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二代中人物对话内容(固定人物、固定对话)

每章开头独白

顿沃漫长的一天

艾米丽
“我们为什么要庆祝暗杀周年?十五年前,瘟疫肆虐顿沃之际,有人雇杀手袭击我出生的皇宫,一刀刺穿我母亲的心脏。惨剧发生后,刺客背后的主谋像拿我当挣权的筹码。他们本来有机会得逞,科尔沃·阿塔诺将他们缉拿归案,粉碎了他们的阴谋。事过境迁,我是母亲期望中的统治者吗?我们正面临新的危机。报纸上所谓的皇家杀手,正逐一铲除我的敌人。这个怪物却嫁祸给父亲和我。我不知道是该上船航向世界彼端,还是害身边的每个人被处决。”

沙尘区

艾米丽 科尔沃

“10岁时,我因为课上腻了,所以常做斗剑和航海的白日梦。现在我明白,世界比我想象中还要不平衡。一切都反常了,但我不会停止战斗,我会让世界重回正轨。卡纳卡是帝国最南端的港口,曾经繁荣昌盛,但后来陷入混乱。新公爵掌权后,索科诺斯的大卫队越来越暴虐。毒打加上行刑队。据说血蝇空前肆虐。这里是我父亲的出生地。梅根·福斯特不太与人打交道,放佛有秘密要瞒着大家。但她帮助我逃离顿沃,目前我急需藏身处。黛利拉和公爵把我诬陷成凶手,利用皇家杀手屠杀我的政敌。他们夺走我的一切。即使得把这座城市夷为平地,我也要把东西夺回来。”

【大卫队被官方繁中字幕写成了“巨卫”】

“天刚拂晓,我跳了一整夜的舞。醉到脚步蹒跚。老公爵的赏识让我趾高气扬。自以为是全岛史上最伟大的剑客。三十多年来,我身居皇宫,守着我心爱的人。一个女皇死在我怀里,另一个女皇从呱呱落地就由我抚养长大。谁料得到,就在我追捕凶残的杀手会到家乡时,居然成了群岛的头号通缉犯?那个当年十八岁的年轻人现在会怎么看我?”

善良的医生

艾米丽 科尔沃
“艾德迈尔传染病研究院。亚历珊卓·海芭夏,总炼金术士。这里本来是养尊处优贵族的日光浴室,他们在这里疗养幻想出来的病,现在成了研究炼金术的场所。现在成了研究炼金术的场所。皇家杀手打着我的名号大开杀戒。这种日子即将结束。大家都说海芭夏医生医术高超,但如果她有涉及凶杀案,绝对得付出代价。”

机关宅邸

艾米丽 科尔沃
“索科洛夫鼎盛时期,是顿沃的天才。他的发明让整座城市改头换面。我站在顿沃塔里看着他们将首都改造成监狱,听着他发酒疯,不断说我母亲说他有多厉害。她死后,索科洛夫的发明有助于,专制君主控制帝国。多年后,奇林·金朵希成了卡纳卡的天才。这个疯狂发明家将似人非人的邪恶机器献给公爵,也就是会战斗和杀人的发条士兵。我得查出囚禁索科洛夫的地点。活着救出那老人。拯救一名天才,杀掉另一个,以免他打造出发条士兵军队。”

皇家美术馆

艾米丽 科尔沃
“满脑子只想伤害所有让黛利拉和索科诺斯公爵政变得逞的人。索科洛夫将鲸油变成武器、阻止文艺蔓延,现在却几乎连话都没办法说。他那双手画过当代最有权势的人,现在却抖到连汤匙都握不住。等他可以开口,我会问出凶手的名字。接着才能揪出卢卡·阿比尔公爵。然后招商黛利拉本人。一个名字,只要给我一个名字就够了。”


沙尘区

艾米丽 科尔沃

“长年以来,黛利拉在此逐渐壮大。让百姓背弃我。为什么我浑然不知?那段时间我在做什么?将装在法院听案、靠着一批官僚统治,然后找逃出顿沃塔的下一次机会。嗯,现在我自由了。要是回得去就好了。阿拉米斯·斯帝尔顿一度是公爵的盟友。斯帝尔顿是卡纳卡矿坑老板。住在沙尘区中央强化的地下碉堡。打从黛利拉开始行动,他就长年人间蒸发。但无论斯帝尔顿是生还是死,他家都藏着黛利拉永生的秘密。”

“”


石板上的裂缝

艾米丽 科尔沃
“父亲身份仍是个谜。现在又发生这种事。就连我父亲的剑都无法取她性命。我要查明她是怎么搬到的。这次绝对取她性命。”

女皇受死

艾米丽 科尔沃
“从一名名叫Daud的刺客一剑刺进我母亲胸膛的那刻起,我的人生就彻底改变。现在我肩负着相同的使命回到故乡。一边想象着杀女皇会是什么滋味?但你看错我了。你不了解我,黛利拉。” “上次的事件几乎毁了帝国。黛利拉用计击败我,让我措手不及。”

顿沃漫长的一天

  • “忠诚的子民。我们正经历艰难的时刻,但今天我们在此几年我的母亲,已故的贾思敏·考德温。愿她的回忆与我们同在。”
  • “艾米丽。”
  • “父亲,你好像很累。”
  • “每年,我都以为贾思敏的逝世周年会越来越轻松,结果不是那么回事。”
  • “真希望母亲还是女皇,我不觉得自己做得很好。”
  • “你还在学习。别管那些贫嘴的滋事分子。我们一定会抓到那个‘皇家杀手’,早晚的事。”
  • “大家都说你是凶手,说这些暗杀行动是障眼法,为的是保护我。”
  • “不是,有人为了我们成为众矢之的,锁定你的敌人。”
  • “真希望能逃离这一切。”
  • “你是偶尔会这样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晚上有时会溜到屋顶上?拿出勇气,典礼很快就结束了。”
  • “皇家护卫和父亲大人。我早该立法禁止这种多重身份。”
  • “陛下,开始今天的仪式前,我们有位意外的房客:索科诺斯公爵求见。”
  • “拉姆齐说公爵带了特别的礼物来。”
  • “真令人好奇。”
  • “索科诺斯公爵卢卡·阿比尔阁下觐见!”
  • “机械战士?太厉害了。”
  • “拉姆齐,这怎么回事?我又没授权这些事。”
  • “参见女皇陛下和皇家护卫科尔沃·阿塔诺,我乡故人。索科诺斯为这个背上的日子献上哀悼之意,在此奉上贡品,让大家记住我们的国家,这颗南方地平线上的新起之星。”
  • “阁下,感谢您。”
  • “先别着急道谢,现在我要为您献上最棒的礼物,那就是家人。这位是贾思敏·考德温失散多年的姐妹,正统女皇,黛利拉·考德温。”
  • “不可能。我母亲有姐妹?”
  • “我亲爱的侄女,你好。”
  • “骗人。”
  • “我父亲是尤宏·雅各·考德温皇帝,贾思敏是我的妹妹。她过世时,我还没做好露面的打算,结果被迫离开顿沃。不过,现在我回家了。”
  • “假若你真是我母亲的姐姐,欢迎你住下来,要住多久都行。”
  • “深受痛苦回忆纠缠的小不点,我是来让你从王位脱身的。多年来,父亲偷偷许下承诺,现在终于实现了。”
  • “你说话小心点。艾米丽·考德温是贾思敏·考德温女皇之女。”
  • “皇家护卫,你还真天真,杀人偿命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你之所以没事,是因为住在我的皇宫,你的好日子结束了。所有人挺好,你们的正统女皇回来了!以皇家杀手凶杀案之名,即刻逮捕艾米丽·考德温她父亲!”
  • “什么?!”
  • “父亲!!”
  • “你的剑无法让我停止心跳。


艾米丽主角

  • 我会把你关进冰冷的大理石。”
  • “不!!”
  • “好孩子,事过境迁之后,你一定会感谢我。搞不好哪天你还会把我当成已经离世的母亲看待。不过,在此之前,你别想给我找麻烦。”
  • “我会把艾米丽女士锁在她寝室。然后送她去寒脊监狱吃牢饭,等候审判。”【其实很想吐槽繁中的Lady艾米丽全是翻译成女士。所有贵族女性头衔都可以是Lady……但是不是女士一个就能全部对应的。包括开场梅修对艾米丽叫Lady Emily的时候,对女皇说女士就怪怪的了。以前好歹还是小公主可以直接写。】
  • “我小时候,父亲变得一无所有,我才会选择这份工作,把时间花在派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去玫瑰园巡逻,而不是和射击俱乐部的人花天酒地。”
  • “拉姆齐上尉,我听到叫喊声。是艾米丽陛下!出了什么事?”
  • “梅修上尉,你可以退下了。”
  • “不!”
  • “难道这就是皇家护卫的花俏武器。剑折成一半像话吗?”
  • “顿沃塔守卫有个关于女皇最后藏身处的传说,据说你寝室内的安全室藏有黄金,多到可以买下一座不小的岛。据说,这枚戒指,是现存唯二两把钥匙之一。”
  • “出了……什么事……阿列克西……觐见室……父亲!靠我一个人成不了大事。我得逃出这里。”

梅修

  • “陛下,小心走好。”
  • “今天的店里我一点也不期待。”
  • “这事你的图章戒指。这样你就准备好了。”
  • “阿列克西,谢谢你。开门。”
  • “艾米丽陛下,还好你没事。我担心死了。皇家护卫呢?”
  • “有人政变。我父亲因为百口莫辩……成了阶下囚。”
  • “你得逃离顿沃塔。从安全屋出得去。今天稍早有个船长在码头。在找皇家护卫。找到她。逃离顿沃。”
  • “阿列克西,我对不起你。再见。”

恐怖鞭痕号

  • “艾米丽陛下,你这张脸就铸在本市半数的硬币上,不乔装是跑不远的。”
  • “有人政变,我成了皇家杀手凶杀案的代罪羔羊;我不在乎我的脸张什么样子。”
  • “我叫没跟·佛斯特。我和你过去的盟友安东·索科洛夫是同伴。我们得知南方发生恐怖的事,我是来警告你的。”
  • “我认识安东。但科尔沃不在了。索科诺斯公爵人在这里,身旁有个叫黛利拉的女性。他们血洗觐见室,接着她做了我无法解释的事。逃跑是唯一能做的。”
  • “有时候你也无能为力。这是我的船,恐怖鞭痕号。等你准备好,我们就可以启航。”
  • “我得去一趟卡纳卡,皇家杀手凶杀案就是从那里展开的。黛利拉绝对在那待过一段时间,我得查个水落石出。”
  • “你是科尔沃的女儿,这点我敢保证。要出发了吗?”

科尔沃主角

城市边缘

恐怖鞭痕号

  • “好,你解释过一部分了,但你和索科洛夫在这里做什么?”
  • “老人深爱卡纳卡,不过却得知一个和皇家杀手有关系的阴谋。他想警告科尔沃。”
  • “有报道说紧张情势逐渐升温。贪婪、街头暴力。我……没多想。那种事通常地方当局会解决。”
  • “新公爵放手不管,但索科洛夫断定他应该是主谋。他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很震惊,但如果听过他晚餐后说的故事,你就能嗅到一丝不寻常。我们本来要动身去顿沃,但有事情发生了。”
  • “皇家杀手。”
  • “对。舱口被人撬开,传来索科洛夫的惊呼声。我只瞥见有人抓着他跑过甲板。我们在后面拼命追,朝艾德迈尔学院的方向跑。学院是由炼金术士海芭夏管理,或许公爵把她的患者皇家杀手当成工具利用。”
  • “艾德迈尔。好,我会进去里面。皇家杀手非歼灭不可,如果炼金术士乖乖合作,或许我可以打听出索科洛夫的情况。祝我好运。”
  • “如果需要我祝你好运的话,索科洛夫就死定了。灯学院的任务完成,关闭瞭望塔。一关掉,我就把船划过来。”


明蒂·布兰查德

  • “我有你可能感兴趣的东西。”
  • “我叫明蒂·布兰查德,你应该是位不速之客。有兴趣帮我个忙吗?鱼帮水,水帮鱼。”
  • “我得去艾德迈尔学院。可以帮我过去吗?”
  • “可以,我有门路。你帮我弄具实体,我就帮你解决问题。别带薪,他早就死了。”
  • “尸体,好怪。从哪弄?”
  • “督军把他扣在前哨。他们认定他是女巫。我要尸体自有道理。溜进去、带走,然后在附近牙医诊所旧地下室和我会合。有个没人用的地下室。在牙医诊所楼下,督军前哨过来那个转角。把尸体带到那里。找到马车站,也就是铁轨碰到阻碍的地方。带着实体,和我在旧地下室会合。别让人看到你。我会给你好处,教你去艾德迈尔的方法。至少,一个方法。这家伙死不到一天。没臭味。小心点。督军不是开玩笑的。”

  • “做得好。这你收下。”
  • “你需要那玩意儿的理由我不会过问。那么我要怎么去艾德迈尔?”
  • “我刚派手下把马车轨道的电关掉。只要没电,你就可以沿着铁轨走,抵达想去的目的地。另一头有个车站可以载你到艾德迈尔。”
  • “聊胜于无。谢谢你的帮忙。”
  • “那么你已经拿到报仇了。快上路吧。”

  • “我的朋友,加入战嚎的行列吧。我们在卡纳卡的声势看涨。总有一天会接管这个地方。”
  • “后会有期。”
  • “那么就这样咯。”

小艇

  • “大卫队在那里有瞭望塔。往内陆走,利用马车站。”
  • “老索科诺斯公爵过世前,花了数十年建设卡纳卡。卢卡·阿比尔公爵接收后,散尽这座城市的财富,花天酒地,宴会一开就是一整个礼拜。”
  • “看来比我们再顿沃过得还开心。”
  • “去艾德迈尔的路上小心。公爵放手把这座城市交给大卫队。陌生人一被发现就会遭受攻击。”
  • “我会保持低调。”
  • “这位置不错。抵达艾德迈尔、收拾皇家杀手,然后查出索科洛夫的下落。炼金术士海芭夏会适时伸出援手。索科洛夫喜欢她这个人。”
  • “艾德迈尔见。等我关闭瞭望塔以后,就把船划过来。”

善良的医生

亚历珊卓·海芭夏

  • “我的指甲下面又跑东西进去了。我当时在处理什么东西?或许是消毒液?”

恐怖亚历

  • “这是什么味道?河底烂泥、北方香料、炊烟、顿沃。”
  • “穿着华服,剑都上好了油。不过却和普通宵小一样躲了起来。”

梅根

  • “你没有找到索科洛夫。”

杀死海芭夏

  • “没有,但我杀了海芭夏。”
  • “你做了什么?”
  • “她是皇家杀手。公爵骗她把有问题的血清注射到自己体内。她从此改变了。她甚至浑然不知。”

非致命手段解决海芭夏

  • “疯狂。那安东呢?”
  • “他们把他交给一个叫奇林·金朵希的人。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 “大家都认识他。索科诺斯的大发明家。”

机关宅邸

恐怖鞭痕号

  • “我没想到她这么强悍。非常能干。我有不坦白吗?谁没有秘密呢。”

小艇

  • “他的宅邸有大卫队看守,要是让他们发现你的身份,他们会惩罚全城的人。”
  • “我敢说,答案是否定的。你说有光之壁切断通往马车站的路?”
  • “没错,不过附近有家黑市商店。他们暗中买卖。有用过重新布线的工具吗?”

艾米丽主角

  • “科尔沃教过我理论。”

科尔沃主角

  • “很好。穿过光之壁,然后搭马车去金朵希住的地方。大家怕他的宅邸不是没有理由的。”
  • “艾米丽,白屏这个疯子和他的发条战士,然后带索科洛夫回来。”

黑市商店

艾米丽主角


  • “我不认识你。”
  • “这是我第一次来卡纳卡。”

科尔沃主角


  • “我需要可以将光之壁重新布线的工具,大卫队用的那种工具。另外,我不喜欢人家过问我的事。”
  • “我是可以帮你忙,但不是现在,此地不宜久留。帕欧罗应该会上门,你最好还是不要和他打照面比较好。晚点再来。”
  • “想不到,你和帕欧罗作对居然还活着。”
  • “我和更厉害的对手联系过。厉害得多了。”
  • “请进。哦,我可能有你要的东西。”

发条公馆评估室

艾米丽主角


  • “艾米丽·考德温?如果你人在这里,看来事态非同小可。”
  • “没死,不过我把他的机器用在他身上。他的脑子……已经不复以往。”
  • “当年那个有趣的小女孩,如今亭亭玉立了。”

科尔沃主角


奇林·金朵希

大厅

  • “访客,欢迎光临。我家永远敞开大门。我是奇林·金朵希,想比大家早就知道了。我识破你了,我摸出你的底细了。绝非职业杀手。你穿的衣服太精致了。莫非是喜欢刺激的贵族?你受过武器方面的训练,却不是沙龙刺客。你的身手带点江湖味。加上你的眼睛和你父亲一模一样,女皇陛下。幻影光临,艾米丽·考德温女士。”
  • “不错嘛,金朵希。那么想你比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 “你找上门想必是因为我和公爵的关系。又或者是为了找那个过气的安东·索科洛夫,我就告诉你好了,他正安慰地住在评估室。都无所谓,你尽管找上门,东西随便你拿。但如果你刮掉,我就把你的尸体搬进实验室解剖研究。在此之前,我会替你保守秘密。”
  • “金朵希,我们后会有期。”

广播

  • “喔,有人启动了屋内的某个机关。”
  • “我感觉不到你踩在地板的重量,也感觉不到你的呼吸声了,合理推测,你八成已经进到房子的内墙了。”

小艇

  • “你办到了!他情况如何?”
  • “他身体虚弱,而且忧伤,不过会逐渐康复的。”
  • “我以为不可能办到。事情一定没这么简单。回船上说给我听。”

皇家美术馆

恐怖鞭痕号

  • “金朵希要我帮他处理一个蛮复杂的问题。”
  • “这样一来,他便能制造出物美价廉的发条战士。聪明。”
  • “不够聪明。那种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 “或许是脑子静不下来,加上内心空虚吧。”
  • “等金朵希闷的发慌,我就别想再躲下去了。艾米丽让我脱离那个苦海,实在太感激了。”
  • “安东,我找过你。我本来可以找到你的。”
  • “没跟,我知道你很努力,我落入金朵希受伤之后,就是靠这个力量支撑下去。”
  • “反正你终究回来了。我很开心。”
  • “艾米丽。”
  • “喔,女皇已经起来了。希望你睡得安稳?”
  • “没什么比得上顿沃塔的鹅绒枕头。等你想开口的时候,坐下来。”
  • “安东,你已经休息三天了。告诉我怎么杀掉黛利拉。”
  • “他们折磨他。他身上伤痕累累。”
  • “黛利拉登上王位,而我父亲则……下落不明。这是安东·索科洛夫,全帝国最有智慧的人。”
  • “不,艾米丽,梅根说的没错。我有办法让电力从房间一端移到另一端,但我搞不懂黛利拉。我到索科诺斯,本想抛弃过去。但暗杀展开后,我无法视而不见。等梅根和我把谋杀案和公爵联想在一起,已经来不及了。皇家杀手找上门。他们为了情报,留我活口,但有些事逃不过我的眼睛。金朵希有位常客,布里安娜·艾许沃斯。”
  • “没错。艾许沃斯非常危险,和黛利拉一样满脑子邪教。看来她正在制作一台叫‘神谕’的装置。”
  • “如果艾许沃斯是黛利拉的左右手,我就得除掉她。谁知到这台装置能做什么,她打的又是什么算盘。”
  • “等你准备好要去皇家学院,在小艇上和我会和。”
  • “灯卡纳卡陷入火海,叫醒我。那幅画不知道会有多精彩。”
  • “我们搭小艇去。非必要,恐怖鞭痕号还是别靠太近。赛里亚花园有座小码头,离学院不远,我最远只能载你到那里了。”
  • “皇家学院外会有一名大卫队。里面,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艾许沃斯带着一群折中派跑了。这些人的危险性不容小觑。”
  • “改天我想多了解一下,你是怎么认识艾许沃斯的。”
  • “我早料到了。相信我,艾许沃斯对黛利拉很重要。我又想起另一件事。除掉艾许沃斯时,或许可以利用众生院。原来卡纳卡副督军,一直从皇家学院附近某个隐秘的前哨基地监视艾许沃斯。如果你想要更多选择,就先去瞧瞧。切记,如果艾许沃斯还有和黛利拉合作,那么她就是一大威胁。”
  • “好的,梅根。再见。”


皇家美术馆

布里安娜和黛利拉石像

  • “布里安娜,金朵希出什么事了。听说他现在成了语无伦次的白痴。”(非致命方法解决金朵希)
  • (杀死金朵希)
  • “亲爱的,没关系,虽然是一大损失,不过他应该没办法再有任何贡献了。索科洛夫也被带走了。”
  • “谁会想要那种老傻瓜?无所谓。交流状况如何?我等不及要将讯息传达给神谕姐妹了。”
  • “我的影响力增强了。昨晚我进入她们其中一个人的梦境,我们还在她出生的那个镇上喝泉水。”
  • “副督军柏恩的怀疑一点也没错。”(艾米丽)
  • “真开心。金朵希那边不会坏事吧。”
  • “不会,他持续在调整镜片;更厚、更薄、更不透明。监视人真累。酒精片和扔掉的零件还堆在我工作室。不过金朵希前阵子完工了。其他部分就给我了,学会操作机器。透过这种装置联系细孔直径,还真微妙。”
  • “天呀。等你准备好了,我等不及要亲自动手了。”
  • “你会尽快来看我吗?”
  • “应该会。顿沃塔已经大半刀手。高级督军不会造成威胁。另外还有我自己的计划。每画一笔,我就越来越兴奋。等我去卡纳卡,微妙要喝遍美酒,喝到烂醉如泥。”
  • “我很期待。”
  • “目前,我需要你盯好公爵。至少盯到神谕姐妹受我们控制为止。我信不过其他人。我明日再和你联系。再会。”
  • “再见,黛利拉,我的女皇。”

神谕机器

  • “不,不,姐妹,那不是他的本意。他会把东西带去市集,他发过誓。但收成……收成应该毁了。我现在明白了,所有作物都枯萎了。腐烂的范围涵盖波特斯戴以东的田地,而以南的田陷入一片火海。我们得警告大家。防火烧田。在地上画上一条黑线,阻挡枯萎病。”
  • “姐妹,这把黑色的玻璃刀是做什么用的?是异教的物品吗?还是叛教者制作的东西?我看到指甲下方有污点。又长又精致的指甲。不是血,不是。也不是红酒。是乌贼的墨汁……是维冈水手在帝维雅西角冰冷海水中捕获的乌贼。用一条长长的红丝线,从深海阴暗水域捞上来的乌贼。不对!派不上用场……完全派不上用场。但是我又看到那双美丽修长的手了,手上沾有墨汁,从色纸折成的盒子拿起刀子。我看不到盒子里有什么,不过漠利的国王在场,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皇后睡在床上……他们在顿沃塔大门,奄奄一息。黛利拉和女巫团有帮手,旁边有发条战士。高级督军库兰下令弹奏古乐,但是没有用……发条战士不属于异教,姐妹。音乐没有效果。督军一个个阵亡。高级督军被拖走。他战斗到最后一分一秒,即使眼泪早已夺眶而出……血从他的身体里汩汩涌出,他的双眼也随之变得黯淡无光。他等待又等待,要突袭返回顿沃塔的人。只剩一个督军还有一口气,他肩负我们其中一名姐妹给予的任务,但功败垂成,答案永远无解。”

失去力量的艾许沃斯

  • “这是怎样?不不不!不要!”
  • “现在我该如何是好?我毁了。那种感觉、我的能力、和虚空之境的接触、黛利拉,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
  • “我服侍黛利拉多久了,你知道吗?”

黛利拉石像对话

艾米丽
  •  “艾米丽,你该不会以为,你这张脸永远不会被我发现吧。小黑雀,终于从笼子解脱。”
  • “大功告成。布里安娜·艾许沃斯不是女巫了。”(非致命手段解决布里安娜)
  • (杀死布里安娜)
  • “你这个恶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 “黛利拉,我会摧毁你所建立的一切,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 “喔,布里安娜。想不到我们还能够在说上话。想到你苍白又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就快受不了了。小鬼,我恨你。”
  • “篡位这,要恨就去恨。你的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科尔沃

小艇

  • “那么大功告成了。”
  • “艾许沃斯不会再构成问题了。”
  • “很好。不过,艾米丽,还有一件事。我住在顿沃的时候,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 “难道那不是公民的义务吗?”
  • “我不是开玩笑的。我以前就认识黛利拉和艾许沃斯,被拖下水后走上了歹路。老实说,在此之前,我以为黛利拉早就死了。我现在不想说太多,但总觉得要让你知道比较好。有些事我悔不当初。”
  • “你找不到信得过的人,对吧?”
  • “女皇,每个人都会犯错。总有一天,你得把秘密全告诉我。准备好要走了吗?”

沙尘区

恐怖鞭痕号

安东·索科洛夫

  •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公爵、金朵希。这些人都被黛利拉骗了。我也一度被骗过。消灭艾许沃斯后,黛利拉的计划应该会受阻。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家比较像碉堡,不像豪宅。”
  • “我的惊奇之旅有尽头吗?”
  • “梅根进城了,我会解释。”
  • “这么多年。我从没想过会感到这么疲惫。我为了卡纳卡的实物和新鲜空气来到这里。结果现在变成这样。”
  • “去一趟皇家美术馆,我们有更了解黛利拉的秘密了。该进行下一步了。”
  •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再去潘迪西亚探险,再次目睹~壁生气,再次目睹尘暴。”
  • “等着一切结束,我要回帝维雅。好久没回家了。”
  • “我的知道为什么杀不死黛利拉。”
  • “我们掌握的线索显示,三年前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家曾发生怪事。但是后来他就人间蒸发了。斯帝尔顿住过某个地下碉堡,有金朵希特制的锁保护。或许你在里面可以找到阻止黛利拉的方法。”
  • “但我的线穿越公爵搞出来的废墟,也就是我父亲长大的地方,才能抵达那里。”
  • “梅根有个构想很有意思。帕欧罗是战壕的领袖。他想杀掉副督军柏恩,当然,柏恩也希望帕欧罗没命。双方人马一看到你就会展开攻击,但如果你带着他们死敌首领的尸体进去,他们会把你当家人看待。”
  • “你觉得他们会协助我进入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家吗?”
  • “那招绝对管用。”
  • “我会尽量载你到更靠近的地方。”

小艇

  • “我在追的人是谁,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吗?”
  • “老公爵的盟友,忠诚又聪明。斯帝尔顿靠着银矿矿坑,打造了现代的卡纳卡。他从矿工做起,后来成为矿业巨头。但现在新公爵夜以继日强迫矿工挖矿。矿尘不停落在这一区。过去的繁华现在只剩废墟。我猜公爵根本不在乎,只要有银杯可用就好。还有,女皇,顿沃塔的杯子是什么材质?无论如何,你都得穿越沙尘区才到得了斯帝尔顿的家。或许他还在,或许不在人世了。到了沙尘区就去找梅根。她会给你更多情报。我和小艇在这里等,等你结束再载你回恐怖鞭痕号。”
  • “矿坑本来可以消耗慢点,再多经营一个世代。不了公爵的贪婪让这里变成一片废墟。”
  • “这里受顿沃左右,生活到底是编号了,还是更惨?”
  • “如果没有帝国,他们还会推翻公爵吗?”
  • “这里的人没见过公爵的宴会桌。也没见过你的。”

梅根·福斯特

  • “哈啰,艾米丽。斯帝尔顿家快到了……不过得费一番功夫才能进去。我一直持续真差,找百姓打听消息。督军和战壕将这区一分为二。但是再过去,战壕和督军都有设立边界,跨越后,他们一看到你就会发动进攻。”
  • “阿拉米斯·斯帝尔顿是真正的目标。索科洛夫说你有个点子。”
  • “对,我认为只要你解决帕欧罗或副督军柏恩,另一方就会让你平安同性,帮助你进入斯帝尔顿家。先歼灭其中一个,然后交给另一方。”
  • “你还有什么可能帮上忙的情报吗?”
  • “柏恩有督军保护,帕欧罗有战嚎,但我认为他也有黑魔法护身符。据说他得在日落前死两次,才能真正死亡。祝你好运。”
  • 公爵垮台时,卡纳卡会落入其中一群人受伤。最好现在就认识他们。
  • “斯帝尔顿家的入口在下面。”
  • “斯帝尔顿失踪时,我就是在那里遭到公爵手下攻击。”
  • “我杀了其中三人,抱住了小命。”
  • “要是斯帝尔顿还在世,别和他太计较。他不是出生在贵族家里。”
  • “如果你对挑战帕欧罗或柏恩又保留,站好受伤可能有关于金朵希锁的秘密,这道谜我怀疑你解得开。打开那道锁,你就能从斯帝尔顿的正门长驱直入。”
  • “城市的这一带本来不错。但是银矿挖太快,被毁了。”
  • “有些人就是吃米不知米价。”
  • “双方都努力想赢得卡纳卡民众的心。副督军祭出传统和阶级的稳定感。战嚎则打着为人民而战、对抗强权的招牌。你得自己选边站。”
  • “战嚎和督军为了抢半个街,打得头破血流。”
  • “我说过,如果你不想惹督军或战嚎,就直接杀到斯帝尔顿的大门,挑战金朵希锁。或许你会比其他尝试开锁的人聪明。”

石板上的裂缝

阿拉米斯·斯帝尔顿

  • “我受不了他们看我的眼神。艾许沃斯、金朵希和长大的小卢卡。他们从未接纳过我,没有一个是真心的。”
  • “她一路爬了回来!艾许沃斯帮忙开的路!”
  • “安静!虚空之境的弄个假货,什么都听得到。”
  • “我好像有听到声音……在我的衬衫下面。”
  • “我得梳洗。不然他们会发现我不属于上流社会。那些上等人。”
  • “现在几点。和我想的一样吗?”

大皇宫

女皇受死

艾米丽·考德温

顿沃漫长的一天

  • “我是不是该先闪人,找个地方避避风头?我需要时间思考。”
  • “狗圈酒吧。虽然难以置信,不过我其实蛮怀念那段日子的。”
  • “以前我会把青蛙藏在这座老座钟里面,把管家气的跳脚。我以前居然会觉得人生复杂。”
  • “那道天际线我再熟悉不过了。感觉似乎这一切才刚改变。”
  • “黛利拉是女巫。怎么可能?”
  • “这如果是黛利拉或公爵的脑袋就好了。”(皇室寝宫羚羊头装饰)
  • “这让我想起和朋友相聚的时光,和怀曼在一起的时候。物是人非。”(检查水烟筒)
  • “母亲,我们又有麻烦了。”(觐见室检查贾思敏画像)
  • “拉姆齐在家族失去贵族身份厚,显然心不甘情不愿。真搞不懂,为什么把错怪在我身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但无论如何,让拉姆齐有影响力太危险了。”
  • “他们因为效忠与我而送命。该死的索科诺斯公爵。该死的黛利拉。他们会付出代价的,不过我得先逃离这个地方。”
  • “出声。不值得尊敬。”
  • “父亲,虽然我还是束手无策,但我一定会拨乱反正。我保证。”
  • “拉姆齐的手下封锁这里,他才有时间搜刮我的安全屋。”(检查王位室大门)
  • “拉姆齐,你终于如愿以偿了,入住顿沃塔的皇家套房。拉姆齐,在一切回到正轨前,乖乖待在这里,享用配计量时和井水,睡在一大笔财富旁。”(将拉姆齐关入安全屋。)
  • “皇家杀手和这整件事,还有公爵及黛利拉,绝对脱不了关系。”
  • “应该派得上用场。”(检查安全屋手枪)
  • “这是老塞缪尔的心血。还好他已经过世了,用不着看我被逐出顿沃塔。”
  • “要是可以再和母亲说一次话就好了。”(检查密室贾思敏的声谱)
  • “即使我有办法从这里带走储备粮食,对于对付黛利拉仍是无济于事。”
  • “我得先找个藏身之处,清理头绪。”
  • “我得去码头了。”
  • “我的老家教会怎么说?卡莉丝塔搞不好会要我坐正,嫁给怀曼。她大概会问我四冠之战何时结束。1625年。”
  • “我得逃离顿沃。”
  • “我非走不可。得区和那艘船的船长商量一下。”
  • “黛利拉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我父亲变成石头了。我一定会找出破解的方法。”
  • “你不配船警备制服。”
  • “黛利拉和公爵雇佣的刺客手法还真豪迈。”(伊卡博德·波伊尔尸体前)
  • “是该死的帽子帮。”(小马酒馆后面码头)


奇异的来访

  • “但我人还在梅根船上?感觉……好怪。”
  • “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我感觉有东西越靠越近。注视着我。”

拒绝界外魔标记

  • “不要。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以靠自己。”

“真没料到。随便你。”


  • “这些故事。原来都是真的。”

接受界外魔标记

  • “有灼热感,从里面开始燃烧。放佛我就站在边缘,某种东西的边缘。”
  • “我就用这种方法救出父亲并夺回王位。”
  • “科尔沃说他来过这里一次。”

机械心脏(贾思敏)

  • “那是什么?感觉好……熟悉。”
  • “我……认识你。你记得吗?好久不见,你吃了好多苦。即使我只是自言自语,知道你在那里还是很开心。”
  • “母亲?你在这里,却又不在这里。在我的手上,却又在其他地方。”
  • “只有我本体仅剩部分可以陪你一段时间。真希望可以跨越这浩瀚的空间,拥你入怀。但我要把这给你,我的礼物和我的诅咒。召唤我到你手上,我就能适时给你指引。”
  • “黛利拉到底是谁……她怎么有办法……我想不通……”


世界边缘

  • “这玩意儿怎么在这?是黛利拉。”(恐怖鞭痕号上检查黛利拉画像)
“安东被俘前开始着手的。他们是旧识,但他口风很紧。”
  • “我一直很怀念安东·索科洛夫帮我上的课。”(检查安东房间里的地球仪)
  • “南方珍宝。我父亲的出生地。”
  • “海芭夏这位医生,似乎代表帝国善良的一面。”
  • “远处那是艾德迈尔。”
  • “地下商店。非法交易应该是指武器和弹药。”
  • “这人被感染到不成人形了。他以前是小偷,现在只能负责顾巢。”
  • “帝国有一半的人都在追捕我。想到他们找到我会发生什么事,我就有点兴奋。”
  • “或许我们需要第八节律。反抗女皇这,处以火刑。”
  • “那是明蒂·布兰查德。”(检查明蒂的通缉令)
  • “可以的话,我要把血蝇巢筑在每个政敌的心脏。”(检查车站海芭夏公寓里的声谱)
  • “艾德迈尔是怎么回事?公爵有什么好处,这和黛利拉又有什么关系?”(检查海芭夏公寓里海芭夏的银图)

善良的医生

  • “亚历珊卓·海芭夏。”(检查办公室海芭夏的银图)
  • “等瞭望塔瘫痪,梅根就可以来接我。”

机关宅邸

恐怖鞭痕号

  • “拉姆齐和弑君者。两块拼图。好戏还在后面。”
  • “为了找到金朵希,我得搭马车先到下阿凡塔,再到上阿凡塔。”
  • “金朵希光凭十几个发条战士就改变了帝国。”
  • “安东,我们一定会找到你。”
  • “黛利拉。如果这是真的,那她就是我阿姨。她的世界观很扭曲。”
  • “我不认识卢卡·阿比尔公爵,不过科尔沃曾效力于卢卡父亲麾下,他说席奥丹尼斯是好人。”
  • “原来皇家杀手是公爵政变的工具。谋杀的效应经过精心策划。至少皇家杀手没办法再滥杀了。抱歉,医生。”(致命手段解决海芭夏医生。)

阿凡塔区

  • “是我的幻觉吗?不可能,我很确定。”

发条公馆

  • “这件宅邸有种诡异的美,但这种地方最后势必都会摧毁。”
  • “金朵希,你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或许我找得到索科洛夫。”
  • “总有一天我要派官僚大军打出敌人的处决令。”(发条公馆门厅打字机互动)
  • “怎么会有人打造出这种东西?为什么?”
  • “为什么绝大多数的人所拥有的总是如此微妙?初衷并非如此啊。”
  • “原来你打算这样对付安东·索科洛夫。”
  • “奇林·金朵希。”(会客厅墙上银图)
  • “好多事正在发生,而且每件事都至关重要。”(金朵希卧室桌上布里安娜的银图)
  • “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卧室墙上斯帝尔顿银图)
  • “有时候我会想,干脆让大海淹莫所有岛屿算了。”(隐藏办公室)

黛利拉的虚空

  • “虚空之境,但这回不太一样。”
  • “我在做梦吗?如果不是,黛利拉怎么会在这里?”
  • “很难判断我亲爱的老阿姨说的是不是实话。”

皇家美术馆

恐怖鞭痕号

  • “皇家学院……这地方是以我祖母指明,由我祖父启用的。”
  • “这是卡纳卡数一数二精致的建筑,居然不对外开放。”
  • “公爵的统御之术越来越启人疑窦。
  • “金朵希休想打造发条展示军队。”

赛里亚花园/皇家美术馆

  • “艾许沃斯就在皇家学院。”
  • “一箭穿心居然杀不死新女皇黛利拉,我得查出原因。”
  • “艾许沃斯的日志或许可以告诉我们,黛利拉为什么是不死之躯。”
  • “空气有点潮湿。暴风雨可能要来了。”
  • “母亲,如果你还在世,我会陷入这种处境吗?”(贾思敏肖像)
  • “这些怪异的镜片,可能和艾许沃斯的诡计有关。”
  • “如果我可以破坏艾许沃斯的交流装置,她就会失去力量。”
  • “原来这可以动手脚。艾许沃斯可能被完全隔离在虚空之境外了。”
  • “现在来启动装置,切断艾许沃斯与虚空之境的连接。”
  • “只要再按下开关,艾许沃斯就会失去力量。”

沙尘区

恐怖鞭痕号

  • “卡纳卡副督军。利亚姆·柏恩。”(检查箱子上的银图)
  • “帕欧罗年纪没那么大,不过他脸上的皱纹有种饱经风霜的感觉。”
  • “看到这地方和这群人,我感觉到自己看事情的角度变了。”
  • “事情结束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沙尘区

  • “是矿尘。”
  • “想象一下,公爵在矿坑待上几十年,然后这玩意儿从他手中滑落。”
  • “督军不愿意离开这区。战嚎则是走不了。”
  • “帕欧罗对外悬赏柏恩的头颅,副督军更何尝不想要他的脑袋。”
  • “老先生,你早该在浴缸把小卢卡勒死才对。”
  • “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金朵希锁)
  • “我成功了。再来得找到阿拉米斯·斯帝尔顿。”

老妪之手

  • “薇拉·莫瑞。那名字我有印象。”
  • “这一定是帕欧罗的家。”
  • “帕欧罗,把你亏欠这个社会的债都还清。除掉你们两个之后,众生院和帮派的势力都减弱了,再来应该不成气候。”
  • “题字的人也是结束你悲惨一生的人。”(写下战死者名册时)


石板上的裂缝

  • “科尔沃总说,不留活口最保险。如果杀了斯帝尔顿,我会改变历史。但会有什么不同?”
  • “搞不好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但这一带情势好转了。”(沙尘区扭转未来)
  • “对,我找出方法说服帕欧罗和柏恩,也去过斯帝尔顿的房子了。”
  • “这世界的秘密还超乎我想象。”(斯帝尔顿大宅虚空出口前)


大皇宫

  • “阿比尔公爵死了。继任者万岁。”(用替身替换阿比尔公爵)


女皇受死

  • “再见,安东。”
  • “我现在知道黛利拉的方法了。我要夺回王位,想办法帮助我父亲。”
  • “公爵的皇宫不可能比布利斯比夫人的社交午茶还糟糕。”
  • “妨碍我追缉阿比尔公爵的人一定会后悔。流血也是他们活该。”(高混)
  • “梅根,小艇借我。我想自己去顿沃塔。”
  • “必要时我会不择手段。没有人能抢走我的东西。”
  • “梅根,你对我已经没用了。”(最后女皇之死任务开章的时候杀死梅根。)
  • “如果老塞缪尔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就好了。”
  • “如果说我在卡纳卡有学到什么,那就是你得杀个血流成河才能保住王位。黛利拉,我们不久就会见面,到时就是你的死期。”
  • “母亲,如果你可以再开一次口就好了。”(顿沃塔凉亭)
  • “黛利拉对我的王位做了什么?”


科尔沃·阿塔诺

顿沃漫长的一天

  • “不忠的狗”
    • unloyalty dog
  • “这派的上用场。”(安全屋血瓶)
    • “This could be handy”
  • “我最好带上这些。”(安全屋金块)
    • “I'd better take these.”
  • 卖国贼
    • Traitor’s dog


  • “天刚拂晓,我跳了一整夜的舞。醉到脚步蹒跚。老公爵的赏识让我趾高气扬。自以为是全岛史上最伟大的剑客。三十多年来,我身居皇宫,守着我心爱的人。一个女皇死在我怀里,另一个女皇从呱呱落地就由我抚养长大。谁料得到,就在我追捕凶残的杀手会到家乡时,居然成了群岛的头号通缉犯?那个当年十八岁的年轻人现在会怎么看我?”


沙尘区

  • “我离开索科诺斯去顿沃的时候还很年轻。”



安东·索科洛夫

女皇受死

  •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或许会去一趟自然科学院,吓所有人一跳。”
  • “或许最重要的是,黛利拉天生能够用想象力美化这个世界。要是有其他比较正常的方式发挥这项才能就好了。”
  • “风险我心中有数,但是从卡纳卡到顿沃,真的非得赔上这些人命吗?”
  • “终于回家了。住在顿沃塔恍如隔世。”
  • “厉害,以黛利拉的出身,居然能登上王位,有这样的成就。至少我们已经摆脱公爵这个问题。可别忘了那个小细节。酒鬼暴君。”
  • “我怀疑我考德温桥的公寓还能完好如初。”
  •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或许会去一趟自然科学院,吓所有人一跳。前提是学院还在的话。”
  • “既然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我猜你应该已经有万全的计划了。整支不对都被你歼灭了,再歼灭一支又算得了什么?要说有谁是罪有应得,那个人就是黛利拉。她要给我个交代。我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相信‘罪有应得’这种事了。我说过,我很久前就认得她了。她内心严重受创,但是灵活聪明,总是尽力提升自己。或许最重要的是,黛利拉天生能够用想象力美化这个世界。要是有其他比较正常的方式发挥这项才能就好了。或许后悔也来不及了。每个人多少都会后悔。我后悔的事很多,最遗憾的是我没时间了。请保重。”
  • “梅根在外面的甲板等你。她之前好像有点神秘兮兮的。”


梅根·佛斯特

  • “女士,我有你要的情报,绝对错不了。 ”(顿沃漫长的一天
  • “我们已经上路两个礼拜了。不管索科洛夫在哪,都希望他平安无事。”
  • “准备好在码头下船了吗?”
“我们去瞧瞧我父亲童年的街道。”
“那么我们出发咯。”
“被认出来可不行。”
  • “要是你放她活口,她迟早都会追杀你。”
  • “绝对不能三心二意。黛利拉是危险人物。”
  • “可怜的女皇。我睡在水淹区的废弃肉铺时,从屋顶看得见派对的灯火。”
  • “大家一直以来都用那个名字叫我,但那是假名。我本名叫比利·勒克。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十五年前,我手下有个佣兵帮派。我们受雇杀人。有些人罪有应得,有些不是。老大从顿沃平民窟一路体系饿哦我,当时我一无所有,走投无路。我们的头头就是刺客Daud。我也是帮派成员……我们拿钱合力完成的最后一件工作……有人付钱要我们……”“你帮助Daud杀了贾思敏。”“对。我无话可说。我一直希望可以收回那一天,但那是不可能的事。要是我多年前没杀掉公爵的弟弟,这些事会发生吗?”



卢卡·阿比尔

  • “我和顿沃的缘分很奇妙。我可怜的弟弟在那里去世,但我却也在那里预见黛利拉。”


黛利拉(石像)

  • “这就是我和我那亲爱的、说谎成性的同父异母妹妹贾思敏小时候玩游戏的地方。是你母亲和父亲同床共枕,然后生下你的地方。”
  • “我年轻的侄女,你学聪明了,不过切记,你是掌权的女性。随时会有人想办法让你闭嘴,或是把你烧成灰。”
  • “跟我来,亲爱的艾米丽,见识我将如何改造万物。”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