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奶奶的日记2》(The Journal of Granny Rags)是耻辱1主线中的一本书,是神秘刺客包里附带品。

抄本[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摘录自街上居民的扯淡]

当然我会告诉你的,亲爱的。我在你面前最终不会保留任何秘密。我生命中所有阴沉的日子都像一个房子的窗户一般。从厨房里,我可以看到外面的花园,花园里的叶子和花梗都枯萎、被虫子啃噬。你可以看到一小块泥土,那里有什么被卷在了一条坛子里,顺着扭曲的蔓藤躺在那里。

正面的房间可以看到街上,邻居们都在家里生着火,把他们自己圈在家里。温暖又舒适,亲爱的。

也别忘了卧室。可以看到一条阴沉的小巷,小混混在和一个老人玩游戏。前两个是用棍子打他,跟他们一起的那个女孩在踢着他那干枯、苍老的肋骨。哦,拿来那些骨头,用小骨煮沸那些骨头。

我的房子里没有一个活人了亲爱的。没有人是你想见的。

索科洛夫画的薇拉·莫雷肖像

当我和我丈夫住在这里的时候,我们是很好、很好的好人。薇拉·莫里,所有人都会说,你的房子和波伊尔庄园一样大。甚至更棒。你的晚餐总是空前盛大,你的晚宴总是最好的。

当年轻的索科洛夫来为我绘的时候,我正当风华正茂。容光焕发,他说,他那时候还没长大,如此年轻,画遍大陆的上流人物。所有人都想要他画的肖像,我所有的朋友都是。我是他们当中唯一一个,亲爱的,他为我作画,油画布上闪闪发光的漂亮钱币(wet with his paint, glistening on the canvas for a pretty coin)。

但是这不是所有的宴会和绘画。不,我丈夫和我经常不在家。我们一起旅行,他和我,到帝国的尽头。之后,一路到了潘迪希亚的红崖,深挖岩石、爬入洞穴,举着蜡烛、眯着眼睛看那些墙。我们碰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但是没有什么比那个黑眼的男孩(the boy with the black eyes)更加珍贵,亲爱的。所有这些记号和骨头,雕刻得如此之深,抛光得如此之亮。

我把那些旧骨头带回家。藏起来不让我亲爱的丈夫知道。之后我学会了煮烂它们再自己雕刻。他们做成了如此棒的礼物,亲爱的。那个哑巴小男孩把它们带回家。他那么爱这些东西。他一直回来给我带更多的新骨头,举着它们这样我就可以从他眼中看到这些东西,即便他的舌头依旧无声。奶奶,他的眼中似乎对我这么说着,帮我雕刻这些骨头。给我再做一件礼物。之后他就走得如此之远,如此远,远到顿沃塔里,他现在是皇家刽子手了。我的哑巴小男孩和他闪亮亮的

我需要更好的骨头,你看。更好的骨头来雕刻、抛光、刮干净、闪着光泽。我亲爱的老丈夫总是觉得累。我给他做了碗汤,之后他就病了。更好的骨头,这是一切。为了我的哑巴小男孩,以那个黑眼人的名义来雕刻。我丈夫走了以后,当做生日礼物送人了,我不想在这里再住下去了。

我现在人老珠黄,也没什么人送出我的礼物。为了脑奶奶在垃圾堆里刨着,喂着聚在我脚边的小鸟们。没人想要喝茶,亲爱的。特别是酒瓶街上那些粗鲁的人松颚和他手下那群人,总是干涉试图前行的老妇人。

最终我们会跟他在一起。你和我在上下都是星星的那个地方过着沉闷的夜晚。总是那个黑眼睛的人,亲爱的。

位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本书在狗圈酒馆老科的房间里。一旦激活DLC码,老科第一次碰到界外魔以后就会出现。也可以在脑奶奶的支线任务中在脑奶奶的房子里找到。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