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要想逃出寒脊监狱,你必须非常走运才行。而且还得是个十足的疯子。换句话说,你必须是科尔沃才可以。

—两名守卫正在讨论科尔沃逃离寒脊监狱

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是游戏《耻辱》的主角和续作《耻辱2》的两名可操作主角之一。他以前是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女皇的皇家护卫和秘密情人,但在科尔沃被帝国篡权者、摄政王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诬陷以谋杀女皇的罪名之后,他便被剥夺了头衔并监禁了起来。后来科尔沃在他将被处刑的前夕成功越狱,成为了一名为保皇派服务的义警/刺客(取决于玩家作为)。凭借着界外魔(The Outsider)赋予他的能力,科尔沃成功解决掉了伯罗斯和他的同党,并洗清了自己的罪名、为女皇之死报了仇,还在最终帮助他们被绑架的女儿艾米丽(Emily)重新登上了皇位。

在《耻辱2》中,科尔沃担任了女皇艾米丽的皇家护卫和间谍大臣。在女儿统治期间,他发现自己需要再一次与一名意图对艾米丽不利的篡位者——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相对抗。无论是科尔沃还是艾米丽,接下来为了夺回皇位他们都需要直面黛利拉与她的同伙们。

个人简介

1798年网罗月25日,科尔沃出生于一个底层家庭中,他在索科诺斯首府卡纳卡巴提斯塔采矿区里长大。

童年时期的科尔沃曾经过着快乐的生活,他经常会在城市中的乡村地区之间漫游[2]。不过这种生活在他的父亲——一名伐木工人,于一次工作事故中不幸身亡后便宣告结束。之后的科尔沃和他的姐姐碧儿翠丝(Beatrici)一起长大,二人经常会在街头上与人打架斗殴,直到碧儿翠丝搬去了漠利并与家人们失去所有联系为止[3]

在他16岁那年,科尔沃参加了一年一度的马鞭草刀锦标赛,并在其中取得优胜,这让他获得了索科诺斯大卫队低级军官的位阶[4]。在其军旅生涯中,科尔沃参与了针对包括索科诺斯以东岛链上的流氓城邦和海盗团伙在内,几个有组织犯罪集团之间冲突的打击行动[3]

最终在服役两年后,凭借着出色的技艺,科尔沃得到了索科诺斯公爵席奥丹尼斯·阿比尔(Theodanis Abele)的赏识。同年甘露月28日[5],他被公爵当作外交礼物派遣到了顿沃,为当时的皇帝尤宏·考德温(Euhorn Kaldwin)效力[3]。在卡纳卡的最后一个晚上,科尔沃欢舞畅饮直到黎明,庆祝自己作为客的精湛技艺为他所带来的新职位[6]。不过就在他启程前往顿沃的几个月后,科尔沃得知了自己的母亲帕洛玛(Paloma)在他离开卡纳卡仅仅几星期之后便去世了的消息[3]

一年后,科尔沃被选中成为了皇帝的女儿——贾思敏·考德温的皇家护卫,这让他拥有了更高的社会地位[7] 。从那时起科尔沃便忠心耿耿地作为贾思敏的私人保镖、信使和间谍为其服务[8]

1823年,科尔沃和贾思敏秘密成为了恋人[5]。虽然从未对外公开,但他们的亲密关系并没有逃脱公众的注意,关于这件事的流言传遍了顿沃城。尽管包括莉迪亚·布鲁克莱恩(Lydia Brooklaine)、特雷弗·彭德尔顿(Treavor Pendleton)和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在内的很多人都向科尔沃提及过此事,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人公开承认过这段恋情。

四年后,这段爱情的结晶——艾米丽出生了,不过她父亲的身份被进行了严格保密。尽管如此,科尔沃仍与自己的女儿有着很强的情感纽带,他经常以熟悉和无比亲密的方式和她互动,并且私下里他还开始秘密训练艾米丽使用木棍学习剑术[9]

科尔沃经常被人形容为是一个神秘而又寡言的形象。特雷弗·彭德尔顿和华莱士·希金斯(Wallace Higgins)都曾说尽管他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但宫廷里的人却对他知之甚少。另外虽然科尔沃凭借自身的武力在城市卫队中闻名遐迩,但是他依然时常因为自己低微的出身而受到讥笑[10]

耻辱

你好,科尔沃。你的生活出现了转折,不是吗?女皇死了,她的宝贝女儿艾米丽消失在了城市的某处,而你将在未来的日子里扮演关键的角色。

—界外魔对科尔沃

Framed

科尔沃被陷害谋杀女皇

1836年,在鼠疫于顿沃城中爆发两年之际,根据皇家间谍大臣海勒姆·伯罗斯的提议,科尔沃被作为女皇贾思敏的使者派遣去往群岛之间寻找瘟疫的治愈方法。最终在大地月18日,带着帝国的其他地区为了防止仍在扩散的疫情加剧而已经下令对顿沃港口进行封锁的坏消息,科尔沃提前了两天返回顿沃塔与自己的妻女团聚。然而这次短暂的团聚很快便被一群刺客的袭击所中断,虽然一开始科尔沃还能够击退敌人,但双拳难敌四手,最终寡不敌众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刺客的首领道德(Daud)杀死了贾思敏并绑走了艾米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贾思敏请求科尔沃找回他们的女儿并保护好她。而就在科尔沃还未从巨大的震惊与悲痛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海勒姆·伯罗斯和高级督军萨迪斯·坎贝尔(Thaddeus Campbell)便突然赶到现场,并以弑君和绑架皇储的罪名将他逮捕。

之后科尔沃在寒脊监狱里被他的指控者们折磨了近六个月,因为这些人才是女皇遇刺案的幕后真凶。在此期间,伯罗斯被议会选举成为了摄政王,他也放弃了让科尔沃认罪的妄想,决心择日将之处决。然而就在将被处刑的前夕,科尔沃在一个声称是忠于女皇的秘密团体——“保皇派”的帮助下成功逃离了寒脊监狱。随后他们将科尔沃带到了自己的大本营——狗圈酒吧,并在那里向科尔沃解释了自己的计划:他们打算通过逐步剪除伯罗斯和他的党羽来动摇其新生政权的稳定,同时找到艾米丽然后让她重回帝国的皇位。为了帮助科尔沃完成任务,保皇派让皮耶罗·乔普林(Piero Joplin)为他配备了一些由其设计制造的装备和一个用于在行动时隐藏身份的面具。紧接着就在其抵达酒吧当晚,界外魔于科尔沃的梦境中造访了他,并赋予了其自己的印记和与之对应的超自然能力

自此,科尔沃成为了保皇派用来消除摄政王海勒姆·伯罗斯在宗教、政治和财政方面影响力的一柄利刃,他在随后的任务中成功解救了被绑架的艾米丽。并且后来为了得到关于城市卫队财政的资助者——摄政王的情妇的情报,他甚至还成功绑架了皇家医师安东·索科洛夫。最后,科尔沃亲自在顿沃塔上终结了伯罗斯和他的反动统治。然而这场胜利是短暂的,很快保皇派便背叛了科尔沃并给他下了毒,他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掩盖其与自己阴谋的联系。中了毒的科尔沃随后被丢到了水淹区等死,就在那里,他再次遇见了道德和他手下的刺客们。

在界外魔的又一次造访之后,科尔沃花时间了结了自己与道德之间的恩怨并重新回到了狗圈酒吧。不过当他到达时却发现城市卫队的守卫们已经蜂拥而至,而他的大部分前盟友都已经死亡,守卫们则在四处搜寻着幸存的索科洛夫和皮耶罗的踪迹。科尔沃在这里找到了艾米丽行踪的线索,然后他便冒险前往了女儿现在被囚禁的地方——王雀岛。在那里,科尔沃将直面他的背叛者们并一劳永逸地救出艾米丽。而最终他到底能否拯救顿沃并扶立艾米丽重登皇位,则都取决于其在游戏流程中的混乱程度

按照官方剧情,科尔沃最终是成功解救了艾米丽,并帮助她登上了女皇之位。

沃姆伍德骗局

第一期

在科尔沃平息了摄政王的叛乱、并洗清了自己谋杀女皇罪名的十二年后,他开始渐渐感觉到自己有些衰老了。为了确保有人能在自己去世之后接替他的事业,科尔沃在阿列克西·梅修(Alexi Mayhew)的提议下与城市卫队的守卫们进行了一次对抗训练。训练过程中科尔沃注意到了一名叫作玛莎·柯汀斯(Martha Cottings)的女性守卫官,虽然她在较量中败给了科尔沃,但其出色的身手和反应能力还是给皇家护卫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科尔沃告诉阿列克西让玛莎以后听候自己的命令,他打算将其作为接班人来培养。

当天晚上科尔沃前往了旧港口区,打算调查在那里发生的武器和违禁品走私一事,但在调查时他被进行走私的咆哮小子帮发现了,双方随之发生了冲突。战斗过程中,咆哮小子帮的两名头目:“君子”罗德尼(Dapper Rodney)和“滑头”哈罗德(Sly Harold)将一个男孩当作了人质威胁科尔沃,科尔沃出手救下了他。随后这两名头目招呼来了大家伙(Big Lad)帮忙,这时玛莎正好赶到,而那名男孩则趁机逃走了。在玛莎丢出的手榴弹的帮助下,他们最终击败了大家伙。这时科尔沃发现男孩在逃跑时掉落了一条项链,他打开发现其中有一张自己姐姐碧儿翠丝·阿塔诺的照片。斟酌过后,科尔沃决定派玛莎去调查违禁品的源头,而他自己则去寻找这个神秘的男孩。

第二期

科尔沃之后向顿沃的商业巨头查林顿·卢德(Charlington Ludd)请求帮助,但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于是在当天夜里晚些时候,科尔沃戴上面具再次拜访了卢德。通过逼问,科尔沃得到了一个名字——“破碎汤姆”(Broken Tom)。后来科尔沃前往了咆哮小子帮的一个有名的据点顿沃威士忌酿酒厂进行了调查,调查得到的线索将他引向了伯林顿钢铁厂,但他没想到的是,破碎汤姆就在那里伏击了他。最终科尔沃不敌汤姆,被对方打伤掉进了瑞哈文河中。这时之前那名神秘男孩突然出现,从水里救起了科尔沃。

第三期

在使用万能药救治了科尔沃后,男孩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米洛·里德帕斯(Milo Ridpath)。米洛声称自己是碧儿翠丝的儿子,也就是说他是科尔沃的侄子。米洛表示自己的母亲在离家出走后到海上去冒险了很久,虽然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卡纳卡,但却遭遇了坏人绑架,而自己则想方设法逃脱来找寻叔叔,希望他能帮助解救母亲。听闻此事的科尔沃下定决心,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拯救自己的姐姐。然而,这实际上是一个由一名不怀好意的女巫精心设计的骗局,米洛其实只是她用自己的超自然能力创造出来的虚假人物,目的是用来欺骗和蒙蔽科尔沃,好趁机杀死他。

第四期

等到科尔沃根据米洛的说法跟他一起来到那艘所谓“关押”碧儿翠丝的船上时,汤姆已经在这里埋伏了许久。不过这一回科尔沃没有再给汤姆可乘之机,他凭借自己凌厉的身手直接干掉了对方。而另一边同步调查的玛莎也在阴差阳错之下找到了幕后黑手的女巫,并杀死了对方、烧毁了她所居住的宅邸。这也使得女巫所绘那幅创造出米洛的画作被点燃,最终导致他随着自己的画一起变为了灰烬。科尔沃失去了自己的“侄子”,同时也失去了找到失踪多年姐姐的线索。

被腐蚀之人

在从两任摄政王的叛乱中成功解救艾米丽十四年后,科尔沃早已洗清了自己身上对其罪名的指控,并且还成为了新任女皇的皇家护卫和间谍大臣。在这段时间里,科尔沃一直陪伴在艾米丽的身边,防止她受到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伤害。在艾米丽长大后,为了能让女儿即使在他不在其身边时也可以保护自己,科尔沃开始秘密训练她潜行和战斗方面的能力。至1851年时,训练有素的艾米丽已经可以在晚上偷偷溜出皇宫了;她会在顿沃城中自由探索,以求从自己平日里的女皇职责中稍作喘息。不过为了保证她的安全,科尔沃一直会在暗处悄悄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11]

后来在幽暗月的一天,当艾米丽又一次于夜间外出时,她在新商业区的某处废弃墓地中发现了一伙盗墓贼。摩拳擦掌的女皇本打算独自解决这伙歹徒,但暗中保护着她的科尔沃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悄悄在其视线所能看到的范围内展露了部分身影。这引起了艾米丽的警觉,使得她最终放弃了以身犯险,离开了现场。之后科尔沃继续监视着这群盗墓贼,观察过程中他发现这些人竟然是自己早已消失的老对手——捕鲸人,这让科尔沃感到十分震惊。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自己紧接着还遭到了带领这支刺客小队的头目的突袭,并且对方还使用了魔法。尽管科尔沃凭借自己的身手和能力躲开了攻击,但体能的消耗使得他无力继续追击,只能眼看着这群人离开墓地[12]

第二天,艾米丽召集科尔沃、高级督军尤尔·库兰(Yul Khulan)和她的顾问詹姆森·科诺(Jameson Curnow)开了一场会议,要求他们追查这伙盗墓贼,尽快将这些亵渎尸体的家伙抓捕归案。会后科尔沃与库兰进行了一次私人谈话,知道了对手是捕鲸人的科尔沃要求高级督军准备好众生院的旧音乐盒,以防备敌人的巫术。同时他还对艾米丽的夜间出行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下令要顿沃塔里的守卫必须保证时刻有人守在她的身边[13]

接下来的几天里,宫廷将注意力转移向了艾斯玛·波伊尔(Esma Boyle)夫人即将举办的一年一度化装舞会的筹备工作上,而科尔沃则私下里继续对那伙新捕鲸人进行着调查。通过实际上是自己手下首席特工的詹姆森的报告,科尔沃得知他们正预谋对布里格莫尔庄园实施犯罪行动,同时瑞哈文河巡逻队还在屠宰场街上的格里夫斯5号备用鲸鱼屠宰场中发现了一些可疑活动[14]

幽暗月12日,科尔沃前往了布里格莫尔庄园,通过詹姆森,他获得了这座庄园现在的主人、自己的老朋友——如今已经改名为“阿扎赖亚·菲尔莫尔”(Azariah Fillmore)的松颚(Slackjaw)的帮助。对方为他提供了人手,并协助他在庄园里设下了埋伏。当捕鲸人到达庄园时,他们很快便遭到了伏击,最终惨败溃逃。松颚他们抓住了几名捕鲸人,其中一个名叫里纳尔多·埃斯科瓦尔(Rinaldo Escobar)的俘虏向科尔沃透露了捕鲸人的下个目标——就是即将举办的波伊尔化装舞会[15]

令科尔沃没有预料到的是,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发现了艾米丽的身影。尽管对方打扮得像个捕鲸人,但他还是从动作上认出了她,于是科尔沃紧跟着女儿来到了格里夫斯5号备用鲸鱼屠宰场。在那里,他目睹了艾米丽想要偷袭这帮新捕鲸人的首领,但却突然头晕从高处摔下来的情景。科尔沃赶忙上前接住了她,随后带着对方迅速逃离了工厂[16]

两天后,康复的艾米丽又一次召开了会议,她在会上宣布说要封锁全城,直至那伙“盗墓贼”全部落网为止。然而科尔沃最终说服了对方让自己来处理这件事:即利用将要到来的化装舞会设下陷阱,等待捕鲸人自投罗网。不过为了艾米丽的安全着想,科尔沃于次日叫来了女儿的爱人怀曼(Wyman)到顿沃塔里来看守她,防止她再次外出冒险。但艾米丽却悄悄在饮料中下药迷晕了怀曼,随后偷了一件黑麻雀样式的服装,于晚上偷偷出发参加了舞会。

到了晚上,一年一度的波伊尔化装舞会如期举行。科尔沃早已接手了现场的安保工作,他在这个地方安插了不少自己的特工、松颚的手下,甚至还有一队携带音乐盒的督军。只不过伪装前来的艾米丽打乱了他的计划,为了不出意外,科尔沃也只能安排人去特别关注她,保护女皇的安全。舞会进行到一半时,捕鲸人如预料般袭击了这里,但让科尔沃没想到的是,对方所使用的能力并不会受音乐盒的影响,反倒是他自己因此遭到了削弱。为了帮助父亲,艾米丽跳出来与敌人交战,但她也因此暴露了身份,随即被对方俘虏带走。

之后捕鲸人的首领祖科夫(Zhukov)带着艾米丽去了公馆的地下室,留下了几名捕鲸人看守现场的其他人。这时艾斯玛·波伊尔通过大吵大闹的方式分散了敌人的注意,使得科尔沃有机会破坏了播放古乐的音乐盒,接着杀死了在场的捕鲸人。然而等他赶到地下室的时候,艾米丽早已和祖科夫等人一起不见了踪影。于是科尔沃立即准备动身前往敌人的大本营——格里夫斯5号备用鲸鱼屠宰场,救出自己的女儿[17]

一路上科尔沃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和能力过关斩将,很快便潜入了旧屠宰场中,在那里他发现祖科夫正逼迫艾米丽注视着一面可以映射过去映像和潜在未来的魔法黑镜,想要利用它来改写过去。科尔沃设法解开了女儿的束缚,随后和她一起与祖科夫展开了激战。但是二人却受到了对方身上一枚迷惑护符的干扰,根本无法攻击到对手。最后是艾米丽想办法让自己保持清醒,找机会摧毁了祖科夫的护符。摆脱护符影响后的科尔沃站起来走向敌人,自知不敌的祖科夫随即转身向黑镜跑去,艾米丽赶忙把黑镜从天花板上解开,砸碎在了他身上。

但是祖科夫并没有就此死去,相反,他还利用自己的能力在黑镜的碎片中找到了映射出自己想要改写过去的那一片。就在他想要伸手去触碰的时候,艾米丽在一块镜子碎片上发现了一把双刃刀,她不假思索便将其拔了出来。然而这把刀所蕴含的力量令其无法承受,当艾米丽因疼痛而昏倒的时候,科尔沃从她手里接过了刀,刺中了祖科夫。后来他在与祖科夫的纠缠中将其推进了一个沸腾的大缸里,紧接着屠宰场内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科尔沃带着艾米丽逃了出去,整个工厂则被夷为平地[18]

三天后,昏迷的艾米丽在皇家医师托克斯维格医生(Doctor Toksvig)的照顾下醒来,科尔沃告诉了她在其昏过去之后发生的事。十一天后,康复的艾米丽重新回到了顿沃,到了晚上,她又穿上那件黑麻雀衣服,偷偷溜出了皇宫。但不同的是,这次科尔沃没有选择暗中跟随保护她,而是任由其自己在城市中自由漫步[19]

耻辱2

顿沃就是有本事趁人卸下心防时浇你一盆冷水。

—科尔沃·阿塔诺

敌人的阴谋被粉碎后,帝国再次重归平静。然而就在不久后,一个新的威胁又出现了:一名被称为“皇家杀手”(The Crown Killer)的神秘刺客突然现身顿沃,并且接连犯下了数起针对艾米丽政敌们的谋杀案。这引起了顿沃城内市民之间的恐慌,并使得许多人开始怀疑这些凶案的幕后主使就是艾米丽或者科尔沃。

石化科尔沃

科尔沃被黛利拉施法石化

随后在贾思敏遇刺周年纪念之际,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公爵又在纪念活动现场拥护贾思敏的姐姐——“黛利拉·考德温”(Delilah Kaldwin)为帝国的正统女皇。而后为了夺取皇位,紧接着现身的黛利拉指控艾米丽和科尔沃是涉嫌政治暗杀的叛徒,并下令逮捕二人。面对敌人的军队,科尔沃使用自己的超能力迅速斩杀了三名守卫,并且还用刀刺进了黛利拉的心脏。但由于黛利拉的灵魂和肉体是分离开来的,因此这一刀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甚至随后她便不假思索地把刺入身体的刀拔了出来,然后施法困住了科尔沃并剥夺了他手上的界外魔印记。之后黛利拉将艾米丽和科尔沃其中一人石化,并逮捕了另外一人;如果接下来玩家选择科尔沃进行游戏,那么被石化的便是艾米丽,而他将会回到自己的故乡——索科诺斯的首府卡纳卡,并在那里一个个清除黛利拉政变的同伙,最终让艾米丽重回皇位。

不过按照官方设定,被黛利拉石化的人是科尔沃,虽然他在最后被艾米丽解救,但他也因此永久失去了界外魔的印记[20]

女皇与俗人

第一期

在黛利拉的政变结束的几个月后,政治家阿奇博尔德·韦恩莱特(Archibald Wainwright)开始公然反对艾米丽的统治,并宣扬民主制度。当阿奇博尔德又一次在一个港口对那里的工人发表演讲的时候,科尔沃和艾米丽来到了现场,三人之间就此事发生了争执。就在双方争论不休之时,劳伦斯上尉(Captain Laurence)赶到了港口,告诉科尔沃和艾米丽有紧急事件发生,二人不得不马上离开。当他们前往事发现场的时候,科尔沃对艾米丽表达了自己对于阿奇博尔德及其追随者的不满,表示他们随时都能让这名政治家“与人民同在”,不过艾米丽认为此事应该被更圆滑地解决。

随后艾米丽和科尔沃到达了事发现场,在那里一支城市重建队伍遭到了袭击,这已经是第三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但和前两次谋杀不同的是,这一次在现场留下了一名叫作查尔斯(Charles)的幸存者。两人从查尔斯的口中得知了案件的线索后,顺藤摸瓜找到了一家位于酿酒厂区的酒吧,于那里抓住了一个名叫阿什福德(Ashford)的人。他自称是一个名为“耗子帮”的帮派的成员,并告诉科尔沃和艾米丽说这个帮派正打算袭击顿沃钟楼。虽然艾米丽对于提前得知了情报感到高兴,但科尔沃却觉得这件事情非常不对劲,因为阿什福德似乎是刻意让人发现自己是一名耗子帮成员的。

事实也确实如科尔沃所预感的那样,这实际上是耗子帮的首领卢埃拉·普莱斯(Luella Price)为女皇和皇家护卫准备的一个陷阱。当两人赶到钟楼,解决了守在那里的耗子帮帮众后,艾米丽突然发现钟楼里布满了炸弹和用来禁用她超能力的骸骨护符。紧接着就在她还没来得及警告科尔沃的时候,炸弹爆炸了,后者被卷入其中,生死不明。

第二期

艾米丽在钟楼的废墟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科尔沃,后者虽然没死,但也身受重伤。艾米丽急忙将他送去了医院,之后一直陪着他接受治疗。然而这时劳伦斯上尉再次匆忙赶到,并向艾米丽汇报说又发生了新的状况。科尔沃断定这是为艾米丽设计的又一个陷阱,于是要求她给自己一点时间来恢复,这样他们就能一起应对这次攻击了。然而艾米丽拒绝了科尔沃,并告诉自己的父亲说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随后便独自前往了事发地点。

在经历了一系列曲折后,艾米丽击败了卢埃拉,粉碎了后者的阴谋;但她却并没有选择处死对方,而是决定将审判卢埃拉的权力交给法庭。风波过后,艾米丽再次回到了科尔沃养伤的医院,此时还在康复中的科尔沃对她最后的决定表示了支持,并夸赞说她是最好的女皇。

性格

他(指科尔沃)有着荣誉感,他有为希望看到正义得到伸张而为此自我奉献的精神。而在这一切之上,他对艾米丽有着难以想象的爱。

—斯蒂芬·拉塞尔(Stephen Russell,科尔沃的配音演员)[21]

科尔沃与艾米丽

科尔沃陪伴在艾米丽身边

科尔沃以其神秘的气质而闻名,他是个冷漠而矜持的男人,只会向其最亲密的同伴显露他的情感。他非常务实,愿意并且能够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来达到他期望的目的。虽然科尔沃承担着最高荣誉的头衔,但他并不反对干脏活,相反,他完全不关心会流多少血(尽管这主要是在高混乱度的情况下才会这样)。科尔沃拥有坚不可摧的意志力和绝对的信念;即使他的名誉遭到了两次诽谤,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主要寻求的是恢复考德温家族皇位的方法。

尽管科尔沃的举止矜持、冷静,但他非常关心自己的女儿艾米丽,在《耻辱》中他会多次拥抱她。并且通过艾米丽与他的对话可以得知,科尔沃经常会教她剑术、陪她玩耍,即使当时艾米丽并不知道科尔沃就是自己的生父,二人的关系依旧非常亲密。而在《耻辱2》中,如果科尔沃被选为主角的话,那么他会在自己的笔记里记录他想念女儿,并想让她回到自己身边,同时科尔沃在游戏的对话中也多次表露了他对于女儿的思念、以及对那些将艾米丽从自己身边夺走之人的痛恨。

除此之外,科尔沃还对自己的秘密爱人和孩子的母亲——贾思敏女皇怀有深深的爱意和关怀,且即使在她死后,这种情绪依然存在。当贾思敏的灵魂最终从机械心脏中离开彻底安息之时,科尔沃在与她的最终诀别里也明确表达了他对于其的不舍之情,还将之比作自己的“星辰”。

“水淹区”任务中选择放过道德是科尔沃此生做过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他几乎是用尽了自身所有的毅力才在最终选择了放逐道德而不是直接杀了他。虽然科尔沃一直不确定自己对此是否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他认为相比死亡,或许终日活在恐惧中对道德来说才是更加糟糕的情况[22]

技巧与能力

Dishonored-blink-assassination

科尔沃使用“瞬移”勒晕一名守卫

科尔沃以他高效的战斗技巧和潜行能力而闻名,他也因此受到了守卫和市民们的尊敬。科尔沃从小便在混乱的街头斗殴中长大,再加上后来又参军进入过索科诺斯大卫队,几年的军旅生涯令其战斗能力再次得到了显著提升,这一切使得他成为了一名老练强悍的战士。当游戏流程来到顿沃下水道的时候,在这里可以听到守卫们对于科尔沃那令人生畏的武力的讨论,其中一名高级守卫还描述说他“曾看见他(指科尔沃)在训练场里以一敌三”。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也曾担心过会出现科尔沃的天赋让他变得过于危险以至于成为保皇派威胁的可能性[23]

科尔沃精通潜行,他善于利用各种诸如角落、桌底和屋顶之类的地形,并能够借助这些隐蔽点悄无声息地潜入戒备森严的区域;在远距离的情况下他还能够利用阴影来规避敌人的侦测。同时科尔沃还是扒窃与窃听方面的专家。 作为一名技艺高超的剑客,科尔沃有着非常精湛的剑术,这使得他即使在与数个敌人同时公开交战的情况下也能够非常残忍且高效地消灭他们。另外科尔沃还是一名熟练的神枪手,他能够以极高的准确度使用多种远程武器,而其中最为精准的是手枪以及他自己的一把十字弓

科尔沃也是一名天才级的跑者,他的敏捷、速度和运动天赋可以让他较为轻松地穿越城市地形中的各种障碍,同时也极大帮助了科尔沃让他能够到达各种位于高处的区域和目的地。此外科尔沃还被证明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泳者,他能够在水下进行长距离的潜泳并且无需换气。

科尔沃的身上还配备了许多小道具,从手榴弹、弹射剃刀到被用来修改电弧塔光之壁线路的重新布线工具多种多样。他的大部分装备都是由皮耶罗手工制作的,而在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科尔沃的面具:里面配备了一个嵌入式伸缩光学镜头,这让他可以更清楚地观察周遭的环境。

在被界外魔赋予了印记之后,科尔沃获得了一系列超自然能力,包括“Blink瞬移”、“DarkVision黑暗视觉”、“Possession附身”、“Windblast爆破飓风”、“DevouringSwarm吞噬鼠群”以及“Bendtime扭曲时间”;印记还强化了许多他原本就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能:比如让他可以跳的更高承受更多的攻击等等。此外,科尔沃还被赠与了一件超自然造物——心脏,这件物品可以帮助科尔沃定位那些他感兴趣的东西,同时还能告知他许多关于世俗的情报。

趣闻轶事

  • 一代游戏中的科尔沃是没有台词的,而在二代中他的配音演员是斯蒂芬·拉塞尔(Stephen Russell,美国配音演员,曾为游戏《神偷》系列中的主角“加勒特”配音)[24]
  • “科尔沃”(Corvo)的名字在意大利语和葡萄牙语里都有“乌鸦”或者“渡鸦”的意思,这个单词来源于拉丁语中的“corvus”(意为“乌鸦”)。
  • 科尔沃是第一个并非出身于格里斯托的皇家护卫[25]
  • 科尔沃的真实身份对于除保皇派以外的人来说很大程度上是属于未知的,摄政王当局也并没有把科尔沃和他戴面具的身份联系在一起。然而根据松颚(Slackjaw)的暗示所说,其实在下层社会中科尔沃的真实身份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当在破布奶奶(Granny Rags)的老巢里再次见到他时他也会说关于这件事“街上到处都是消息”。并且在随后的谈话中松颚还会直呼科尔沃的名字,从而证实了这一猜测。
    • 根据心脏确认,格里夫(Griff)也知道科尔沃的真实身份。
  • 在从寒脊监狱逃离以后,顿沃城中四处都可以看见科尔沃的悬赏通缉令,其悬赏金额是30000钱币。而其它不同的通缉令则会在科尔沃完成特定任务或杀死任务目标后出现,但这些通缉令都只会指定他戴着面具的伪装身份。另外如果科尔沃在游戏中全程达成“幽灵”状态,那么通缉令上就会描述说他是一个“未知的袭击者”;否则就会描述他为“戴面具的恶棍”,并会配有科尔沃佩戴面具和兜帽形象的素描。
  • 过去女皇和科尔沃偶尔会在私下一起享受威士忌和雪茄[26]
  • 科尔沃喜欢的食物是烤血牛
  • 因为他对外寻求解除鼠疫危机援助的行动,科尔沃本应获得“官方海军嘉奖”,但是在他被捕后这个奖励也被查抄没收了。在《布里格莫尔女巫》中道德可以将其偷走并卖掉[27]
  • 在《耻辱2》的“沙尘区”任务中可以找到科尔沃小时候的住所,在那里能够发现他的马鞭草刀锦标赛奖杯和他母亲的日记。房子的外面还树立了一块纪念碑。
  • 在“皇家医师”任务过后,艾米丽会送给科尔沃一幅她画的科尔沃没戴面具时样子的画像,画像旁边还会写着大大的单词“爸爸”(Daddy)。
  • 从《耻辱》的首发预告片中可以看出,原本游戏设定中科尔沃在从寒脊监狱逃离之前就已经获得了界外魔的印记[28]
  • 在游戏中等混乱度的情况下,鼠疫的幸存者中有时候会称呼科尔沃为“顿沃屠夫”(Dunwall Butcher)。
  • 根据国外游戏媒体Game Informer的报道,科尔沃的身高为6英尺4英寸(约1.93米)[29]
    • 不过这一数据并未得到《耻辱》系列游戏开发商Arkane工作室的官方确认。
  • 对于科尔沃身手敏捷的刻画很有可能是受到了来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流行的民间传说角色“弹簧腿杰克”(Spring-Heeled Jack)的影响(比如升级能力后可以二段跳)。根据一次对于游戏开发商的采访[30],《耻辱》游戏发生的时间之所以选定在1837年就是因为这一年在历史上传说是“弹簧腿杰克”首次被目击事件发生的年份。
  • 在高混乱度的游戏流程中,科尔沃通常被描绘为他戴着面具时的形象。
  • 据说科尔沃的肤色是基于游戏的联合创意总监拉斐尔·科兰托尼奥(Raphael Colantonio)的肤色创作而来的[31]

声音

描述 声音
科尔沃在“训练的回忆”任务中回忆“重返高塔”任务
科尔沃对柏恩的计划
科尔沃使用扩音器进行演讲

图集

沃姆伍德骗局

女皇与俗人

艺术演绎

通缉令

概念艺术图和渲染

参考资料

  1. 开发者评论——《耻辱》中科尔沃、道德与比莉的年龄
  2.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88页
  3. 3.0 3.1 3.2 3.3 《我们时代的皇家护卫,科尔沃·阿塔诺》,第1部
  4. 开发者评论——科尔沃年轻的时候
  5. 5.0 5.1 《耻辱:顿沃档案集》——时间轴
  6. 任务“世界边缘”,科尔沃开场白
  7. 开发者评论——皇家护卫
  8. 《我们时代的皇家护卫,科尔沃·阿塔诺》,第2部
  9. 《实地调查笔记:皇家间谍》
  10. “科尔沃·阿塔诺。贵族们总在他背后议论。”
  11.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56页
  12.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66页
  13.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97页
  14.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136页
  15.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191页
  16.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06页
  17.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290页
  18.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57页
  19.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361页
  20. 《耻辱:女皇与俗人》
  21. 《耻辱2》——科尔沃·阿塔诺配音演员采访
  22. 《耻辱:被腐蚀之人》,第62页
  23. 声谱“哈夫洛克的日志:三”
  24. Game Informer报道——《耻辱2》从《权力的游戏》、《夜魔侠》和《火线》中发掘配音演员(2016年5月3日)
  25. 《皇家护卫》
  26. 开发者评论——威士忌和雪茄
  27. 开发者评论——皇家护卫的海军嘉奖
  28. 《耻辱》首发预告片
  29. Game Informer报道——重新认识《耻辱2》中的科尔沃·阿塔诺(2016年5月11日)
  30. Game Informer采访——《耻辱2》的哈维·史密斯回答你的问题(2016年5月28日)
  31. 开发者评论——科尔沃的肤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