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一旦你开始下令杀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余的一切就都只是细枝末节而已。

—安东·索科洛夫评价哈夫洛克

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的前盟友。他曾是格里斯托的海军上将,但因为拒绝服从摄政王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的命令起航而遭到了免职。后来他和特雷弗·彭德尔顿(Treavor Pendleton)、蒂格·马丁(Teague Martin)一起创立了保皇派,目的是为了将帝国的合法继承人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重新迎回皇位。在他的计划实现后,哈夫洛克接过了摄政王的衣钵并背叛了科尔沃,他也因此成为了《耻辱》游戏流程最后的三名主要敌手之一。

耻辱[]

在女皇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被暗杀、她的女儿艾米丽被绑架后的某个时间点,哈夫洛克组建了保皇派。由于哈夫洛克在鼠疫爆发的几年前就成为了狗圈酒吧的所有者,于是他便利用这个饮酒场所作为了保皇派的作战基地。

Havemart

哈夫洛克和马丁向科尔沃介绍下一个任务的基本情况

作为保皇派的领袖,哈夫洛克在蒂格·马丁的帮助下,策划了科尔沃·阿塔诺从寒脊监狱越狱的计划,并在随后为了完成推翻摄政王、营救艾米丽这一终极目标委任了科尔沃去执行了若干项任务。

在《耻辱》的整个游戏主线中,哈夫洛克在狗圈酒吧他自己的房间中一直有更新着他的日志,其中详细记录了他的想法和感受。他对科尔沃完成了他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壮举表示过钦佩(例如,他认为科尔沃只有“五分之一”的成功率可以成功逃出寒脊监狱[2]),同时表达了对于科尔沃的技艺以及他可能对他们未来造成威胁的担忧[3]

在海勒姆·伯罗斯倒台之后,哈夫洛克、马丁和彭德尔顿背叛了科尔沃,他们给他下了毒,并把他留下一个人自生自灭。为了掩盖他们和科尔沃所做一切之间的关系,这三名保皇派领袖杀害了许多其他的保皇派成员,并在狗圈酒吧安排了城市卫队,说这是“发现了”保皇派的秘密基地。随后,他们对外宣称是自己“营救”了艾米丽,并借此以她的名义掌控了朝政大权,哈夫洛克自己成为了新的摄政王。除此之外,哈夫洛克还自封为帝国海军舰队元帅和联合军最高指挥官。在得知科尔沃未死之后,哈夫洛克和彭德尔顿、马丁一起挟持着艾米丽逃往了王雀岛

命运[]

低混乱[]

Havelock and orchids

低混乱度结局中的海军上将哈夫洛克

哈夫洛克可以在灯塔顶层被找到。发现他的时候彭德尔顿和马丁都已经死在了一边的桌子旁,且二人明显都是遭到了毒杀。此时可以看到哈夫洛克在自言自语地诉说着他计划的失败和科尔沃那即将到来的复仇,他已经屈从于自己的内疚和极端的偏执。

这时科尔沃可以选择上前与哈夫洛克互动得到关押艾米丽房间的钥匙。如果没有与他发生暴力冲突,那么哈夫洛克就不会攻击科尔沃,他会面向旁边的壁炉,并在交出钥匙之前与科尔沃有一段简短的对话。但当科尔沃在他面前直接拿走钥匙的时候,哈夫洛克就会开始攻击科尔沃,不过科尔沃也可以选择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取走钥匙。

高混乱[]

0 havelock

科尔沃抓住哈夫洛克的手臂

哈夫洛克会被发现在王雀岛伯罗斯灯塔的顶上挟持着艾米丽作为人质,站在一条没有护栏遮护的过道边缘处——一个致命的坠落地点上。如果接下来科尔沃不采取行动或者接近哈夫洛克的距离过近的话,那么上将就会抓着艾米丽一起从塔顶跳下去摔死。而如果科尔沃设法在哈夫洛克跳下去之前接近他(“瞬移”和“扭曲时间”是最常用的方法),那么便可以救下艾米丽,徒留哈夫洛克一人坠落身亡。若是科尔沃使用远程攻击或者异能杀死哈夫洛克,那他也会从塔顶坠落,但艾米丽会在落下时会抓住台子的边缘。之后科尔沃可以把艾米丽拉上来,但如果科尔沃采取行动的时间太长的话,艾米丽依旧会摔死。在高混乱度情况下采取非致命手段解决哈夫洛克是可行的,能够通过各种方法实现:比如说可以先“附身”哈夫洛克然后再勒晕他。

性格[]

哈夫洛克海

哈夫洛克看着瑞哈文河

哈夫洛克上将见过的尸体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看过的都多。

—机械心脏

哈夫洛克身为保皇派的领头人,平时表现的既威严又富有魅力。他会回答艾米丽的奇怪问题,也会向科尔沃表现出诚意。但千万不要被他这副外表所欺骗了,他十分的卑鄙、残忍和嗜血[4]。在科尔沃为保皇派赢得一切后,哈夫洛克主动参与并谋划了毒杀他的阴谋。尽管哈夫洛克知道自己的行为并非正确,也对此表示了忏悔,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做出改变。

哈夫洛克对于长期处于陆地上感到不安[5],一直梦想着能和他的海军能再一次扬帆起航。

趣闻轶事[]

  • 游戏中哈夫洛克的配音演员是约翰·斯拉特里(John Slattery,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电影《复仇者联盟4》中饰演角色“霍华德·史塔克”)。
  • 心脏所说,哈夫洛克曾经有个酷爱艺术的弟弟,但在九岁时夭折了,哈夫洛克非常爱他[6]
    • 对于彭德尔顿在他的兄弟们死后一直郁郁寡欢的反应,哈夫洛克曾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如果他的亲弟弟现在还活着的话自己是否能够下手杀了他。而他的结论是,如果对事业有必要的话,那他会这么做的。
  • 据游戏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原本在推特透露,哈夫洛克很可能有一个“专横的父亲”(也是一名海军)[7]
  • 在狗圈酒吧暂住期间,哈夫洛克曾在自己日志中的一条记录里怀疑过科尔沃就是艾米丽的生父。
  • 塞缪尔·比奇沃斯(Samuel Beechworth)说他曾经在哈夫洛克手下的海军服过役,尽管他怀疑哈夫洛克是否还记得自己。
    • 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之后与哈夫洛克的一段对话中,上将会说塞缪尔看起来很眼熟,尽管他说不上来为什么。
  • 心脏说哈夫洛克曾为了金钱和娱乐而杀过人和鲸鱼[8],还说他“嗜血”[4]
  • 尽管在官方的叙述里哈夫洛克是因为拒绝服从海勒姆·伯罗斯的指挥而被排挤出海军的,但心脏指出他曾经在女皇被谋杀之后试图掌控过军队[4]
    • 塞西莉亚(Cecelia)对科尔沃讲述过哈夫洛克的过去,但她也承认自己对这段故事的了解并不是十分清楚。
    • 在被排挤出海军后,哈夫洛克曾考虑过去当一名海盗,直到他决定组建保皇派为止。
  • 和其他所有暗杀目标一样,如果科尔沃决定使用从正面杀死哈夫洛克的话,那么便会触发一段特殊的处决动画:科尔沃会在哈夫洛克掏出手枪时一刀刺穿他的小臂,然后科尔沃会把哈夫洛克拿枪的手对准他自己的头,并迫使其扣动扳机。这一动画后来也被应用在了《顿沃之刃》中的邦德瑞·罗斯韦德(Bundry Rothwild)身上。
    • 如果哈夫洛克是被用刀从背后暗杀的话,那也会触发一段和其他暗杀目标相同的处决动画:科尔沃会先是抓住哈夫洛克的后衣领将其身体转向自己,接着一刀刺中他的胸部;然后在其向前倒下的时候再从上方刺入他的后颈。
  • 哈夫洛克有着超乎寻常的拼刀技术,甚至比道德(Daud)还要强。想要在拼刀中击败他是非常困难的,即使是有“交锋”的升级和“击剑者”骸骨护符也一样。哈夫洛克的生命值要比普通人多一些,并且他和城市守卫官一样,都擅长格挡、闪避和踢击。但除此之外,哈夫洛克并没有任何其它额外的战斗技巧。
  • 哈夫洛克在警觉搜索科尔沃和与之战斗时候说的台词与城市守卫官相同。
  • 《耻辱2》的开场剧情中,可以短暂看到哈夫洛克出场。
  • 在漫画《耻辱:女皇与俗人》第一期第一页中,透露了在官方设定里哈夫洛克的最终结局是被科尔沃从背后割喉杀死。在漫画的第二期中艾米丽还重申了这一事实。
  • 据哈维·史密斯所说,最开始游戏中还有另一个保皇派成员,是一个名叫“约翰”(John)的商人。但在游戏开发过程中,约翰这个角色被与哈夫洛克进行了结合[9]

声音[]

描述 声音
哈夫洛克谈及自己的舰队
哈夫洛克设想自己如果还年轻的情形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