游戏中艾米丽的配音演员是科洛·格蕾斯·莫瑞兹(Chloë Grace Moretz,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电影《海扁王》系列中饰演角色“超杀女”),二代中则是艾丽卡·鲁特雷尔(Erica Luttrell,美国影视、配音演员,曾为游戏《Apex英雄》中的角色“班加罗尔”配音)[38]
  • 如果科尔沃在“欢愉之屋”任务后去艾米丽的高塔中探望她,那他就能听到艾米丽询问卡莉丝塔自己的妈妈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还问她有没有可能设法逃过了刺客的攻击。而在从卡莉丝塔处确认了女皇的死讯之后,艾米丽会转而询问妈妈的葬礼置办得如何。
  • 在《耻辱》中,艾米丽几乎对科尔沃的所有道具和能力免疫。唯一会导致她死亡的方式就是在最后的伯罗斯灯塔那里坠落。
  • 在顿沃塔中一个壁炉的后面有一间密室,里面有一张由艾米丽的妈妈贾思敏女皇录制留给她的声谱
  • 《耻辱》游戏文件里有一条被删减了的艾米丽对科尔沃说的台词,删减原因推测可能是因为台词内容对于情感的表达太过直白。

    • “科尔沃。让我在你耳边说点悄悄话。我爱你。”
      • "Corvooo. Let me whisper something in your ear. I love you."
  • 根据国外游戏媒体Game Informer的报道,成年后的艾米丽身高为5英尺10英寸(约1.78米)[39]
    • 不过这一数据并未得到《耻辱》系列游戏开发商Arkane工作室的官方确认。
  • 艾米丽在游戏中的武器曾被考虑设定为飞刀,而且这种飞刀在被掷出时还会展开三片刀刃。不过后来这一设定遭到了废弃。
  • 在《耻辱2》中,艾米丽差点便拥有了能够飞檐走壁的能力,但因为技术问题这一设想最终遭到了废弃[40]

声音

描述 声音
艾米丽——归乡
艾米丽向科尔沃作出保证
艾米丽对梅根
艾米丽使用扩音器进行演讲

图集

女皇与俗人

艾米丽的画

参考资料

  1. 开发者评论——《耻辱》中贾思敏与艾米丽的年龄问题
  2. 2.0 2.1 任务“女皇受死”,艾米丽开场白
  3. 3.0 3.1 《耻辱:顿沃档案集》
  4. 4.0 4.1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61页
  5. 5.0 5.1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5页
  6. 6.0 6.1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48页
  7. 《耻辱:女皇与俗人》第1期,第2页
  8. Game Informer报道——21件我们知道的关于《耻辱2》的事(2015年6月21日)
  9. 9.0 9.1 9.2 9.3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4页
  10. 《哈夫洛克的日志》记录七
  11. 《实地调查笔记:皇家间谍》
  12. 字条“金猫的万能钥匙”
  13. 次要目标“寻找艾米丽”
  14. 艾米丽的旅行日志
  15. 科尔沃的旅行日志
  16.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6页
  17.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56页
  18.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55页
  19.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138页
  20.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153页
  21.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06页
  22.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29页
  23.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68页
  24.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29页
  25.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57页
  26.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59页
  27. 27.0 27.1 新闻报道“顿沃饱受灾难之苦”
  28. 新闻报道“皇家杀手再度出手!”
  29. 29.0 29.1 29.2 《耻辱:女皇与俗人》
  30. 字条“不宁之夜”
  31. 字条“致女皇的遗弃信函”
  32. 声谱“艾米丽抱怨上学”
  33. 《耻辱》游戏指南
  34. “她知道的要比她说出来的多得多。小公主艾米丽。”
  35.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52页
  36.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54页
  37.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6页
  38. Game Informer报道——《耻辱2》从《权力的游戏》、《夜魔侠》和《火线》中发掘配音演员(2016年5月3日)
  39. Game Informer报道——重新认识《耻辱2》中的艾米丽·考德温(2016年5月13日)
  40. IGN报道——艾米丽在《耻辱2》中差一点便可以在墙上行走(2017年8月31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