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A corrupted bone charm.

《腐化骨符警告》(Warning on Corrupted Charms)布莱格摩尔女中的一本书。

抄本[]

[节选自一个督军关于黑市神秘物体的报告]

副督军马里奥斯(Vice Overseer Mellios),

当我在瑟科诺斯旅行的时候,当然这是你的地盘,我碰到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几个月前我的兄弟们和我当时正在从卡勒(Cullero)到卡纳卡(Karnaca)的陆路上,按照你的指示护送两个神谕教团的姐妹。(十分抱歉我们晚了。高级督军坎贝尔是个十分繁忙的人,我相信这点你可以理解的,有的时候这种调度只能放在一旁,因为他的精力需要投入到一些需要即刻关注的、在我们对抗界外魔的斗争中更重要的事情中去)

去卡纳卡的半路上,我们的队伍停在一个湖边的小镇,在那里我们获知最近有一个人被杀了。首先,这不是我们涉入的借口,我们听说了一些关于他持有的一些东西:我们怀疑混了血牛血的红蜡烛、几绺头发和悬挂在厨房桌子上的一副描绘了一个小女孩带着两片干树叶的。我不应该告诉一个你这样一个如此睿智的人这些事情事关重大,但是其他从现场没收的线索要更加严肃。

受害者精心布置的房间在顶层,可以俯瞰整个湖面。据我们发现,他是一个有点手段的商人,很明显他之前在非法贩卖异端,想要买一个鲸鱼骨做的迷信护身符。令这件事情与众不同的,不是这个人想要买一些旧时候的迷信水手雕刻品,而是居然一个普通公民、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出于一个特殊的原因,去委任别人来打造一个东西。

那些提供这项服务的人,就我们所致,试图用旧的鲸鱼骨护身符碎片来打造一个新的护身符。副督军,我们相信这个新物件某些程度上有些受到损毁,而这点造成了买家和卖家的分崩离析,以至于最后的杀人。从我们收集到的信息来看,这个东西带有什么神秘力量。它似乎需要付出代价,但是,同时也让承受者以各种出乎意料的形式倍受折磨。要对创造这种腐化骨符负责的无论是个人还是异教组织,这样做是否是明显出于故意的心态,还是说是否他们的能力就是如此低能,这都是现在我们还无法得知的。

但是,这次的情况和遍布帝国的其他故事差不多。这代被娇惯的人对于异端的容忍度越来越高,甚至高兴地谈论那些可怕的冒险故事中发现的巫术传说。现在结果就是即便是那些没有真的和虚空有联系的人都在试图设计他们自己的恶心仪式和护身符。这些腐化的骨符和破碎的符文可能比起来原本的物件来说要更加危险,即便看起来它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危害李。

现在我要去顿沃接我的下一项任务,我把进一步的调查留给绝对能胜任的你。但是,我在一路去卡纳卡的几个前哨都留了这封信的几份抄本,我也要求了对那些忠于修道院的人也看到这些话的人——如果他们有时间有办法,抄写给我们的兄弟、抄写给他们监督的人。商人已经死了,但是那些打造这个腐化符的人还走在外面(无根的双脚!)。我们的担心并不是有些人所谓的过分想象,而是代表着一个真实的危险。或许你会同意,这些事情对于那些希望让我们的世界远离虚空诅咒的人来说有着重大的关系。

督军安格斯·杜肯(Overseer Angus Duncan)

弗雷港(Fraeport)前哨,莫雷大陆

位置[]

布莱格摩尔庄园二层一个房间里,和一名督军在一起。

趣闻轶事[]

受害者所写的一封关于生意安排的在德雷珀斯沃德河畔可以找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