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界外魔是另外一种东西。(……)是一个自始至终缠扰着世间造物的存在。

—督军斯特吉斯描述界外魔

界外魔(The Outsider)是一个神秘的、道德模糊的超自然存在,既非善良也非邪恶。尽管很多人崇拜界外魔,但这种行为已被众生修道院裁定为异端,并会受到极端手段的惩处,甚至包括死刑。作为被创造出来的虚空之境的具象形象[3],界外魔据信是《耻辱》系列世界中所有魔法的力量来源,他的神龛也遍布整个帝国

个人简介

(界外魔)并非是一个典型的‘愚弄之神’,但他做过的一些事可能会让人们想起一些其他愚弄者的例子,像是给予人类一些禁忌的恩惠之类的。你可以说他有着‘地府’或者‘冥界’神灵的一些特质,代表着潜意识、神秘、隐秘或者被压抑的欲望、创造力等等。在我看来,其身上来自荣格原型中‘阴影自我’这方面的特质要比那些愚弄者的特质强烈的多。

—里卡多·贝尔(Ricardo Bare,游戏设计师)[4]

界外魔出生于游戏《耻辱》故事开始前的四千多年前[1],当时他作为一个被遗弃的人生活在一座破败的城市里[2],没人知道有关他家庭的信息。当他十五岁的时候,一个在被称为“预视使徒”的组织找到并带走了他。因为他们在其身上看到了所有与虚空之境合而为一的迹象,尤其是他的年龄和一些预言的实现(像是特定的天体运动和大量鱼类死亡事件的发生)[5]

之后邪教徒们通过一个位于杉德瑞山峰中真实世界边界最薄弱的地方把他带到了虚空之境。在那里,他们为其准备了一个仪式[2]:邪教徒们“为他沐浴并装扮”上彩色的衣服,他的眼睛被画上了彩绘[2],“他的手上戴上了(黄金)戒指”,然后他被用药水和烟雾麻醉,使其忘记了包括自己名字和年龄在内的所有记忆[6]

界外魔的牺牲

界外魔在虚空之境中重演他的牺牲

之后,他被禁锢在一个被邪教徒称为“仪式之舱”的更深层次的神圣祭坛之中。在那里,他们使用双刃刀割开了他的喉咙,这使其“部分融入了虚空之境”[7][8]。他的一个精神形象变成了被称为“界外魔”的神一般的存在,一个虚空之境的居民。而他的肉体则被留在了仪式之舱中,在他痛苦地尖叫时被铸入了石头里,不能动弹甚至不能说话,除了那把创造他的双刃刀之外,他的身体对于任何东西都是不朽的。作为仪式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也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名字。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界外魔的印记”就是他自己的名字,是用一种只有死者才能读懂的语言写成的。而把他的名字还给他的肉身便可以打破这个仪式[9]

在获得神性后,界外魔变成了一个“对人们在被赋予凌驾于他人的能力时所会做的事有着永不满足好奇心”的存在[3],这促使他在那些他认为“有趣”的人面前现身[10]。界外魔会决定是通过这些人的梦境还是当他们在自己的神龛前祈祷时与之取得联系。他可以用自己的名字标记他们,通过他使这些人与虚空之境建立链接,并授予他们超能力。界外魔只会选择那些他认为有潜力改变世界的人建立联系。

耻辱

Чужой - перая встреча

界外魔第一次对科尔沃说话

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从寒脊监狱逃出来后,界外魔第一次在虚空之境中与他见了面。他给了科尔沃自己的印记和机械心脏——一个用来寻找符文骸骨护符,并能听到他人秘密的工具。在《耻辱1》的整个流程中,界外魔会一直观察科尔沃和他的行动,并会经常出现评论他的选择和其对世界造成的影响。在剧情的结尾,他会对那些因为科尔沃所作选择和其所造成混乱导致的未来将会发生的事件作出叙述。

顿沃之刃布里格莫尔女巫

Чужой (The Brigmore Witches)

界外魔对道德说话

在重新对道德(Daud)产生兴趣后,界外魔再次出现在了这位刺客面前,对其不可避免的结局作出了警告,但他也对道德透露说他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他给了道德一个名字——“黛利拉”(Delilah);之后道德发现黛利拉是一个强大的女巫,她正计划占据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的身体来成为女皇。在游戏的最后,界外魔会提醒道德他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随后这位刺客将会直面科尔沃。

耻辱2

Чужой - первая встреча в д2

界外魔在虚空之境对主角说话

《耻辱2》开始,当艾米丽或者科尔沃在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上睡觉的时候,界外魔会在他们的梦境中出现,并提出可以给予其自己的印记。不论主角是否接受,他都会为了自己心中的另一个目的而将机械心脏归还给他们。在整个政变的过程中,他会观察并评论世界上发生的时事,偶尔还会介入帮助主角。界外魔给他们提供了时间仪,帮助他们顺利通过了被虚空之境和黛利拉的仪式所扭曲了的斯帝尔顿大宅。他还向主角展示了自己的过去和黛利拉对于虚空之境的影响。他解释说,黛利拉已经变成了“他的一部分”,而他自己不喜欢这样。和最开始的《耻辱》一样,界外魔会对那些根据游戏主角所积累混乱程度而展开的事件作出论述。

道德归来

在小说《耻辱:道德归来》中,当道德在反复被关于他自己过去的噩梦所困扰后,他决心去寻找消灭界外魔的方法。在道德遭到双刃刀力量的致命削弱并被女巫俘获后,他在昏迷之中似乎变成了界外魔的双眼,并且预见到了艾米丽在流亡至卡纳卡期间的所作所为将会给帝国带来的变化。

界外魔之死

《耻辱:界外魔之死》游戏中,界外魔注意到了道德和比莉·勒克(Billie Lurk)二人意欲消灭自己的企图。除了试图保护自己的生命外,界外魔第一次出现在了比莉面前,并给予了她一些虚空遗物来帮助她完成任务,包括一只新的眼睛手臂。这些造物远非简单的辅助手段,它们赋予了比莉可以看到那些虚空之境对现实所造成的干扰的能力,以及一些无需与界外魔建立链接也可以使用的超自然力量。

Outsider in the ritual hold

被禁锢在仪式之舱中的界外魔

最终,比莉从无眼帮的手中窃取到了双刃刀,并找到了通过界外魔邪教团的巢穴进入虚空之境的方法。在那里,她确定了界外魔位于仪式之舱中肉身的准确位置,在做出是杀死还是释放他的决定之前,比莉可以仔细检查他被困住的身体。

如果比莉决定杀死界外魔,那么她会用双刃刀缓缓刺进他的心脏将之刺杀,并放任自己成为一名杀手。

而如果比莉最终决定放过界外魔,那么她会说服不情愿的道德在他的耳边说出其真实的名字,从而打破他身上的献祭仪式。在界外魔变成凡人后,比莉带他离开了虚空之境,给了他另一次机会去过他那被邪教夺走的、凡人的生活。

无论最终作出什么决定,界外魔都会永远从虚空之境中消失,从而破坏虚空之境与物质世界之间的稳定。

隐藏的恐怖

在小说《耻辱:隐藏的恐怖》中,尽管此时界外魔已经不在虚空之境里了,但一个他的幻象仍然会出现在比莉的梦境中,警告她在自己与虚空之境分离后将会出现的混乱。

性格

Outsider sewer

“(界外魔)坐观世间一切、私自斟酌着黑暗的念头,在任何世代都鲜少与人交谈。”

我真喜欢观察耳语如何扭曲历史。残缺、一知半解、记也记不清楚。

—界外魔

界外魔被透露说有着“人类的情感,但非人类的洞察力”,这让他“几乎是个外星人”[11],或者就如游戏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所解释的那样,他具有两个部分——“人类的能力和某些原始的、地府鬼神的东西”。同时哈维·史密斯还指出,“(界外魔的)一些台词是具有讽刺意味的”,但因为他语气的缘故可能不被注意到[12]

尽管界外魔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广受追捧和崇拜,但他声称自己“从不偏爱”,而且他被已知只会在“有趣”的人面前出现——能得到界外魔接见的首要前提便是他对此人的兴趣。他认为那些对他自己和虚空之境的崇拜者是“精神不正常的”,并不会因为这些人对他的崇敬而给予他们任何偏爱。然而,那些设法激起其兴趣的人经常受到他的注意;此外,界外魔还会授予那些他认为特别有趣的人或者潜在的变革推动者他自己的印记,且社会地位和努力程度并不会成为影响其选择的因素。由于他的这一标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人获得界外魔的印记这种情况并不罕见。而且光是非凡还不够,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同时他还是一位备受关注的艺术家,然而尽管索科洛夫为了与界外魔沟通做出了许多努力,界外魔却一直没有响应过他,原因只是因为他觉得索科洛夫不够“有趣”[10]

界外魔对于那些他印记的持有者的兴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执行力和远见。不可预知的、低混乱度的行为通常会让他感到愉悦和着迷,而高混乱度的行为则通常会得到他对特定情况毫无创意的概述。如果一个印记持有者的行为在他眼中变得平淡无奇,那么界外魔似乎便会放弃继续观察这一人物,直到其重新引起他的兴趣为止。

从根本上来说,界外魔是一个中立的存在,他对世界上发生的事不抱任何偏见,并且也不会对那些他赐予超能力的人提出任何附加条件。无论印记持有者的行为如何,界外魔的性情通常保持不变——一个不带感情的旁观者,只想要看一场有趣的表演。然而,在《顿沃之刃》和《耻辱2》中,他确实表现出了微妙的敌意:在前者中界外魔嘲弄道德说他作为刺客谋杀女皇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的行为有罪以及他正在走向灭亡;而在后者中他则公开表示了自己并不喜欢黛利拉成为他的一部分。

形象变化

界外魔一代

《耻辱》中的界外魔

界外魔的外表也随着游戏新作的推出发生了变化。例如,在《耻辱》及其DLC的游戏流程中,他会以一个穿着棕色补丁夹克、白衬衫、青灰色长裤和黑色高筒靴的苍白年轻人形象出现,并且他的手指上还会戴着戒指。这时的界外魔声音听上去十分稳重,富有神秘感,他出场时也总是会漂浮在空中,被阴影所包围。其吝啬于做出手势,但一旦做出却又十分流畅。大多数时候他都会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有时则会习惯性地像鸟类一样歪着头。

界外魔二代

《耻辱2》中的界外魔

而到了《耻辱2》和《界外魔之死》中,界外魔变为了穿着一件由破旧的深灰色和黑色皮革制成的高领夹克,袖扣由白银卷边的深色蛋白石制成,外形让人联想到“章鱼的眼睛”;内搭则依旧为白色衬衫。他的下半身穿着黑色的紧身长裤,足蹬带有银色靴扣的黑色皮靴。界外魔的手上这时已经没有戒指了(但在画作条件梦境中的界外魔中却可以看到他的手上依然戴着一枚戒指)。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年轻,富有少年感。此时的界外魔不再是一个静止不动、漂浮在空中的角色,而是习惯于传送到不同的位置;他的手势也变得更具表现力和多样性。界外魔也不再是一个没有实体的灵魂,他能够用一只手抓住主角或是亲自触碰到双刃刀。

趣闻轶事

  • 一代游戏中界外魔的配音演员是比利·鲁什(Billy Lush,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美剧《芝加哥法则》中饰演角色“利亚姆·亨尼西”),二代和《界外魔之死》中则是罗宾·劳德·泰勒(Robin Lord Taylor,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美剧《哥谭》系列中饰演角色“企鹅人”)[13]
  • 界外魔,或者至少是虚空之境,是与鲸鱼这种生物存在着关联的。
    • 在游戏里一本名为《深海之灵》的书籍中,似乎把界外魔与“利维坦”进行了等同。
    • 在与破布奶奶(Granny Rags)进行最后对峙的时候,她会大喊“伟大的利维坦之骨!保护我!”
    • 作为界外魔魔法媒介的符文骸骨护符通常都是由鲸鱼的骨头制作而成的。
    • 仪式之舱周围的虚空之境中会有鲸鱼游过,当接近界外魔的时候可以听到它们的声音。
  • 根据哈维·史密斯的说法,界外魔不能改变他的外形,他的样子“看起来几乎就和他生前时一样”[14]
  • 当他第一次出现在科尔沃面前的时候,界外魔声称机械心脏是由自己亲手塑造的。然而,这一情况并不属实,根据一张皮耶罗·乔普林(Piero Joplin)本人录制的声谱和哈维·史密斯的透露[来源请求]可以得知,实际上是皮耶罗制作了机械心脏,他是在梦境中受到界外魔的启发才这样做的。当然,界外魔这么说也有可能是在打比方。
  • 尽管界外魔并非无所不知,但是他能看到“所有时间与空间的可怕的惊鸿一瞥”[15]
  • 当界外魔出现在他的神龛中时,只有那些他希望被其看见的人能够看到他,有一次他与道德交谈的时候,比莉·勒克就站在一旁,但她却没有察觉到他。
    • 据游戏里一本名为《流言与目击:道德》的书籍中所说,曾有一位目击者观察到道德在一座神龛前弯下腰,很可能是在与界外魔交谈,然而她只能看到道德好像是在“对着一个看不见的鬼魂喃喃自语,似乎在争论着什么”。
  • 在游戏文件里可以找到两条遭到删减的与界外魔相关的台词:

    • “我无法告诉你有多少人曾站在你现在所站的位置上。当人们看到保存在岩石中的奇特轮廓时,他们会认为‘时间是浩瀚的’。但事实却更令人感到不安。时间是无穷无尽的。”
      • "I can't tell you how many have stood where you stand now. Men see a strange shape preserved in rock and they think, 'Time is vast'. But the truth is far more disturbing. Time is endless."

    • “界外魔注视着所有的这一切——鲜血,斗争——从虚空之境的中心。”
      • "The Outsider watches all of this -the blood, the struggle- from the center of the Void."
  • 道德、黛利拉和比莉都称呼界外魔为“黑眼混球”。
  • 在《界外魔之死》的非致命结局中,据哈维·史密斯设想,界外魔会做的第一件事是“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不会感觉到虚空之境的寒冷,也不会因为在仪式上被谋杀而感觉到愤世嫉俗。[16]

声音

描述 声音
界外魔与科尔沃的第一次见面(完整)
界外魔与艾米丽的第一次见面(片段)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