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我是走私客、销赃犯,或许还是叛徒,要看你问谁。

—比莉·勒克[3]

比莉·勒克(Billie Lurk)道德(Daud)的副手和他在DLC《顿沃之刃》中的同伴。是她告知了道德那艘名叫“黛利拉号”的捕鲸船的位置,并协助道德执行每一项任务。在 《耻辱2》中她以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同伴的角色出场,并担任主角的船夫,为主角提供交通支持。在之后的游戏《耻辱:界外魔之死》和小说《耻辱:隐藏的恐怖》中,她成为了主角。

个人简介

1813年炉床月2日[2],比莉·勒克在潘迪西亚大陆海岸众多小岛的其中一个上出生,她的父母中有一方是来自群岛之外的外国人[4]。虽然是外国人的孩子,但比莉从小在顿沃长大[4],她早年和自己酗酒的母亲在一起生活[5]

因为从小在家里不受欢迎和遭受虐待,比莉很早便离开了家。为了能够不沦落成为清理水沟的工人和出卖肉体的童妓[5],她开始了自己那业余的偷窃和暗杀生涯。不过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渴望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抛开这些活计,并成为一名船长。

后来,比莉遇到了迪尔德丽(Dierdre),两人成为了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这段感情阻止了她想要自杀的念头,并且二人在之后还发展成为了恋人[6]

不幸的是,迪尔德丽在后来被一个“花花公子”殴杀,为了复仇,比莉谋杀了这个杀害自己女友的凶手。但她不知道的是,自己杀死的那个人是索科诺斯公爵的儿子——拉得尼斯·阿比尔(Radanis Abele)[7],她也因此成为了顿沃地下社会的弃儿。由于她是一名在逃通缉犯,而且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也都对于其被逮捕这件事乐见其成,比莉在任何她试图寻求庇护的地方都遭到了驱逐[5]

在迪尔德丽死后,比莉实际上一直有监视和记忆那些与她死亡有关之人的容貌。其中有三名城市卫队的成员,比莉记住了他们的声音和容貌,这三个人在迪尔德丽被杀时就站在一旁袖手旁观。终于在一天晚上,她设法找到了三人,于是比莉拔出自己的向他们冲去,想要为迪尔德丽报仇。但在这过程中她不小心被一块草皮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不过她的这一失误并没有引起守卫的注意,而且延迟的这一会功夫还让比莉亲眼目睹了一名神秘刺客随后出现,迅速杀死了三人[8]

在目睹了这名刺客轻而易举地完成三次刺杀后,比莉被他的技术深深吸引,于是她决定跟踪这个人。而这名刺客——也就是道德,其实早就注意到了比莉的存在,但他默许了其尾随自己回到基地,并在那里和她展开了正面对峙。在对峙过程中,比莉表现出来的技巧和面对可能会到来的死亡时的勇气给道德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他饶了比莉一命,并给了她一个和自己一起接受训练的机会[5]

在1829年加入“捕鲸人”组织后[2],比莉开始密切地关注道德,学习他的技艺。同时她也舍弃了自己当初想要成为一名船长的梦想,转而选择追随道德的脚步,希望成为一名职业杀手。

顿沃之刃

你不介意我跟着吧?只是想确保一个老头子的安全而已。

—比莉对道德

TKD Billie2

比莉正在攻击一名城市守卫官,道德在一旁观察

在顿沃之刃中,比莉在每个任务里都会协助到底进行侦察和收集情报,以此来简化他的工作。当道德遇到特殊事件的时候,她也会出现与之互动:比如在屠宰场街发现破布奶奶(Granny Rags)的配方、在提姆什家里找到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的雕像、以及当道德来到DLC中单独的界外魔神龛前之时。比莉偶尔还会在任务结束时对道德所做的一些选择作出评论(特别是关于他解决目标的方法),她的行为也会受到道德混乱程度的影响。

在DLC的结尾,道德会发现比莉其实早就暗中和黛利拉勾结在一起,背叛了自己,并且还计划亲手杀了他。比莉认为道德在刺杀了女皇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后变得软弱和动摇了,于是她决定推翻其在捕鲸人中的首领地位,然后自己取而代之。为此,她将刺客藏身处的位置透露给了黛利拉。而黛利拉则将位置告知给了督军,引诱他们来把刺客一网打尽,比莉也获得了新的任务——亲手杀死道德。

Screens04 billie2

比莉反目

如果在DLC结尾的时候游戏是高混乱,那么比莉认为到底必须被取代的信念便不会产生动摇,她会向道德发起决斗以争夺首领的位置。而在道德胜出后,比莉会说他们的关系注定会以这种方式结束,因为这是他们作为刺客的天性。之后道德可以选择直接杀了她,但也可以选择使用昏睡飞镖或者窒息尘之类的手段使其失去知觉来饶她一命。

Billiefleeingdunwall

离开顿沃的比莉

如果是低混乱度,那么比莉将会无法下手杀害道德,她会说道德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样软弱,还认为他“值得更好的”。之后比莉会将她的命运交与道德,由他来决定是杀死还是放过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道德选择杀死比莉,那么她将不会作任何抵抗,引颈就戮;事后界外魔(The Outsider)会评论说比莉按照道德教她的方式过着自己的人生,并且死而无憾。而如果道德选择放过比莉,那他会命令其离开捕鲸人和顿沃。而比莉也会欣然答应,并前往帝国遥远的另一端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尽管她背叛了自己的前导师,但比莉在走的时候还是会在道德的房间里留下一张字条。并且之后如果道德被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杀死,那么比莉还会回来参加他的葬礼。

作为官方的结局,比莉最终是得到了道德的饶恕。而她在之后先是自我隔离了一段时间,在确认自己没有染上鼠疫后,她便悄悄离开了顿沃,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沃姆伍德骗局

在漫画《耻辱:沃姆伍德骗局》第四期的最后,一个位于时间线几年后的比莉穿越时空出现,救下了被绑架的城市守卫官玛莎·柯汀斯(Martha Cottings)。并且她告诉玛莎说“事情必须按照他们的方式发展”,这暗示了比莉对于后续将会发生的一些事件有所了解,但她决定不加干涉。

在后来的小说《隐藏的恐怖》中,有对比莉穿越时间能力的原理和由来进行解释。

耻辱2

在《耻辱2》中,比莉化名为梅根·佛斯特(Meagan Foster),成为了主角的盟友。关于其在游戏中经历的详情,请参照该页面。

在官方剧情里,艾米丽(Emliy)最终是选择饶恕了比莉[9],而她也在游戏结局时踏上了寻找昔日导师的旅途。

道德归来

在小说《耻辱:道德归来》中,开头的内容承接了《耻辱2》游戏的开场剧情:时隔十五年,重新回到顿沃的道德通过一个小型望远镜看到了艾米丽逃离顿沃塔,然后去往比莉的走私船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的情景。

之后,在道德追寻能够杀死界外魔的武器双刃刀的过程中,他被德夫林夫妇诓骗,引诱至了他们所设的埋伏之中。而就在这时,一个从三年之后穿越时间来到现在的比莉出现在道德面前,尽管此时的她相比道德记忆中的样子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但他还是认出了这位自己的前副手。随后比莉一边请求道德不要轻举妄动,一边自己出门凭借从三年后带回来的双刃刀与德夫林夫妇安排的伏兵展开了激战。不过战斗过程中比莉寡不敌众,不小心将手中的双刃刀掉落在地。然后尽管她拼命阻止,但刀还是被从屋内走出的道德捡起;接着道德凭借这柄神器的力量杀死了在场所有的敌人,不过他也因此脱力陷入了昏迷。

两天后,当道德醒来之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比莉安置在了奇林·金朵希(Kirin Jindosh)的故居中。在那里,比莉对他解释了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原来这已经不是比莉第一次穿越时空了,她之所以多次尝试,就是为了能够救下道德。因为只要道德在她失去双刃刀后将其拿起,那他的最终命运都将会是在不久之后患上一种要其性命的疾病;不过因为时间已经受到了干扰,道德获得双刃刀的那一时刻已经固定了,所以尽管比莉多次试图改变,但却都无济于事。之后比莉在告诉道德说他们不久后还会再次相见,并给其留下了一小瓶艾德迈尔特效药后,她便穿越回到了她自己的时间线。

界外魔之死

比莉,不用多说。光是你出现在我面前就够了,我需要你的帮助。(……)最后一项工作。一切的罪魁祸首……邪教、黑魔法、我手上这个印记。我们得除掉那个黑眼混球本人。

—道德

道德和比莉

比莉和道德

在《耻辱2》事件结束几个月后,比莉返回了卡纳卡,并调查到了道德被关在由无眼帮经营的艾尔巴卡浴场当中这一消息。于是她在之后前往那里救出了道德。而道德在获救后却向比莉提出了一个超乎寻常的请求:希望她能够帮助自己杀死一切事件的元凶——界外魔。虽然暂时无法理解此事,但比莉还是同意了下来,随后二人便返回了恐怖鞭痕号。

回到船上后,作为二人目标的界外魔突然出现在了比莉的面前,并夺走了她的右眼和右臂,然后赋予了其一只被称为“神眼之银”的新眼睛和一只新的黑色碎片手臂。这让比莉可以使用一系列特殊的超自然能力,并能观察到虚空之境对于现实世界的影响。虽然不知道界外魔此举的意图,但她还是决定好好利用这份力量。

之后比莉按计划独自前往了上赛里亚区,寻找有关无眼帮和双刃刀的线索。通过调查,她成功找出了三名无眼帮头目的身份,并得知了双刃刀被存放在了其中一人——朵洛雷斯·麦克斯(Dolores Michaels)的银行当中。然后她还从另外两名头目——歌剧歌手单云(Shan Yun)和城市行政官依凡·贾柯比(Ivan Jacobi)的手中取得了存放双刃刀保险柜的钥匙。接着在返回船上计划了一番进入银行的途径后,比莉便再次动身前往了上赛里亚区。

到达银行后,她先是设法取得了朵雷洛斯手中的银行金库钥匙,然后成功进入了金库,拿到了其中的双刃刀。而就在比莉触碰到双刃刀的那一瞬间,界外魔再次出现在了她面前;他表示说自己和比莉其实是同类型的人,都是在遭到遗弃后被杀人犯收留的人。随后他还告知了比莉道德已经在恐怖鞭痕号上死去的消息,这让听闻了这件事的比莉心中一惊,于是她即刻返回到了船上。

在回到恐怖鞭痕号上后,比莉发现道德确实已经去世。伤心的她选择将自己的船付之一炬,当做了道德的火葬柴堆。此外道德在临死前还留下了一张声谱给比莉,在录音中他与比莉告了别,并和以前的自己,还有与自己这位前学徒之间过去的经历进行了和解。比莉则发下誓言,说自己一定会完成他的遗愿。

然后比莉追寻线索前往了皇家美术馆,但此时这个地方已经被由众生修道院派遣、巡回副督军阿尔瓦罗·卡多扎(Álvaro Cardoza)和高级神谕姐妹莱娜·罗瑟文(Lena Rosewyn)率领的净化小队所控制。不过在耗费了一番功夫后,比莉最终还是从罗瑟文身上拿到了一份有关从杉德瑞山峰通往虚空之境确切位置的银图。在使用投影仪查看过银图内容后,她立即启程前往了图像中的地点。

在到达杉德瑞山峰后,比莉明白自己已经非常接近界外魔了。这时其再次出现,并告诉比莉说此地盘踞着当初创造了他的邪教组织——界外魔邪教团。此外界外魔还表示他知道比莉现在满脑子都是想要实现道德的遗愿杀了自己,但她依旧还有机会作出不同的选择。

之后比莉在一步步深入此地接近界外魔的同时,她也通过邪教徒的只言片语和资料更加深入地了解到了界外魔到底是什么,并且目睹了这些人数千年以来在这里所做的疯狂行径。最终比莉设法进入虚空之境,到达了界外魔肉身的所在地——仪式之舱。此时她距离自己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

但让比莉没有想到的是,她在虚空之境中遇到了道德的灵魂。此时的他身形模糊且起伏不定,甚至在一开始都认不出比莉来。他会鼓励比莉去终结界外魔,比莉将在这里面临一个选择:是否杀死界外魔。

如果比莉最终杀死了界外魔,那么道德会和她说一切都结束了,但比莉会断言说自己仍然是个杀人犯,且这点永远不会改变。在这个结局里,道德没有找到平静,他的灵魂注定要永远在虚空之境中徘徊。

而如果比莉决定不杀死界外魔,那么她会将界外魔在其还是个凡人时所遭遇的一切告知给道德,并提醒道德他曾经是如何宽恕自己的,从而说服其放界外魔一条生路。最终道德同意了比莉让他通过说出界外魔名字这一方法来放其自由的请求。在释放了界外魔之后,道德和比莉做了最后的告别,因为他找到了平静,所以他的灵魂也随之消散。

隐藏的恐怖

在《界外魔之死》事件过去一年后,比莉开始经常受到噩梦侵扰,同时神眼之银的魔法力量也停止了,双刃刀也拒绝回应她的召唤。为了能够安稳入睡,比莉开始求助于一种名为“绿女士”的草药,但因为使用得过于频繁,她的草药补给快要用完了。为此比莉只能冒险前往沃姆伍德路购买。

在那里,她遇见了一个名叫海沃德·伍德罗(Hayward Woodrow)的前督军,他持有一把由虚空陨矿制成的刀。当其拿出刀施展某种原始的魔法时,比莉那沉寂许久的右眼再度出现了反应。这让她意识到界外魔的消失使得虚空之境变得不稳定了起来,其对于现实世界的侵蚀正在加剧。明白事情不妙的比莉于是前往了自然科学院,试图向那里的自然科学家们呼吁这个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

尽管比莉认识安东·索科洛夫,但她的呼吁却并没有引起重视。而就在比莉准备离开时,一个名叫德里布纳(Dribner)的自然科学家找上了她。原来德里布纳早就对最近频繁出现的虚空裂隙展开了研究。他告诉比莉说所有裂隙都是相连的,若是让它们继续不断蔓延的话,那最终结果就是整个世界都会被毁掉。而现在裂隙不断扩大的原因应该是有人为因素在其中产生影响,想要阻止它继续扩大的话,就必须先找到扩建者才行。不过因为界外魔已经消失,所以那些持有他印记的人也都失去了与虚空之境的联系,现在能够办到这件事的,就只有不使用界外魔印记也可以与虚空之境建立连接的比莉了。

通过使用神眼之银对虚空裂隙进行探查,比莉找到了其正在被人为扩建的地方——漠利最南部的城市艾尔巴。那里前不久出现了一条几乎将整个城市一分为二的巨大裂隙,这使得当地的统治平衡遭到了破坏,因此漠利的两名共同统治者——布里亚姆(Briam)国王和恩妮亚(Eithne)王后刚在此地进行了一次为时三天的内战,给艾尔巴城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为了获得更多情报,比莉在随后只身踏上了前往那里的旅途。

经过四十天的航行后,比莉终于抵达了艾尔巴,此时内战已经结束,城市正在重建之中。在那里,她发现了一条通往虚空裂隙的巨大堤道。通过调查,比莉得知这条堤道的建设方是一家叫利维坦公司的企业,以及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名叫迈尔斯·塞弗林(Miles Severin)。同时她发现利维坦公司已经研究出了一种让人可以利用符文进入虚空之境的技术。而他们表面上对外说招募工人是为了建设堤道,实际上他们的真实目的是把工人送入虚空之境,让他们去开采那里的虚空石——这种虚空产物可以被作为强大的燃料来使用。

在调查过程中,比莉不小心被利维坦公司的人发现,他们将其抓住带到了塞弗林面前。在看到比莉的右臂和右眼都是由虚空石构成的后,塞弗林打算把它们都砍下来,然后将比莉送去研究。但就在这时,有人前来说恩妮亚王后要召见她。无法违抗命令的塞弗林只得放比莉离开,任其被带往了王宫。

在来到王宫后,比莉惊奇地发现王后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之后她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布里亚姆和恩妮亚二人应该与虚空之境和利维坦公司有所联系。于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开始使用神眼之银探索这座宫殿。在这一过程中,比莉发现恩妮亚与虚空之境有着很深的联系,甚至和自己一样,有部分已经被虚空同化了。之后,她又被神眼之银指引着前往了王室的墓穴。

调查途中,比莉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当她最终在墓穴中找到一处虚空裂隙的时候,那个跟着她的东西突然出现,并冲入了裂隙之中。而这个东西,便是超自然生物“虚空之影”,它拥有通过虚空裂隙穿越时间的能力。而比莉在发现其穿越到过去自己与道德初次相遇那天并打算杀死道德时,她也跟着跳入了裂隙中,与之展开了缠斗。在这一过程中,比莉与虚空之影穿越了好几个时间线,目睹了其对于历史上一些重大事件的改变与破坏。最后她成功击伤了虚空之影,但比莉自己也因受伤失去了抵抗能力。就在这危难之际,一个来自未来的比莉出现,击退了虚空之影,救下了现在的自己。

之后未来的比莉告诉现在的比莉说,其实虚空之影就是王后恩妮亚,是她使用了某种神器后产生的投影。因为比莉拥有特殊的眼睛和手臂,所以她周围的时间流动与其他地方不同,她是独立于时间之外的;也是因此比莉也可以通过控制虚空裂隙来穿越时间,并能够修复那些被虚空之影破坏的时间线。而因为和现在的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便越可能使时间线发生一些不可逆转的改变,于是未来的比莉在帮助现在的比莉重新召唤出双刃刀后,其便穿越时间离开了。

随后比莉决定去找布里亚姆,打算从他嘴里撬出一些信息。只不过这位国王早有准备,他安排了一群包括迈尔斯·塞弗林在内、全副武装的利维坦公司员工控制住了比莉,并没收了她召唤出来的双刃刀。但就在这时,虚空之影突然出现,袭击并打倒了塞弗林等人,带走了双刃刀和布里亚姆。紧接着一名利维坦员工趁机帮助比莉逃脱了控制,而这名员工其实是进行过伪装的玛莎·柯汀斯,只不过此时的比莉还不认识对方。

随后比莉通过对塞弗林进行审问,迫使其使用符文逃入虚空之境。而这也正是比莉的目的,她紧随着塞弗林一同进入其中,并于虚空之境中的王室墓穴里再次见到了虚空之影。此时其正将恩妮亚的原身和布里亚姆一起放在一座祭坛上——这座祭坛就是数千年前邪教团用来创造界外魔的祭坛。它通过使用双刃刀将二人献祭来吸取了祭坛的力量,成为了一个更具有物质形态的实体。接着虚空之影说自己需要进食,然后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时塞弗林才终于将一切都对比莉和盘托出:原来自从界外魔消失后,恩妮亚也和比莉一样受到了噩梦侵扰。为了治愈她,布里亚姆尝试了不少方法,甚至包括研究异端物品,为此,他还找上了利维坦公司。之后虚空裂隙出现了,布里亚姆发现了其中的虚空石作为燃料的潜力,于是原本作为惠民项目的利维坦堤道变成了战争项目。他在这里训练军队、制造飞艇,等到准备充足的时候,只需几个小时,布里亚姆就能控制格里斯托全境。之后他们还在虚空之境中发现了创造界外魔的祭坛,并且将之移动到了现实中。通过研究,布里亚姆发现了一些祭坛的使用方法,并打算将之用于战争,恩妮亚也成为了他的实验对象——虚空之影就此诞生。但恩妮亚极其反对此事,双方因此爆发了内战,最后还是布里亚姆通过利用祭坛控制住她才结束了战争。而王后也不甘心被控制,她通过穿梭时间得知了比莉手上有可以使自己摆脱控制的双刃刀。于是她在之后比莉被塞弗林抓住时派人将其带到自己身边,并最终设法从其手中获得了双刃刀。

随后比莉想起虚空之影临走时说过它需要进食,而它所需的食物就是虚空石,于是她和塞弗林一起穿梭到了之前的虚空石矿场。而当他们赶到时,虚空之影已经吸收了大量的虚空石,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怪物。利维坦公司也派出了军队前来阻击,不过此时它已经变得太过强大了,军队的攻击并没有多少奏效。但比莉发现,虚空之影在击毁一架以虚空石为燃料的飞艇时,引发的爆炸给它自己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这让比莉有了破敌之法,于是她将一架飞艇装满虚空石,打算驾驶其对虚空之影来一次自杀式袭击。

不过在袭击中途,因为后悔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塞弗林选择将比莉从飞艇上推了下去,然后独自一人冲向了虚空之影。紧接着伴随一阵剧烈的爆炸,塞弗林与之同归于尽。比莉也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晕了过去,而她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便是匆忙赶来的玛莎·柯汀斯。

之后玛莎驾驶飞艇把比莉送到了顿沃,并且还将捡到的双刃刀还给了她。接着比莉还再次见到了艾米丽和德里布纳。小说故事的最后则承接了漫画《沃姆伍德骗局》结尾的剧情,比莉询问玛莎她们是何时认识的,得到的回答是多年前其在科尔沃手下效力的时候。这让比莉明白,自己是从未来穿越回过去与玛莎相见的。同时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可以穿越到那些被虚空之影破坏的时间线,然后对其进行修复——就像未来的自己所做的那样。而进行这件事的第一步,便是询问玛莎她们初次见面的时间与地点。

性格

捕鲸人时期

那就是你要找的人吗?好吧,她真的有点贱。而且这艺术作品真是没救了。

—比莉对于黛利拉雕像的评价

Lurk5

对着黛利拉的雕像发表看法的比莉

比莉是一个严肃而率直的女人,她总是会专注于自己手头上的任务,想着如何最好地去完成它。其在与别人接触的时候言语非常直白,对于那些不喜欢的人,她会非常直率地表露自己对其的看法:比如其会评价黛利拉说她“有点贱”。比莉还以严酷的复仇和伸张正义为乐,对于那些其觉得邪恶的人,她会希望他们能够痛苦地死去。像是在目睹阿诺德·提姆什(Arnold Timsh)被杀后,比莉就会说这让她感觉“神清气爽”。

比莉的性格会随着道德的混乱程度而变化:例如,在“征用权”任务开场的时候,如果是低混乱度,那么她就会选择把挡路的守卫勒晕;而如果是高混乱度,那比莉就会直接将其杀死,并且还会说“再多一具尸体也没什么,对吧?”

比莉一开始非常尊重道德,她会毫无异议地服从道德的指令,把他当作自己模仿的对象。但在暗杀女皇的行动过后,比莉对于其的崇敬开始动摇,她对道德的最终反应取决于其在《顿沃之刃》结束时的混乱程度。如果是高混乱,那么比莉将会试图实施自己篡夺其地位的计划,并声称她和道德的“天性”不会允许二人的关系以任何其他的方式结束。而如果是低混乱,那么比莉对于道德的敬意就会压过她想要取而代之的野心,她本人也会选择束手就擒,将自己的命运交与道德决定。

比莉还对界外魔非常感兴趣,曾一度幻想过自己见到他时会是什么样子。

十五年后

这些年来,想到我甚至乞求杀手的原谅,就觉得好笑。有时候,慈悲的杀伤力比刀刃还大。

—比莉·勒克[3]

比莉看着自己的倒影

比莉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倒影

在退出捕鲸人后,比莉隐姓埋名来到了卡纳卡,买下一艘轮船成为了一名走私客。在此期间,她结识了归隐的索科洛夫,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她和索科洛夫都非常关心彼此,尽管在日常生活中时有斗嘴,但是内心里他们都把对方当做自己重要的伙伴[10]。虽然索科洛夫说两人的关系是“朋友”,但其实他和比莉之间的感情更类似于父女。另外比莉还从未真正忘记过自己“比莉·勒克”这个名字背负着的过往,这一点于她能够对在听闻真相后可能会杀死自己的艾米丽坦白一切,以及在游戏结尾中她去寻找自己昔日的导师这两件事上都能得到证实。

当时间来到《界外魔之死》事件时,比莉已经不像还在捕鲸人时那样痴迷于界外魔了。相反,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她已经开始对界外魔那一直以来对待凡人冷漠而诡秘的态度感到反感。比莉对她退隐之后的十五年生活表示了自嘲,并对道德当年到底该不该放过自己这一点感到怀疑。比莉也开始对很多事情进行思考,例如她会思考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11]。而她的直率也依旧存在,当比莉得知伊凡·贾柯比热衷于“导入输液”时[12],她会厌恶地评价说这群人“真是有病”。对于伊留泰里欧·西恩富戈斯(Eleuterio Cienfuegos)死后其资产被没收拍卖一事,她也会直白地表示“有钱人往往是最令人作呕的偷盗者”。在道德去世后,比莉给这个对其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举行了她所能做的最好的葬礼,之后还独自一人哭了一场。比莉深知被给予第二次机会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她明白杀戮并不是一切的解决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最终恳求道德放过界外魔。

技巧与能力

BillieLurk transversal 01

使用“瞬移”的比莉

在《顿沃之刃》中,比莉展现出了拥有“瞬移”和“棘刺”——从左手发射出多个暗镖的能力。另外她还可以使用“爆破飓风”——发动时就像尖叫一样,但其只会在决斗刚开始的时候使用这个能力。和道德一样,比莉也拥有强化的生命力,以及对于“扭曲时间”、昏睡飞镖和火焰燃烧的免疫力。同时她也不像普通敌人那样,会被一击毙命。

1684033648734

比莉用“前瞻”标记使用“易位”

到了《界外魔之死》的时候,比莉的右眼和右前臂被虚空造物代替,这让她能够使用更多的虚空魔法,并让她还可以使用一些其它的虚空神器。游戏中的比莉会使用三种超自然能力:“易位易位”允许她通过与一个影子替身互换位置来向任何方向进行远距离传送;“盗貌盗貌”则可以使任何人失去知觉,并且能让比莉暂时伪装成该目标的样貌;“前瞻前瞻”则可以被用来侦察路途和标记敌人,同时还能配合“易位”使用,让比莉传送到一些一般情况下无法到达的地方。与其他虚空魔法的使用者不同,比莉并不需要使用皮耶罗的精神补药或者艾德迈尔特效药来补充法力,她特殊的眼睛和手臂令其可以直接从虚空之境中汲取能量。

曾经的刺客生涯使得比莉精通战斗和潜行,即使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她依然在这方面保有相当的技巧,甚至不输于其导师道德。比莉的身手非常灵活,可以较为轻易地到达一些位于高处的地方,并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任何警戒区域。其战斗能力也是不俗,拥有很高的剑术造诣,挥舞起刀来得心应手。同时她还能精准地操作伏特枪来进行远程攻击——该武器是一种其在捕鲸人时期使用过的腕弩的改良变体。

除了自身的能力外,比莉还配备了许多小道具来帮助自己完成任务,像是钩子雷手榴弹等等。此外她还随身携带着一个其女友迪尔德丽生前送给她的护身符,这个护身符赋予了比莉一种名为“鼠群低语鼠群低语”的能力,让她能够听懂老鼠说话。每次任务她都能够从老鼠那里获知到一些相关情报。到了游戏中期,当比莉取得双刃刀后,她还会获得一项被称为“虚空之境强袭”(Void Strike)的新能力:在为双刃刀充能后,比莉可以使用其向前方施放出一道冲击波,在伤害敌人的同时还能够将他们击飞。这一能力也可以被用来破坏门或者物品。

趣闻轶事

  • 一代游戏中比莉的配音演员是克里斯蒂·吴(Kristy Wu,美国配音演员,曾为动画《降世神通:科拉传奇》第三季中的角色“霹雳”配音),二代和《界外魔之死》中则是罗莎里奥·道森(Rosario Dawson,美国影视演员,曾在美剧《曼达洛人》中饰演角色“阿索卡·塔诺”)。
  • 尽管比莉为了完成她和黛利拉的共同目标而选择与之共事,但她看起来似乎对其并无敬意——当两人在“巨浪汹涌”任务结尾相遇时,比莉要么是会和黛利拉发生争吵(低混乱),要么就是会命令她保持安静(高混乱)。
  • “勒克”(Lurk,英语,意为“潜伏”)并不是比莉的姓氏,而是一个对她的昵称[13]
  • 比莉是一名双性恋者,根据一张游戏中的声谱和游戏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透露[14],她喜欢的对象主要是女性。
  • 据哈维·史密斯所说,在比莉眼中,她将道德视为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导师和父亲的形象。但也有可能道德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复杂的,悬而未决的爱慕对象”[14]
  • 如果道德在游戏中攻击了比莉,那么游戏便会强制性结束,并会显示结束原因是因为“不可调和的敌意”。
  • 比莉是捕鲸人里除道德外唯一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刺客,《顿沃之刃》中出现的其他刺客穿的都是灰色或者深蓝色的衣服(刺客的服装颜色是按照其在捕鲸人内部的等级划分的)。
  • 比莉在《顿沃之刃》中使用的如同尖叫一般的“爆破飓风”和“棘刺”都是布里格莫尔女巫们的惯用技能,她与黛利拉的结盟使其获得了这两种能力。
  • 和其他所有暗杀目标一样,如果道德决定使用刀杀死比莉的话,那么就会触发一段特殊的处决动画。但和其他暗杀目标不一样的是,比莉的这一动画会根据道德的混乱程度发生变化。她和莫提默·兰姆西(Mortimer Ramsey)是《耻辱》系列唯二有两套不同处决动画的暗杀目标。
    • 在高混乱度中,道德会直接掐住比莉的喉咙,然后一刀刺入她的腹部。
    • 而在低混乱度中,比莉会先是主动把刀刃对准自己的腹部,然后将刀柄递到道德手中。而道德也会把手搭到比莉的肩膀上,安抚她,接着在其对自己点头之后,一刀刺穿她的腹部。最后比莉会在道德的怀抱中缓缓倒向地面,待对自己的这位导师微微一笑后,她便安然逝去。
  • 在游戏文件里可以找到《顿沃之刃》结尾时界外魔演讲的另一种文本,其中提到8岁的比莉的梦想并非是成为一名“船长”,而是成为一名“舞蹈演员”[15]
  • 如果道德在《顿沃之刃》最后杀死了比莉,那么在《布里格莫尔女巫》DLC开场的时候,就可以在他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发现一个为比莉设置的供桌。上面会放有比莉生前使用过的装备,并且还会点着蜡烛。
  • 尽管在《耻辱》序章道德刺杀女皇的场景里并未见到比莉出现,但她确实参与了刺杀行动。在《顿沃之刃》的开场动画中可以看到当天参与刺杀的捕鲸人中有比莉的身影,不过她在行动内的具体任务是什么属于未知。
  • 比莉曾经有一次差点在松颚(Slackjaw)刮胡子的时候杀了他[16]
  • 加莉亚·弗利特(Galia Fleet)不喜欢比莉。而这究竟是因为个人恩怨,还是因为其他捕鲸人的看法,目前尚不明确[17]
  • 界外魔夺走比莉的右眼和右臂对应了她原本在《耻辱2》中艾米丽使用时间仪改变时间线之前[18],右眼和右臂因曾被大卫队攻击而导致残缺的状况。
  • 即使比莉使用了“前瞻”,道德也依旧能够看到她,并对其做出反应。
  • 比莉使用“易位”时创造出的影子替身只有她自己能看到。
  • 比莉并未持有界外魔的印记,她是《耻辱》系列唯一一个所拥有的超自然能力并非直接来自于界外魔的可玩角色。
    • 虽然没有界外魔的印记,但在游戏中比莉使用超能力的时候,她的左手手背依旧会像那些印记的持有者一样发光;且她平常也一直都是使用左手来施放能力。
  • 比莉非常讨厌发条战士哨兵,尤其是它们的微笑。
  • 根据恩妮亚王后的说法,比莉父母的名字分别是叫“阿舍”(Arsher)和“弗朗西斯”(Francis)。但比莉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19]

声音

描述 声音
比莉告诉道德自己看到了一些督军
低混乱,比莉告诉道德自己的阴谋
关于失去右手和右眼的噩梦
关于艾米丽夺回王位
被夺走右手和右眼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