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欢愉之屋(House of Pleasure)是游戏《耻辱》的第三个任务。在这个任务中,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需要潜入金猫浴室,除掉支持摄政王的两名国会议员——卡斯提斯(Custis)和摩根·彭德尔顿(Morgan Pendleton)兄弟,并找到和营救失踪的皇储——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

简介[]

任务前,督军们完蛋了[]

马丁(Martin)正在前往加入保皇派的路上,坎贝尔(Campbell)的命运让督军们陷入了混乱。破译高级督军的日记很可能会揭示许多战略机密,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皇位合法继承人艾米丽·考德温的所在位置。

任务[]

保皇派认为艾米丽被腐败的贵族彭德尔顿兄弟关押在了金猫之中。这两人是彭德尔顿勋爵(Lord Pendleton)受人鄙视的兄长,双胞胎,而且忠于专横的摄政王。在金猫内找到艾米丽并消灭卡斯提斯和摩根·彭德尔顿勋爵。

任务前[]

Pendleton briefs corvo on mission

彭德尔顿向科尔沃简要介绍了他的任务

科尔沃可以在狗圈酒吧后面的一个下水道入口附近找到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和彭德尔顿。哈夫洛克会请求科尔沃去调查一下下水道,说里面最近有奇怪的声音传出,并给科尔沃一把下水道门的钥匙。他还会建议科尔沃去找皮耶罗(Piero)谈谈,后者可以为科尔沃提供一个“战斗用昏睡飞镖”的升级

进入下水道后,科尔沃能够在里面发现两名恸哭者,他们就是奇怪声音的来源。科尔沃可以选择杀死他们或者将他们击晕后留在原地。在这两名恸哭者附近还能找到一张字条和两枚符文

当科尔沃进入下水道的时候,蒂格·马丁(Teague Martin)到达了此地,在酒吧里可以找到他和哈夫洛克在一起。当科尔沃从下水道中出来时,他会碰到塞西莉亚(Cecelia),对方会评价说他独自穿越下水道的行为勇气可嘉,并告诉其马丁到来的消息。哈夫洛克和马丁会告诉科尔沃一些有关这次任务的重要信息。彭德尔顿则在酒吧外面等着科尔沃,他会亲自告诉后者这次的任务——去刺杀自己的两个哥哥。

Screens04 cal n pie

皮耶罗和卡莉丝塔

皮耶罗的工作室前,科尔沃可以看到皮耶罗正在和卡莉丝塔(Callista)谈论他为金猫所设计的“专用设备”,并暗示了它们实际上与性相关。对于这个话题卡莉丝塔感到很是反感,说她给皮耶罗带茶只是为了帮忙而已。皮耶罗意识到自己误解了卡莉丝塔的意图,于是只能尴尬地对她带来的茶表示感谢。

如果科尔沃在二人分开后接着去哈夫洛克的房间,那他将会发现卡莉丝塔在那里等待着海军上将回来。哈夫洛克会提醒卡莉丝塔当艾米丽到达时她的职责,并告诉后者她的工作至关重要。

彭德尔顿的备忘录和皮耶罗的声谱日志也更新了。哈夫洛克则将他的声谱仪扔进了里,不过却被塞缪尔(Samuel)给找了回来,并用它录制了自己的第一张声谱日志

松颚的任务[]

酿酒厂区[]

Distillery2

顿沃威士忌酿酒厂

要想避开约翰·克莱弗林大道起点处新安装的瞭望塔,科尔沃可以去顿沃威士忌酿酒厂。在前往那里的路上他会遇见一个瓶街帮的暴徒,对方会告诉科尔沃松颚(Slackjaw)想要见他。跟着这个暴徒。

  • (“幽灵”提示:当经过格里夫(Griff)曾经被囚禁的那条小巷前时,如果科尔沃靠得太近,那么就会出现几名道德(Daud)手下的刺客对他发起攻击,从而导致无法达成“幽灵”。要是科尔沃经由一栋毗邻瓶街的二层建筑的屋顶接近小巷,那他能够看到对面一间废弃公寓内有一名刺客在巡逻;这名刺客可以在科尔沃不遭到发现的情况下被解决,这样就能提供一个有利位置,方便解决剩余的刺客。)
Slackjaw-HouseofPleasure-Mission

科尔沃和松颚见面

瓶街在本关是一个中立区域,所以科尔沃可以在该地区自由活动。松颚将会在酿酒厂里等着他,并会许诺提供报酬请科尔沃去伽伐尼医生的办公室里寻找自己失踪的线人

  • 如果科尔沃在上一个任务中于松颚办公室里的万能药蒸馏器中下了毒的话,那见面时后者会提到这件事,但他并不知道是科尔沃所为。当科尔沃离开酿酒厂时,还会发生因万能药感染的恸哭者攻击外面暴徒的事件。

伽伐尼的宅邸[]

Crowley Guards02

两名守卫站在伽伐尼实验室中克劳利的尸体旁边

一旦进入伽伐尼(Galvani)的宅邸,避开或制服里面的守卫,来到顶楼,就会看到有两名守卫官在医生的实验室里。他们会站在松颚失踪的线人克劳利(Crowley)的尸体旁边,并对其死在这里这件事进行讨论。等两人说完话后,他们就会分开,一人会去到实验室外面的楼梯间,另一人则会在实验室里来回巡逻。趁此机会可以拿到克劳利尸体旁一张他留下来的声谱。此外在上一个任务中老鼠内脏的所在位置会有一枚符文,离开宅邸之前可以将其拿走。

返回酿酒厂[]

等科尔沃返回酿酒厂,把克劳利的声谱交给松颚后,对方会将之放入声谱仪中播放。在听完声谱录制的内容后,松颚会满意地将一把船长之椅酒店的钥匙交给科尔沃,使用这把钥匙可以打开一条能够更轻易进入金猫的屋顶途径。

随后,松颚会向科尔沃提出第二笔交易:找到艺术商人邦廷(Bunting),把他的保险箱密码给带回来。作为交换,松颚会帮科尔沃“非常安静地”处理掉彭德尔顿兄弟,这也是本关的非致命解决方式。

潜入[]

Golden cat2

从附近建筑物屋顶上看到的金猫

如果科尔沃使用了松颚提供的屋顶途径,那他能够轻易在不引起人注意的情况下到达金猫的左侧或者右侧区域。如果使用了“瞬移”的话,这一过程将更加简单。

  • 如果想从左侧进入金猫,可以朝向外面的凉亭,走到从建筑物突出的指示牌上,然后向凉亭顶部瞬移。这样可以穿过亭上的横梁,闪到窗台上,从二楼一扇开着的窗户溜进金猫。
  • 如果想从右侧进入金猫,可以向街对面一栋建筑的阳台瞬移。建筑内部的天花板上会有一个大洞,穿过它到达第二层,然后从二层一个窗口出去,沿着通风管前进。之后科尔沃可以利用“附身”能力从右边墙壁灌木丛后面的老鼠洞进入,或者沿着窗台到二楼打开窗户进入金猫。

寻找彭德尔顿兄弟[]

House of pleasure1

老鸨普鲁登丝正在和一名城市守卫交谈

彭德尔顿兄弟二人可以通过三种不同的方式被确定所在位置:

  • 当科尔沃从金猫前门上方的一扇开着的窗户进入浴室时,他能听到老鸨普鲁登丝(Madame Prudence)在和双胞胎手下的一名守卫交谈。窃听两人的对话可以得知彭德尔顿双胞胎目前分别位于哪个房间。
  • 在老鸨普鲁登丝办公室里的桌子上有一本宾客总账,里面记录了金猫所有房间中的房客,包括彭德尔顿兄弟二人。
    • 在楼下大厅的桌子上也有一本相同的总账。
  • 偷听一楼盥洗室里贝蒂(Betty)和另外一名妓女的对话。

(备注:摩根永远都会在象牙间或蒸汽室中,卡斯提斯则永远都会在黄金屋或吸烟室里。)

接近彭德尔顿兄弟[]

卡斯提斯·彭德尔顿[]

Custis6

卡斯提斯在吸烟室

黄金屋和吸烟室都位于金猫的三楼。要想进入吸烟室,最简单的方法是从房间外面的窗台进入,通过附近一个与之相连的阳台能够到达该地。科尔沃也可以从房间的正门进入。在进入吸烟室后,要是想保持隐蔽,科尔沃可以躲藏在房间里的屏风后面或者梳妆台下面。

想从外面进入黄金屋则要更加困难,因为其外侧窗台较难到达。而想要从金猫内部进入房间,科尔沃需要避开一路上的所有守卫,到达三楼。黄金屋附近会有三名守卫巡逻,一名会在房间门前来回走动,并且还会定期通过钥匙孔偷窥房间内部的情况;另一名会在整个三楼巡逻,最后一名则会站在房间外面的阳台附近。

如果科尔沃在没有惊动卡斯提斯的情况下潜入了房间,那就可以看到目标在与他的妓女维奥莱塔(Violetta)聊天。对话中卡斯提斯透露了部分自己目前的经济状况,同时表达了他对于波伊尔夫人(Lady Boyle)的嫉妒与愤恨。听完抱怨后的那名妓女会建议说她可以打扮成波伊尔夫人的样子服侍卡斯提斯,后者在考虑片刻后同意了这一想法,并说他想“给她(指波伊尔夫人)一点教训”。

摩根·彭德尔顿[]

Courtesan1

摩根和一名妓女在蒸汽室

象牙间位于金猫二楼,可以通过外面一扇破损的窗户或者房间正门进入。会有两名守卫在该层巡逻,但并不会有守卫直接守在房间门前。

蒸汽室位于二楼的下层,通过一处向下的楼梯可以到达。在那里有两名守卫,刚进入该区域时他们正在讨论彭德尔顿家族目前的财务状况。一旦二人结束对话,其中一人便会开始在该层中巡逻,另外一人则会背对楼梯站立不动。摩根在蒸汽室中和一名妓女露丽雅(Loulia)在一起,他会一边接受妓女的手部按摩一边与其谈论政治。要想轻松杀死摩根,科尔沃只需进入隔壁控制室内蒸汽的房间,转动里面的压力阀,使得管道爆裂、蒸汽喷出即可。这会导致摩根和妓女全部死亡,同时也会解锁一个成就

寻找艾米丽[]

Gc09

贝蒂和另外一名妓女在谈论艾米丽

和寻找双胞胎时一样,艾米丽可以被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确定所在位置:

  • 如果科尔沃是通过老鼠洞进入的金猫,那他将会到达一间盥洗室,贝蒂和她的妓女同伴会在这里化妆聊天。偷听她们的对话可以得知艾米丽在什么地方。
    • 科尔沃也可以通过正常途径进入该房间:找到通往老鸨普鲁登丝办公室的职工专用楼梯,盥洗室的门就位于楼梯的底层。
  • 一张在老鸨普鲁登丝办公室里的字条也会透露艾米丽的所在位置。
Dunwall Tower Emcrop2

低混乱度情况下艾米丽在金猫画的画

Emily Pendletons

高混乱度情况下艾米丽在金猫画的画

在金猫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可以找到艾米丽。当房门被打开时,里面的艾米丽首先会奇怪门外是谁,在科尔沃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具后,她会兴奋地跑过来扑进科尔沃怀中。重逢过后,艾米丽会告诉科尔沃说她知道从职工专用楼梯底层的贵宾出口出去的路,但是需要金猫的万能钥匙才能打开出口的门。从老鸨普鲁登丝的身上可以拿到这把钥匙。

一旦打开贵宾出口,艾米丽就会跑到前面,说自己会在塞缪尔的船上等着科尔沃。而在离开金猫后,科尔沃会遇到破布奶奶(Granny Rags)。在该区域外面的道路中会有一群恸哭者——解决或者避开他们,然后离开这里。

如果想要完成非致命解决方法,此时科尔沃需要再回到酿酒厂区去找松颚。否则他便可以直接前往河边与塞缪尔和艾米丽会和,然后乘船返回狗圈酒吧。

非致命解决方法[]

完成松颚给予的第一个任务可以解锁非致命解决彭德尔顿双胞胎的方法。如果想要利用这一方法,科尔沃必须进入金猫找到艺术商人邦廷,并获得他的保险箱密码。

虽然游戏中彭德尔顿兄弟的位置会随着每次游玩而随机发生变化,但邦廷总是会待在金猫的白银房中。当科尔沃进入该房间时,邦廷正被蒙住眼睛,绑在一张电椅上。他在听到科尔沃的脚步声后会把后者误认成自己指定的妓女,然后他将指示科尔沃对自己施行电击,并在开始前选定一个安全词。

Bunting

邦廷正在金猫中等候

在科尔沃电击了他几次以后(在此期间,邦廷透露了他是如何骗取彭德尔顿兄弟财产的),邦廷会说出事先约定好的安全词。无视这一指令,继续电击他两次,邦廷会意识到科尔沃并非自己指定的妓女。随后他会询问科尔沃想要什么,此时向他提出要求,就能够非常轻易地从其口中获知保险箱的密码。

等科尔沃回到酿酒厂,将密码交给松颚后,这位黑帮老大会向其透露彭德尔顿双胞胎的下场:他会派手下绑架这两人,然后剃光他们的头发,割掉他们的舌头,把二人扔进他们自己的矿井里头去干苦工。如果科尔沃在将密码交给松颚之前自己抢先洗劫了保险箱,那么就可以解锁成就“偷窃的艺术”。

任务后[]

01 greetings

狗圈酒吧的工作人员欢迎艾米丽

科尔沃、艾米丽和塞缪尔回到狗圈酒吧的时候,可以看到河边的华莱士(Wallace)对着楼梯上呼喊的情景,紧接着卡莉丝塔和莉迪亚(Lydia)就会从楼梯上下来,三人一起站在河边等待迎接科尔沃等人。靠岸后,科尔沃牵着艾米丽的手将她引向前方,卡莉丝塔上前对艾米丽表示欢迎,并带她去查看自己的房间。等艾米丽随卡莉丝塔离开后,哈夫洛克会来到这里向科尔沃表示祝贺,并提到没有了双胞胎以后,彭德尔顿勋爵将接手他两个兄长在国会中的选票。

接着科尔沃来到旁边的高塔下,彭德尔顿正在那里等着他。见到科尔沃后,彭德尔顿会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家族的下一任继承者,并透露说他有私生子。说完这些后,彭德尔顿会开始呼唤华莱士,试图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内疚;他会毫无幽默感地开着玩笑,说他提拔华莱士为自己的“首席侍从”。聊完天后,彭德尔顿告诉科尔沃,说哈夫洛克想要和他谈谈。

次要目标[]

  • 松颚派了一个手下去调查伽伐尼医生的宅邸,这个人再也没有回来过。他要求科尔沃查出自己线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将死者留下的声谱交给他后,松颚会给予科尔沃一把船长之椅酒店的钥匙当作报酬,这样后者就可以通过临近建筑的屋顶潜入金猫。
Key woman1

一名女子正在遭受两名城市守卫的骚扰

  • 一名女子因为一瓶万能药在加夫街遭到了两名城市守卫的骚扰。科尔沃可以选择出手干预并保护她。
    • 沿着伽伐尼医生家正门下方的走道可以到达天桥下方的瓶街,从瓶街走一段楼梯即可到达加夫街。
    • 如果科尔沃解决那两名守卫救下了女子,那她就会把艺术商人的公寓钥匙交给科尔沃,该公寓就在格里夫开店的地方附近。要是科尔沃没有解决掉附近小巷上的那群恸哭者,那这名女子很有可能在离开这里后被他们杀死。她也有可能会被一群老鼠给吃掉,这些老鼠有时会在守卫被杀死后刷新出现。
    • 即使科尔沃没有营救那名女子,也依然可以在她的尸体上找到公寓的钥匙。
  • 科尔沃在从邦廷那里得到保险箱的密码后,他可以选择自己去抢劫保险箱。
    • 有两条路可以进入艺术商人的公寓:
      • 如果科尔沃从加夫街的女子或者邦廷那里拿到了钥匙,那他就能直接从位于格里夫古玩店附近的公寓后门进入里面。
      • 科尔沃也可以通过公寓二楼或者三楼阳台的门进入。
Buntings safe2

斯图和另外一个瓶街帮暴徒讨论如何打开保险箱

    • 公寓内部一共有四名歹徒,二楼和三楼各有两名。虽然瓶街帮的其他成员对科尔沃持中立态度,但这里的歹徒一见到他会立即变为敌对状态。
  • 二楼的两名歹徒会因为一幅索科洛夫的画作而被分散掉注意力,这使得科尔沃可以很容易就从他们的身边溜过去或把他们解决掉。
      • 三楼是保险箱的所在地,斯图(Stu)和另外一名歹徒正站在保险箱前试图打开它。这使得二人的注意力像二楼的歹徒一样遭到了分散,也让科尔沃有机会轻松制服他们。
    • 在保险箱里能够找到的东西包括一些药剂、钱币、值钱的贵重物品、一幅索科洛夫的画作和一枚符文,以及一张波伊尔公馆举办派对的邀请函。

特殊行动[]

  • 帮助松颚找到了克劳利
  • 把彭德尔顿双胞胎扔到他们自己的矿井里去工作
  • 洗劫了艺术商人的保险箱
  • 利用蒸汽杀死了一名彭德尔顿

一般任务说明[]

  • 本关的起始地点为酿酒厂区。除了安保措施的加强和恸哭者的出现,这一地区的情况基本和上一关时相同。破布奶奶也已经抛弃了她原来的房子,搬家到了金猫的贵宾通道外避难。
  • 松颚在见到科尔沃时的反应会根据后者之前是否在万能药蒸馏器里下毒而变化。如果科尔沃没有下毒,那松颚会和善地与他交谈,说他看起来像一个想要杀人的人;否则松颚就会称科尔沃的样子像个恶棍,并提及自己一半的手下因为药剂感染变成了恸哭者,以至于他现在非常缺少人手。
  • 在本关中酿酒厂区的第一座桥前会树立起一座新的瞭望塔。如果科尔沃在上一个任务里救下了杰夫·科诺(Geoff Curnow),那么根据官方守卫报告可知,这座瞭望塔就是因为之前科诺遇袭事件而被设立的;否则就会变为因科诺遭谋杀而设立。
  • 当科尔沃对邦廷施行了数次电击后,这名艺术商人会询问他想要什么。这时选择回答“没什么”,那他就会交出自己公寓的钥匙。再次对他进行电击可以获得相同的对话选项,此时再选择另一选项就可以获得保险箱密码。这样做的话科尔沃就不必费心去解救那名被两个城市守卫骚扰的女子了。
  • 只有当科尔沃通过和松颚交谈、阅读其有关邦廷的字条或与保险箱互动的方式知道了保险箱的存在后,他才能够向邦廷逼问保险箱的密码。如果科尔沃在未得知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折磨邦廷,那将不会激活任何对话选项,艺术商人也只会交出自己的公寓钥匙,就好像科尔沃什么话也没说一样。之后如果科尔沃离开这里去找到了任意一个相关线索,那此时他再次返回电击邦廷,就可以激活相关的对话选项了。
  • 如果科尔沃在将密码交给松颚后再去抢劫保险箱,那当他把保险箱门打开后,会有更多的暴徒从楼下进入公寓。
  • 如果科尔沃在杀死彭德尔顿双胞胎后将密码交给松颚,那么他就会评价说科尔沃是个难以捉摸的人,以及因为目标已经死亡,自己无需再履行协议了。
  • 完成任务时在恩多里亚街可以遇到第四名道德手下的刺客,在破布奶奶故居旁边的楼顶上可以看到他。每当科尔沃重新进入该区域,这名刺客就会随之刷新。
    • 如果科尔沃在将密码交给松颚后沿着瓶街往河边走,且在途中直视了已经被封锁的破布奶奶故居的阳台,那么就会有第五名刺客出现在上面。这种情况下会先听到一声刺客使用“瞬移”的声音,等刺客出现在阳台上时还会听到第二声。如果科尔沃靠得太近的话,他会被对方发现。但要是科尔沃没有被发现,那么阳台上的刺客会再次瞬移到恩多里亚街上破布奶奶老房子旁边的屋顶上,和第四名刺客站在一起。

趣闻轶事[]

  • 虽然在这个任务中没有出现界外魔神龛,但似乎有一个市民试图建造一个。
    • 这个神龛可以在格里夫开店的那条小巷上的一栋建筑中被找到。
    • 只不过上面放置的并不是符文,而是一枚骸骨护符
  • 如果在之前的任务中没有解救格里夫,那在本关就可以发现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恸哭者。
  • 在将密码交给松颚之前抢先洗劫艺术商人的保险箱不会对任务造成任何影响。不过,在后续的“水淹区”任务中,当科尔沃再次遇见松颚时,他会因此事说科尔沃是个“骗子”。
  • 如果科尔沃在完成非致命方法后杀死了松颚,那么任务将会失败,原因是没有人去实施绑架。如果科尔沃让松颚失去了意识或者变为了敌对状态,那任务也会因为类似的原因失败。
  • 艾米丽是不会受到伤害的,所有的武器都对她无效。不过如果科尔沃向她投掷手榴弹,那她有时候会试图躲开。每当科尔沃在艾米丽面前使用诸如手枪、“吞噬鼠群”或“扭曲时间”等装备或能力时,她都会作出特别的评论。
    • 有一个未使用的游戏结束界面,上面会显示“艾米丽对你感到害怕”。这意味着在游戏原本的开发过程中,艾米丽是能够受到伤害或恐吓的。
  • 如果科尔沃在摩根位于象牙间的情况下前往蒸汽室,他会发现室内有一名城市守卫官和一名妓女呆在一起。
  • 如果科尔沃对一名妓女使用了“附身”,然后进入金猫其中一个包间,那里面的男人会高兴地欢迎这位美女加入派对。
  • 艾米丽通过贵宾出口后,会被立刻转移到塞缪尔的船上,在门的另一边是找不到她的。
    • 当科尔沃在艾米丽到达塞缪尔的船后与她交谈,她会暗示说是破布奶奶给自己指了路,虽然她早些时候说过自己认识路。
  • 在金猫里播放的音乐叫作“小秘密”(Small Secrets)。这是一首现实世界里的古典风格音乐作品——意大利作曲家路易吉·博凯里尼(意大利语:Luigi Boccherini)创作的《E大调第二小提琴二重奏,作品46,G64:小广板》(Violin Duet No. 2 in E major, Op. 46, G 64: Larghetto)。
  • 如果科尔沃在下水道里选择使那两名恸哭者失去了意识,而不是杀死他们,那么当任务结束返回狗圈酒吧后,他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现一张皮耶罗写的、被用几支昏睡飞镖钉在墙上的字条
    • 如果科尔沃在与哈夫洛克交谈前抢先解决了下水道里的恸哭者,那他将无法拿到下水道门的钥匙,并且在以后的游戏过程中无法打开它。但是,只要他在下水道里让至少一个恸哭者失去了意识,那皮耶罗就会留下字条和昏睡飞镖。
  • 虽然彭德尔顿告诉科尔沃说他希望自己的兄长们死,但如果他们真的被杀,其仍然会对科尔沃表现出反感。而如果使用了非致命方法解决二人,那虽然一开始彭德尔顿依旧会表现出反感,但最终他会知道自己哥哥命运的真相。在“波伊尔夫人最后的派对”任务过后,他会在科尔沃的房间里留下一张字条和两块金锭,以此来感谢科尔沃。
  • 如果科尔沃在之前的任务中杀死了破布奶奶,那么当再次见到她时,她会说:“没错,我在这。看来想要摆脱奶奶没有那么容易,是吧?”

图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