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松颚拿了张字条并把它用钉子钉在了麦克的脸上。上面写着,如果你想要找活干,那就来瓶街。

—克劳利,松颚的得力助手[1]

松颚(Slackjaw)顿沃城中一个强大的犯罪集团——瓶街帮的犯罪头目。同时他也是一名头上有着大笔赏金的通缉犯。据城市卫队所公布,松颚的罪行包括:盗窃、人身侵犯、散播谣言、违反公共条例、非法组织卖淫以及当众小便。

他手下的帮派成员经常会在街头上游荡,并且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还会对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持敌对状态。

个人简介[]

松颚是一位王子和一名妓女的私生子,但是心脏说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父亲的真实身份[2]。松颚从小就开始了他自己的犯罪生涯,他和其他街头流浪儿混在一起,一同偷窃自己所需要的东西。随着他的成长,松颚很快就成为了这个团伙的首领,并帮助其在顿沃残酷的街头上生存了下来。

随着他的声名鹊起,松颚开始为臭名昭著的黑帮老大黑萨莉(Black Sally)效力。然而,这很快引起了其他帮派头目的注意,他们认为松颚是一个会对自己帮派产生不利的潜在威胁。其中一个名叫“游鱼麦克”(Mike the Fish)的头目便向这位新崭露头角的老大发起了挑衅:他对着松颚扔了一个沉重的陶瓷痰盂,砸破了他的下巴。这件事最终也使松颚获得了其现在这个绰号。不过就在第二天,他便对此事进行了报复——其使用一条捕猎鲨鱼用的钩链和当街凶残地攻击并杀死了游鱼麦克。在这之后,更多的人慕名前来加入了他的团伙,几个月后,这个团伙被人称为“瓶街帮”。

之后利用自己的名声,松颚向其他那些同样声名狼藉的黑帮老大发去了消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这个帮派的存在。而这些人对此的反应很是严酷,不过作为对他们的报复,松颚直接杀死了其中四人,并接管了他们的手下。然后,他通过贿赂城市卫队和商店店主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并采取谨慎的措施骗过了皇家间谍大臣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的间谍网络。随着帮派的稳定,松颚开始涉足斗、卖淫和威士忌分销等生意。

鼠疫爆发时,顿沃黑社会的权力平衡发生了变化,松颚从遭到削弱的帽客帮手中接管了顿沃威士忌酿酒厂。这引发了一场帮派战争,最终瓶街帮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而帽客帮则被赶出了酿酒厂区。之后他利用酿酒厂的蒸馏器为那些住在贫民窟中的居民生产私自制造的索科洛夫万能药。这让帮派赚到了大把的金钱,令他们即使在顿沃城陷入混乱、城市卫队被摄政王使用新的安全技术加强的情况下也依旧能够生存下来。

松颚似乎十分看重诚实的品质;在科尔沃为瓶街帮完成了任务并获得了承诺的奖励后,他会反复提醒科尔沃自己信守了承诺——这或许是其赢得他人好感的一种手段。松颚与其他帮派的互动也反映了这种态度:据说在瓶街帮成立早期,他曾和所有竞争帮派的首领进行过友好接触,只有当他自己的手下或者名声遭遇对方攻击的时候才会选择将他们干掉。此外,如果科尔沃接受松颚的委托找到了艺术商人邦廷(Bunting)的保险箱密码,但是却在将密码交给他之前自己独吞了保险箱里的东西,那么松颚就会在后来再次与科尔沃遭遇时称他为“骗子”。

耻辱[]

松颚在顿沃威士忌酿酒厂里从事着一项获利颇丰的非法制造与销售万能药的生意,他在那里通过勾兑索科洛夫的万能药,然后出售这些稀释过的药水赚钱。科尔沃可以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帮助破布奶奶(Granny Rags)利用带有病菌的老鼠内脏污染松颚的万能药。还可以在“欢愉之屋”任务中与松颚合作,通过设法取得画商邦廷的保险箱密码交给他,来换取其帮助使用非致命方法处理掉本关的目标彭德尔顿双胞胎(Pendleton Twins)。

后来在“水淹区”任务中,松颚被破布奶奶绑架和囚禁到了她位于顿沃下水道的老巢之中,并且还准备将其煮了吃掉。在这里科尔沃可以选择拯救松颚,也可以选择帮助破布奶奶杀死或者弄晕这个黑帮头子,然后把他丢进一口大锅里。

按照官方设定,科尔沃最终是选择救下了松颚[3]

被腐蚀之人[]

在鼠疫结束后的几年里,随着城市卫队在新任女皇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的领导下重振旗鼓,帮派们对于城市的影响力开始逐渐减弱。瓶街帮也不例外,但松颚依然控制着老顿沃威士忌酿酒厂。于是他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阿扎赖亚·菲尔莫尔(Azariah Fillmore),开始做起了异国酒类进口生意。他甚至还拥有一艘船,并且在船上工作了很多年。

有了这项合法的事业,松颚的财富获得了大幅增长。在1851年幽暗月之前的某个时候,他买下了破败的布里格莫尔庄园,并打算对其进行整修。尽管松颚声称自己是个做生意的老实人,但实际上他仍旧控制着瓶街帮,甚至于还雇佣了一些帽客帮和死鳗帮的旧成员。他本人也依然沾染着以前那些暴力的旧习惯[4]

如今的皇家间谍大臣科尔沃·阿塔诺多年来一直和松颚保持着联系,尽管后者有犯罪前科,但两人的关系却很是友好。在1851年幽暗月12日,科尔沃就联系了他一起伏击新的捕鲸人。当加莉亚·弗利特(Galia Fleet)袭击其名下的房产布里格莫尔庄园的时候,松颚为科尔沃提供了帮手。三天之后,他还加入了由科尔沃领导的波伊尔化装舞会秘密安保分队——那里是新捕鲸人的目标。为了这个场合,松颚特地戴上了一副沉重而又精致的白狮子面具。在之后发生的袭击中,他还杀死了一名刺客,帮助科尔沃解了围[5]

趣闻轶事[]

  • 游戏中松颚的配音演员是阿尔·罗德里戈(Al Rodrigo,美国影视、配音演员,曾为游戏《赛博朋克2077》中的角色“‘神父’赛巴斯蒂安·伊巴拉”配音)。
    • 松颚说话带有加勒比口音,他的讲话方式也和人们刻板印象中的海盗类似。
  • 松颚的形象与2002年上映的电影《纽约黑帮》中由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英国、爱尔兰双国籍影视演员,曾三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所饰演的角色“屠夫比尔”(Bill the Butcher)极其相似,无论口音还是服饰都如出一辙。
    • 耻辱塔罗牌里可以看到更多这样的相似之处:其中松颚身上穿的衣服和电影里屠夫比尔帮派的标志性服装类似。除此以外,松颚还戴着非常显眼的大礼帽,并拿着一把小刀,装扮的就像在影片开头一场关键战斗场景中的屠夫比尔一样。
    • 当科尔沃在一座位于破布奶奶老巢里的界外魔神龛处见到界外魔(The Outsider)时,对方会提到说松颚使用剁肉刀作为武器,这点也和屠夫比尔一样[6]
  • 尽管瓶街帮和帽客帮处于敌对状态,但松颚的装扮却与《布里格莫尔女巫》DLC中常见的帽客帮成员非常相像。
  • 耻辱塔罗牌中的松颚在第九张牌上,并被称作“流浪王子”(The Urchin Prince)。
  • 游戏文件中有两条被删减的角色台词,根据两者的内容可以推测松颚原本被设定为皮科克(Peacock)家族的孩子:

    • “我的哥哥是个好人,但他嚼了太多的哈伯大麻,以至于把脑子都给搞坏了。 有一天他就坐在小巷里,开始割自己的器官。一个接一个地割。”
      • "My older brother was a good man but he chewed so much habber weed it made his mind rotten. Sat down in an alley one day and started cutting his parts off. One by one."

    • “你听说了吗?据说罗斯玛丽·皮科克的侄子整天除了嚼那些恶心的哈伯大麻外什么也不干。”
      • "Did you hear? Allegedly Rosemary Peacock's nephew does nothing but chew that nasty habber weed all day."
  • 在“水淹区”任务中,松颚会向科尔沃透露击败破布奶奶的秘密。他解释说这些信息是从破布奶奶的一本书里得到的。
  • 如果科尔沃在第一次遇见松颚时看向其挂在旁边墙上他自己的通缉令,那么松颚就会评价说这张通缉令“很像”。
  • 松颚有一颗金牙。
  • 松颚曾经有一次差点在刮胡子的时候被比莉·勒克(Billie Lurk)杀死[7]
  • 在小说中,当科尔沃初次见到松颚的时候曾数次叫错他改名后的名字,将“阿扎赖亚”叫为了“以赛亚”(Isaiah)。

声音[]

描述 声音
松颚向科尔沃求助
松颚在被科尔沃拯救后,向其谈及破布奶奶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