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ckjaw render2.png
“松颚拿了张字条并把它用钉子钉在了麦克的脸上。上面写着‘要找活干,来瓶子帮’。”
——克劳利,松颚的副手[1]

松颚(Slackjaw)瓶子帮(Bottle Street Gang)的罪犯头子,他也是顿沃城里一个很有实力的犯罪分子。有悬赏令悬赏大价钱要松颚的颈上人头。由城市守卫宣布的松颚的罪名包括:盗窃、人身侵犯、恶意中伤、违反公共条例、非法组织卖淫以及当众小便。他手下的帮派成员在街上游荡,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会对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持敌对状态。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松颚的早年生活可以在《早年生活与犯罪记录:松颚》一书得以一窥。松颚副手克劳利(Crowley)的一本书里有篇描述详细记录了松颚小时候当街头乞儿的生活,以及他在城里流浪汉中影响力的迅速崛起。这本书继而描述了松颚和黑帮老大黑赛莉(Black Sally)的关系,还讲述了松颚是如何干掉了一些有名的帮派头子,这使得瓶子帮在松颚的带领下很快就变得臭名昭著起来。

松颚似乎十分看重诚实的品质;在科尔沃为瓶子街完成了任务,松颚如约给予了科尔沃回报后,松颚会反复提醒科尔沃他信守承诺了,这或许是他得以赢得支持的一种处事风格。松颚和其他帮派成员的互动也反映了这种态度:据称他早些日子已经和所有的竞争帮派的首领讨论过和平相处条款的事宜,只在他们攻击己方成员或者诋毁己方声誉在先的时候予以还击。此外,如果科尔沃接受松颚的委托找到了画家保险箱密码,但是却在将保险箱密码交给松颚前独吞了保险箱里的东西,松颚就会称科尔沃是个“骗子”。

耻辱1[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松颚在顿沃威士忌酿酒厂从事着非法制造、销售万能药的生意,获利颇丰。在酿酒厂里,松颚勾兑索科洛夫的万能药,再售出这些稀释了的药水赚钱。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科尔沃可以选择是否帮脑奶奶向松颚的万能药蒸馏器里投放鼠疫细菌。欢愉之屋任务中,科尔沃如果想用非致命解决方法处理摩根·彭德尔顿柯蒂斯·彭德尔顿,就可以选择与松颚合作,用画家的保险箱密码换取松颚的协助。

此外,在水淹区任务中,脑奶奶绑架囚禁了松颚,还准备把他煮了吃掉。科尔沃可以选择拯救松颚,或者帮助脑奶奶杀了或者弄晕这个的帮派头子后把他丢进一口大锅。

【注:不帮脑奶奶投毒就没这个剧情,下水道的那个道路会被封死,符文只能少拿啦。】

趣闻轶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松颚的声优是Al Rodrigo
  • 机械心脏指出,松颚是一个王子和一个妓女所生的私生子[2]。机械心脏还表示,松颚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世,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 耻辱塔罗牌里,松颚在第九张牌上,并被称作“流浪王子”。
  • 松颚说话带有加勒比口音,语气是典型的海盗风格。
  • 松颚和2002年上映的《纽约黑帮》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饰演的“屠夫比尔”极其相似。服饰和口音都如出一辙。
    • 在耻辱塔罗牌里,这种相似更加普遍了。可以看到松颚穿着屠夫帮典型的套装。除了这个,松颚还戴上了标志性的大礼帽并配了把小刀,更像屠夫比尔在影片开头的那场关键性战役的场景中的打扮了。
    • 当科尔沃捡起脑奶奶和松颚所在地区的神龛里的符文时,界外魔会提到松颚是用切肉刀来战斗的,这点也和屠夫比尔一样。
  • 奇怪的是,尽管瓶子帮和帽子帮处于敌对状态,松颚和一些在布莱格摩尔的女巫里常见的帽子帮成员穿的一模一样。
  • 除了保皇党以外,松颚是为数不多的知道蒙面要犯身份的人之一。其他四个是Daud艾米丽·考德温格里夫海勒姆·伯罗斯(如果科尔沃选择和摄政王对峙的话,摄政王才会知道面具下面是科尔沃)。
  • 在水淹区的任务里,松颚向科尔沃透露了击败脑奶奶的秘密。松颚说这个情报是从脑奶奶的一本书中找到的。
  • 如果科尔沃在第一次遇见松颚时看向松颚的通缉海报,松颚就会评价说“画的还挺像”。

图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资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