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但你能理解我的计划本应该奏效的?本应该奏效的!如果每个人都能服从命令的话。

—海勒姆·伯罗斯[1]

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官方也称为摄政王(Lord Regent),他是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女皇被刺杀一事的主谋。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他把女皇的死归咎于她的保镖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并在随后将其关押进了寒脊监狱

之后伯罗斯对于顿沃人民高压和腐败的统治导致了他们的不满和随之而来的叛乱。随着科尔沃清除了他的盟友、切断了他的资金来源并削弱了他支付城市卫队薪水的能力,这种不满变得愈发明显。然而,伯罗斯却并没有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是将城市的问题都归咎到了女皇,还有平民百姓们的懒惰和动乱上面[2]

伯罗斯在《耻辱》里充当了游戏前三分之二流程中玩家的主要敌手。他是“重返高塔”任务中的暗杀目标。

个人简介[]

Burrows flag02

伯罗斯的标志旗

在当上摄政王之前,伯罗斯担任着皇家间谍大臣一职。也是因此,他在工作中几乎不会受到任何监督和惩罚,其策划了一系列针对包括瓶街帮在内的顿沃帮派的间谍活动,甚至还制定了许多女皇都不知道的计划[3]

心脏揭示说伯罗斯患有一种需要将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的强迫症[4]。在《耻辱》游戏故事发生的几年前,他发起了一场内部调查,以铲除那些潜伏在顿沃政府内的叛徒,这让伯罗斯和女皇产生了矛盾;他声称女皇“作为一个轻信他人之人的本性”蒙蔽了她的双眼,使得她无法得知那些“必须”在他们这些人之间活动的间谍们所做的勾当[3]

同时伯罗斯认为女皇缺乏对于安全和秩序的关注,这让他感到很是苦恼,他说“(她)宁愿把时间花在跟皇家护卫待在一起上”。另外伯罗斯还不赞成女皇对于她女儿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的养育方式,说这个孩子缺乏管教而且还被宠坏了,并且认为其“花费在玩耍上的每一刻都是一种浪费”[3]

1835年,不知从何而来的鼠疫开始在顿沃城中肆虐,但没人知道的是,这场瘟疫是由摄政王本人引起的:他和他的随从们把携带着病菌的老鼠潘迪西亚大陆引进到了顿沃的贫民居住区,想要通过消灭穷人这种方法来消除贫困。但他们没有料到的是,鼠疫很快便失去了控制[1]

耻辱[]

合谋的伯罗斯和坎贝尔

勾结在一起的伯罗斯和坎贝尔

鼠疫爆发后,伯罗斯害怕自己的阴谋会暴露,因为女皇曾经命令他去调查这件事,寻找关于这一事件的证据。于是他委托了刺客道德(Daud)去暗杀女皇[5]以及绑架她的女儿,并在随后安排嫁祸给了科尔沃,计划择日将其处死以掩盖自己的罪责。在这之后,道德将绑架来的艾米丽交付给了伯罗斯的盟友彭德尔顿双胞胎(Pendleton Twins),而伯罗斯则通过国会选举当上了摄政王,接管了整个帝国

为了应对鼠疫,上位后的伯罗斯宣布建立起了隔离区,并下令将所有的鼠疫患者都送到水淹区等死。同时他还设立了死亡统计官这一职位[6],由大律师阿诺德·提姆什(Arnold Timsh)带领,负责清算那些鼠疫受害者的财产;不过因为权力的滥用,这最终成为了伯罗斯和提姆什等人用来中饱私囊的手段。此外他还在城市内大规模应用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发明的新型军事化技术——如光之壁电弧塔等等。

但就在科尔沃将被处刑的前一日,他在一个名为“保皇派”的秘密政治集团的协助下逃出了监禁,这个集团密谋推翻摄政王,科尔沃也成为了他们用来打击其统治基础的一把利刃。随着鼠疫的肆虐和伯罗斯腐败统治的施行,顿沃的情况愈发恶化,帝国内部也到处都是反对他的声音。而在科尔沃一个接一个清除掉其盟友后,他的政权也变得越发摇摇欲坠。

当科尔沃解决掉其政变同谋、高级督军萨迪斯·坎贝尔(Thaddeus Campbell)后,伯罗斯失去了来自众生修道院的宗教支持;清除掉彭德尔顿双胞胎使他失去了自己在国会中的投票集团,以及被这两兄弟囚禁在金猫中、原本伯罗斯打算拿来当作进一步提升自己权势筹码的艾米丽。而对他打击最大的则是其多年的情妇和财政支持者——波伊尔夫人(Lady Boyel)的出局,这意味着伯罗斯失去了自己的资金来源,以及为城市卫队支付薪水的能力。

最终,在一步步剪除掉摄政王的所有党羽后,科尔沃重新回到了顿沃塔,这次他的任务是消灭海勒姆·伯罗斯本人。在抵达目的地后,可以看到此时的伯罗斯已经是草木皆兵,整个顿沃塔都戒备森严。在低混乱度的情况下,此时他会待在塔内自己的卧室里;而在高混乱度的情况下,他会待在位于塔顶的安全屋中。但若是科尔沃在任务过程中引发了警报的话,那不管混乱度高低,伯罗斯都会逃往安全屋。解决他的方法有两种:科尔沃既可以直接杀了他,也可以通过窃取其放在保险箱中一张坦白自己罪行的声谱,然后在城市的宣传系统中播放以揭发他;这会使得伯罗斯被以叛国罪逮捕,从而结束他的统治。

命运[]

按照官方设定,伯罗斯最终的结局是遭到了逮捕[7],并在之后被依法执行了处决[8]

遗留影响[]

在《耻辱》事件结束后的四年里极端团体“摄政王派”建立,他们企图让帝国重回伯罗斯统治时期的独裁统治,并在后来实施过针对艾米丽的袭击[9]。后来摄政王派的成员遭到“皇家杀手”(The Crown Killer)杀害并被嫁祸给了艾米丽,导致后者的威信受到了严重打击。

性格[]

疾病、死亡和谋杀,这就是海勒姆·伯罗斯——摄政王——所带给我们的。

—心脏

Burrows single painting

摄政王海勒姆·伯罗斯

能够当上皇家间谍大臣,证明伯罗斯确实有着相应的能力,但他使用的手段多局限于绑架、谋杀和收买等,当其能力被用在治理国家上的时候就会显得捉襟见肘。伯罗斯本人宣称处理掉帮派只是“时间问题”[3],但事实是帮派日益猖狂。伯罗斯还非常的高傲自负,自认为可以引领帝国走上一条通往繁荣安乐的道路,但他却从不关心平民的死活,普通百姓在其眼中只是可以被随意牺牲的数字而已[1]

伯罗斯对于权力有着无限的渴望[3],在得到“摄政王”这个头衔后,为了稳固自己的统治,他在帝国中积极地建立起了关于自己的个人崇拜。为此伯罗斯在城市中到处树立他自己的雕像和悬挂他自己的画作,并在许多地方张贴有关其统治的宣传标语。甚至于伯罗斯还特地铸造了一种新的官方货币——所有钱币的正面都印刻着他的头像。

因为自身多疑偏执的性格,伯罗斯对于贾思敏女皇统治时期顿沃塔对外开放的情况感到十分不满。而等到他当上摄政王的时候,他选择紧闭大门[10],并在塔内布置了重兵防御。另一边伯罗斯还赋予了城市卫队更多的特权,同时还在城市内广泛运用了索科洛夫的科技,好似这样就可以保护帝国的安全。但实际上他统治下的城市卫队腐败不堪,这些科技绝大多数也都没有得到正确的使用[11]

在盟友方面,伯罗斯将坎贝尔视作左膀右臂,但坎贝尔却心怀鬼胎,甚至在暗地里称他为“蠢货”[12]。彭德尔顿双胞胎会把在国会的选票投给他也只是因为其付出了足够的利益。而在伯罗斯的财政支持者——他的情妇波伊尔夫人被解决后,因为无法再为城市卫队支付薪水,他也完全丧失了管理城市卫队的能力。但就算这般众叛亲离,伯罗斯也并没有反省自身,他依旧将错误怪到别人头上。而这也注定了他的结局。

趣闻轶事[]

  • 游戏中伯罗斯的配音演员是克里斯多佛·塔柏(Kristoffer Tabori,美国导演、影视演员,曾执导电影《追击》)。
  • 伯罗斯和道德之间的通信表明,其实原本将女皇之死嫁祸给科尔沃并不在计划之中,但因为那天其提前返回了顿沃塔,所以才导致出现了意外。不过伯罗斯也在信中说,他对于道德在现场的“即兴表演”感到很满意。
  • 如果科尔沃在“重返高塔”任务中对伯罗斯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那么摄政王便会成为除保皇派成员以外、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之一。
  • 伯罗斯可以注意到自己的保险箱是否被打开,并会对此作出反应。
  • 和其他所有暗杀目标一样,如果科尔沃决定使用从正面杀死伯罗斯的话,那么便会触发一段特殊的处决动画:科尔沃会先将刀刃刺入伯罗斯左肩,随后掐住他的喉咙,将其身体转向前方;接着他会从伯罗斯背后拗断他的脖子,最后将其身体转回,并在伯罗斯倒地前从他肩膀上拔回自己的刀。
    • 如果伯罗斯是被用刀从背后暗杀的话,那也会触发一段和其他暗杀目标相同的处决动画:科尔沃会先是抓住伯罗斯的后衣领将其身体转向自己,接着一刀刺中他的胸部;然后在其向前倒下的时候再从上方刺入他的后颈。
  • 如果科尔沃在伯罗斯被逮捕的时候对其使用“附身”,那么守卫便会攻击他。而如果科尔沃对一名逮捕其的守卫使用“附身”,那么伯罗斯便会逃跑。
  • 在刚进入顿沃塔的时候,可以看到伯罗斯正在通过一个由安东·索科洛夫发明的折射透镜系统与负责塔内安全工作的托拜厄斯将军(General Tobias)进行影像交流。
    • 如果科尔沃上前与折射透镜互动的话,那么伯罗斯便会由此得知他的到来,并在随后逃往安全屋。
  • 当科尔沃潜行到伯罗斯身边时,可以听到他的一些自言自语。内容包括其对于科尔沃越狱和艾米丽从金猫失踪后去向的疑惑,以及一些关于他那些被科尔沃解决掉的盟友们的哀叹。
  • 游戏中的伯罗斯会有概率既不出现在在自己的卧室,也不出现在安全屋中。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广播他的罪行来触发其被逮捕的事件才能让伯罗斯出现。
  • 《耻辱2》的开场剧情中,可以短暂看到伯罗斯出场。

声音[]

描述 声音
在女皇被暗杀前伯罗斯对科尔沃说的话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