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旧事重提。有人把你身下的地毯扯了出来。一个帝国就在你脚下,而你却失去了一切。说实话,你真的值得拥有这些吗?更重要的是,你又要怎么把它们夺回来?

—界外魔

耻辱2(Dishonored 2)是由Arkane工作室制作,贝赛斯达软件公司出品的第一人称潜行动作电子游戏,该作是2012年游戏《耻辱》的续作。于2016年11月11日登录微软Windows,PlayStation 4,Xbox One平台。该作最早在贝赛斯达2015年6月14日的E3展上宣布,由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担任负责人,塞巴斯蒂安·米顿(Sébastien Mitton)回归担任游戏的艺术总监[1]

故事[]

夺回本属于你的一切。

—营销标语

《耻辱2》的故事背景设定在《耻辱》的15年之后。此时鼠疫早已经得到根治,但顿沃又出现了新的危机——一个被称为“皇家杀手”(The Crown Killer)的身份不明的杀手接连杀害了多名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的政敌。艾米丽早已经是群岛帝国女皇,这些谋杀案毫无疑问的破坏了她的威信。不久之后,索科诺斯的公爵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带着神秘的女性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来到顿沃发动政变,推翻了艾米丽的统治。

游戏中有两名角色可供选择:遭到废黜的女皇艾米丽·考德温和《耻辱》的主角,艾米丽的父亲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根据角色的不同拥有的超能力和一些对话也会有所不同。角色被选择好后,另一人会被黛利拉石化,被选定的主角则必须要逃离顿沃。乘坐梅根·佛斯特(Meagan Foster)的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前往索科诺斯的首府卡纳卡,逐一解决黛利拉的盟友。

神秘的界外魔(The Outsider)随之回归,向主角提供他的印记。由于科尔沃的印记在政变的时候被黛利拉吸收走了,所以他也会像艾米丽一样在游戏中被赐予印记。但如果主角想要选择另一条通关模式,其可以拒绝印记。卡纳卡目前遭受被称为血蝇的大型昆虫的侵扰,同时因为过度开采银矿而蒙受沙尘的摧残。主角为了拨正反乱,必须解决掉参与政变的那些关键人物,并尽可能的组建新的同盟。这一过程中的流血情况交由主角自己决定。

与《耻辱》相似的是,《耻辱2》也拥有多种结局。它们取决于混乱度的程度和关键地方的不同选择。

配音演员[]

游戏玩法[]

《耻辱2》借鉴了《耻辱》的许多游戏元素,融合了沉浸式的第一人称动作、暗杀、潜行、机动性以及游戏的战斗系统。这让玩家可以使用多样的方式解决敌人,无论是选择在看不见的地方追击敌人,还是拔出武器无情地对敌人迎头痛击,玩家都可以定义出自己的游玩风格[3]。玩家还可以造成“意外”来解决关键目标,致使他们陷入诗意且正义的结局[4]

《耻辱2》采用了跟前作一样的战役风格,主角必须通过一系列任务,创造性的将力量与武器结合在一起[5]。艾米丽将拥有一套独立的超能力,而科尔沃则保留前作所拥有的那些能力,但同时也得到了深化和拓展。游戏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同能力的分支升级[4],但也提供了完全不使用超能力的游玩方式[6],能力之间也有致命和非致命的不同升级选择[7]

玩家将在游戏的开场扮演艾米丽,之后其讲面临一个至关重要的抉择——选择哪一位主角继续进行之后所有的流程。每位主角都使用着自己的独特能力[8]。游戏可以在不杀死任何人的情况下完成[9]。《耻辱2》还提供了制作骸骨护符的系统[10]

《耻辱2》的每一关都有类似“虚构”或是“机器学”这样的独立主题。例如在一关任务中,玩家可以发现两方势力正处于紧张关系,双方都怀有各自的目的。玩家可以选择帮助一方对抗另一方,或是完全不与两方接触。偶尔的沙尘暴会阻挡AI的视野和能见度,这致使玩家悄悄通过,而不被发现。在整个任务中,玩家可以遇到提携卡纳卡的居民。例如看到帮派成员正在威胁黑市商店的商人,玩家可以主动阻止这一行为。在任务之间的间隙主角会在恐怖鞭痕号上进行休整[11]

游戏的主要流程都聚焦在热带岛屿索科诺斯上的卡纳卡市,在那里血蝇会从尸体里腐坏出来,无差别的攻击看到的任何人。它们替代了《耻辱》原有的鼠疫。游戏鼓励玩家隐藏他人的尸体来避免后者被血蝇叮咬,但仍然可以利用它们骚扰敌对的守卫[12]。杀死过多的角色会导致后面的任务里血蝇出现的数量增多[11]

开发[]

这一切都始于我们对艾米丽的思考。我们只是想象着:作为一名女皇,艾米丽会是什么样的。作为一个角色,她又会是什么样的?

—哈维·史密斯[13]

当开始开发《耻辱2》的时候,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承认制作一部超越备受荣誉的《耻辱》的游戏是一项艰难的挑战。就如何在原作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和如何保持原作的真实性这两点,无数的想法接涌而至,最终被敲定的核心想法是将艾米丽制作成可操操控角色[4]。原本在《耻辱》中有为科尔沃进行配音的计划,但这一想法出现在制作后期,最终没有得以实现。为此在续作中艾米丽和科尔沃都得到了配音,以加深角色的情感深度[14]。依据玩家的混乱度程度,主角的情感和想法也会受到行为和环境的影响而不同[13]

随着开发者开始制作《耻辱2》,第一部游戏的混乱度系统得到了完全的重新制作。由于意识到有些玩家依据机械心脏的说法而杀人,因此制作团队决定将这一点作为游戏玩法的一部分[15]。角色之间会出现三种类别:“同情”,“罪恶”和“凶残”。在接受《滚石》的采访时,哈维举了一个例子,“你遇到了一名守卫,他被描述为为了养家糊口上街工作两班倒”。那么,如果杀死这名守卫将会增加比杀死腐败或是不道德守卫更高的混乱度[13]

为了解决玩家们觉得第一部游戏过于简单的问题 开发者大量加强了游戏的难度。玩家可以通过许多设置来切换AI发现的难度。就比如AI是否能发现主角正处于附近的角落里[8]

制作团队在选择游戏的美术风格上收到了南欧的启发[4],决定将游戏制作成“一幅流动的画作”,并相对应的选择了游戏的调色板和艺术外观。为了制造出一个可信的世界,开发者们使用了一套“分层设计流程”来增强世界的构建。食物,歌曲,建筑以及气候都基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并特别聚焦于人们如何有机的生活在这个游戏世界。此外开发侧重于玩家可以访问地点的历史,这点根据玩家之前可以到达的建筑用途或是通过过去洪水在墙壁上留下的水印来进行设计[16]

特别版[]

限量版[]

《耻辱2》的预购标准版为限量版,内容包括游戏本身和《耻辱》决定版的数字版。

典藏版[]

Dishonored 2 Collector's Edition

典藏版的内容

《耻辱2》的典藏版于2616年6月12日发售,适用于电脑,PS4和Xbox One。其中包含游戏本身和几项奖励:

  • 放在支架上的科尔沃的面具复制品 (13.5英寸X6英寸X5.5英寸)。
  • 艾米丽的戒指复制品,并富有一个陈列盒。
  • 一面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女皇的逝世周年日的全尺寸海报以及一面黛利拉(Delilah)女皇的宣传海报。
  • 一个金属外壳,正面是艾米丽的肖像画,背面则是科尔沃的肖像画。
  • 帝国刺客包,里面赠送专属骸骨护符,传说书籍,游戏里的一把乐器以及500钱币
  • 《耻辱》决定版的数字版。

其他版本[]

主要文章: 耻辱2宣传字条

2016年10月中旬,GameStop零售商开始分发从卡纳卡寄往顿沃的假明信片。明信片的正面是卡纳卡的海报,背面是签有签名的手写字条,写有顿沃的地址[17]

趣闻轶事[]

  • 可以在一些概念艺术图里看到《耻辱2》的早期制作名“黑雀”(Black Sparrow),这一名称在开发者们考虑到DLC的名字会有多长的时候遭到了废弃[18]
  • 《耻辱2》的开发始于制作《耻辱》DLC的时候。开发者们利用它们来尝试不同的角色,并给予配音,引入新的角色和游戏元素[19]
  • 2016E3展上使用的歌曲是英国乐队弗利特伍德·麦克(Fleetwood Mac)的《Gold Dust Woman》,由Copilot Music + Sound负责翻唱。
  • 真人预告片里使用的歌曲是Ruelle《Take It All》。该预告片是在捷克共和国的扎泰茨的街道上拍摄的,Arkane工作室的开发者们与拍摄团队一起待了八天。
  • 发售日预告片使用的音乐是《Diabolical Clockwork》的剪辑版,由挪威作曲家托马斯·伯格森(Thomas Bergersen)在两步逃离地狱(Two Steps from Hell)旗下所作。
  • 与《耻辱》相同,《耻辱2》的德语版本有一个更长的标题“耻辱2:面具的遗产”(Dishonored 2: Das Vermächtnis der Maske)。
  • 《耻辱2》是贝赛斯达2017年E3展的一部分,出版商用一张视觉图来调侃这次活动,每一座岛屿都有自己的代表,恐怖鞭痕号位于它们的中间。
  • 《耻辱2》PS4游戏手册中介绍的控制方案与实际游戏里的预设并不完全一致。
  • PlayStation store提供三个免费动态主题:皇座动态主题,卡纳卡动态主题和艾米丽与科尔沃动态主题。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