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旅行日志》(Travel Log)《耻辱2》主线中科尔沃·阿塔诺或者艾米丽·考德温所写的一系列日记。和普通字条不同的是,这些日记会随着游戏进度的推进而自动更新。

艾米丽的日志编辑

顿沃漫长的一天编辑

新年编辑

又是新的一年。或许1852年不会像1851年那么无聊。怀曼要回顿沃了,我等不及了,我们要去那天晚上在罗德什尔(Rudshore)外发现的废弃大宅。或许我可以先把哪里布置成可怕的鬼屋,就用床单,然后在楼上仓一台老声谱仪。怀曼一定会很喜欢。我们被吓到之后就会牵手,一起尖叫,一起大笑。

艾米丽,别闹了,你答应过要更认真,好好上朝,结果你却已经在计划下一次逃脱了。今天的日记重来。

鲸油配给和分配剔除新法令:

——

——

——

周年纪念日 编辑

一年的那个时刻,我母亲逝世周年纪念日又到了。不过,根本没有真正反省的时间。有的只是安全规范。菜单。宾客名单。晚上根本没办法开溜。我好像笼中鸟。

他们已经要我背今年的演讲稿了。没完没了!难道直接让我分享我对她的记忆又那么糟吗?我爬上外公雕像被逮到后,即使她正在训我,她还是对我眨了一下眼睛。她在晚上踏步时的脚步声。我们搭船前往德里斯科(Driscol)时同住一间客舱。或是她同意让科尔沃教我钓鱼,后来却得想办法帮我把鱼钩从手臂里取出来。那才称得上是演讲。


世界边缘编辑

耻辱编辑

我失去父亲了,黛利拉将他变成石头。真不敢相信这事事实。巫术,没想到世上有这种东西。但现在我不得不相信,才能保有找出破解之道的希望。黛利拉宣称是我的阿姨,正统继承人。真相还是谎言?我只知道,她施魔法,获得阿比尔公爵那个小人的帮助,夺走了我的王位。相比他们已经策划好几年了。用承诺收买叛徒。就连城市守卫拉姆齐上尉都有份。向百姓散播谣言,说我父亲和我可能策划了那些骇人听闻的谋杀案。我们其中一人,或两人都是“皇家杀手”。

我目前对人没有信任感,但梅根·佛斯特说她和老御医安东·索科洛夫是旧识,还是帮我从政变脱身的人。所以她是我目前唯一的盟友了。我们正航向索科诺斯。我的顿沃,我的家,不再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了。而我不在安全了,再也无法安全了。这件事越早想通越好。

虚空编辑

这回不是梦。我看过关于虚空之境界外魔的文章,也在脑中想象过。现在我亲眼目睹了这些奇迹。怪异还不足以形容它。

界外魔死人般的眼睛让人害怕,黑漆漆的。他说要送我东西。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道理我明白,但我怎能拒绝?这股力量能让我取得优势,更有机会击败黛利拉和阿比尔公爵。又什么代价之后再来担心吧。

我又得为他的另一个礼物付出什么代价?我母亲心爱的声音,囚禁在一个怪异的装置里。能够再度和她交谈,令人欣慰又害怕。然而,他和我过去认识的那个人又并非全然相同。症状之,这颗心脏,若有若无。我的用心的方式来专注,才能看它一眼。

我们抵达帝国最南端了。到处都是其妙的香味。盐、鱼、香料。我不知道如何融入这里。我不知道要吃什么或是上哪去。但这里是我父亲的出生地。所以一部分的我也属于这里。这些是我的百姓。或者说是在黛利拉篡位前曾是我的百姓。黛利拉,我带着新能力找你算账了。我只要拟妥计划就行了。

这回不是梦。我看过关于虚空之境和界外魔的文章,也在脑中想象过。现在我亲眼目睹了这些奇迹。怪异还不足以形容它。

界外魔死人般的眼睛让人害怕,黑漆漆的。他说要送我东西。我看过很多故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道理我明白。我还是受到诱惑了。但后来我又想到,换作是贾思敏·考德温的话会收下吗?不会。这样艾米丽·考德温也不会。我不用帮忙也做得到。 不过我无法拒绝他的另一个礼物。我母亲心爱的声音,囚禁在一个怪异的装置。能够再度和她交谈,令人欣慰又害怕。然而,他和我过去认识的那个人又并非全然相同。症状之,这颗心脏,若有若无。我的用心的方式来专注,才能看它一眼。

我们抵达度过最南端了。到处都是其妙的香味。盐、鱼、香料。我不知道如何融入这里。我不知道要吃什么或是上哪去。但这里是我父亲的出生地。所以一部分的我也属于这里。这些是我的百姓。或者说是在黛利拉篡位前曾是我的百姓。黛利拉,我带着新能力找你算账了。我只要拟妥计划就行了。

研究艾德迈尔研究院编辑

这位船长梅根·福斯特。她帮我桃李争辩。但她在她以为没有再看我的时候,斜眼看了我一下。目前她是我唯一的伙伴,不过希望安东·索科洛夫不久后会加入我们的行动。我年迈的老师。全帝国最好学的人。口出污言。离开以后被绑架了。

梅根说他最后一次被人发现的时候,正被皇家杀手带往艾德迈尔研究院。除非杀手是那里的病人,否则说不过去。或许他需要药物什么的。但发疯的病人要如何为公爵和黛利拉效力?艾德迈尔的总炼金术士或许知道。亚历珊卓·海芭夏(Alexandria Hypatia)。她管理这地方很多年了。她治疗矿工疾病,声名远播。如果她有情报,我会逼她开口。


机关宅邸编辑

皇家杀手成为过去式。下一位:金朵希编辑

我的敌人是如何创造出“皇家杀手”的事,终于真相大白了。阿比尔公爵用亚历珊卓·海芭夏自己的血清对她下毒,真实骇人听闻。

无论如何,我一手终结这整件事了。海芭夏死了,皇家杀手也随之走入历史。她是杰出的炼金术士,不过有一部分的她是个怪物。

索科洛夫不在艾德迈尔研究院。但我打听到他被掠到什么地方去了;奇林·金朵希宅邸金朵希也是自然科学家。难道是因为同行相忌?在我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令我忧心不已。金朵希是发条战士的发明者。我在顿沃塔见识过他杀人机器的身手,绝对不能让黛利拉拥有这样的盟友。

我的敌人是如何创造出“皇家杀手”终于真相大白了。哪有比在政变期间让百姓对我失去信心还管用的呢?要是我挂点时间思考,或许还能保有百姓对我的信任感。但我就是耐不住性子。顾问老是提醒我,说我没耐性。

但是居然用海芭夏自己的血清对付她!真实骇人听闻。

还好我找到解药了。她是接触的炼金术士。现在她可以继续研究,帮助索科诺斯百姓了。

我没能救出索科洛夫。他被掳去别处了。带到奇林·金朵希的宅邸。金朵希是发条战士的发明者,如果他将索科洛夫的聪明才智用在他的计划,那就大事不妙了。我在顿沃塔见识过他杀人机器的身手,绝对不能让黛利拉拥有这样的盟友。

我敢说,让聪明才智足以和他较量的对手成为俘虏,金朵希一定乐不可支。要我说,他高兴不了多久了。

恐怖鞭痕号。好诡异的名字编辑

在这艘船上根本睡不好觉,就算睡着也会做恶梦。我现在醒了,想着索科洛夫。

我还记得,很久以前,他在狗圈酒馆被当成野兽一样关在笼子里,浑身是尿混合烂肉的味道。但他们就是无法让他屈服。他坚持做自己,再度成为我都家教老师。在我母亲过世后,我正好有这个需要。他以前对我说过:“小心带着礼物的达官显要。”但是我还小,我喜欢礼物。礼物是我最喜欢的东西。现在我懂是多了。

我还想起了我的老家教卡莉丝塔。她意向希望打折大船环游世界。最终,她离开了顿沃,几个月后就没在写信来了。


皇家美术馆编辑

索科洛夫平安无事编辑

奇林金朵希死在我手上了,罪有应得。他绑架索科洛夫。他是黛利拉和阿比尔公爵的走狗。他的发条是夺走我王位政变的帮凶。发条军队是他一手打造的。他或许聪明,但并非刀枪不入。他和黛利拉不一样。

在我看来,他嫉妒索科洛夫是情有可原。鼠疫是谁消除的?艾斯蒙德·罗斯博尔发现藏在劲有力的液体动力后,用鲸油发动机器改变世界的人是谁?还有他的!我不常用天才这个名字,但索科洛夫实至名归。

说到那个老家伙,可以再见到他真好。虽然我没想到他会那么虚弱、那么疲惫。而且他比我记忆中瘦小多了。希望他的金头脑还管用。

我救出索科洛夫了。这个人长年为我的家族效力。同时教导我知识和不入流的幽默。现在我回报了签他的一小部分人情了。只是不能帮他准备更舒服的住所,实在很抱歉。潮湿拥挤的恐怖鞭痕号,是我们目前的家。虽然他和梅根在这里住过好几年,但是以他目前的情况,真希望可以让他住的更舒服。

我制止齐林·金朵希了。他哪武器般的脑袋再也不是威胁了,思绪无法连贯,记忆也毁了。凶手正是他自己的装置。灯索科洛夫好转,或许他会对我直接除掉金朵希这件事的对错有意见。

总之,得知全世界只剩下帝国残余的那些发条战士,我松了一口气。

黛利拉在虚空之境编辑

我梦到黛利拉·考伯斯朋了。不对,那不只是梦。我取了虚空之境。黛利拉不知道用什么发发把我带去了。不知道她让我看的是真实还是捏造的过去。她提到了我祝福尤宏·雅各布·考德温皇帝。历史形容他是正人君子,百姓的公仆,但黛利拉却让我看到他开的空头支票,那些随口说说的谎言。她还让我看到我母亲贾思敏,和我想象的不一样。骄纵而美丽。自认出身高贵。最后我看到的是极端的部公布正。黛利拉的母亲死在债务人的监狱。我有好多问题,但我要如何分辨真想和谎言呢?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是我的下一个目标编辑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我没见过她,却久闻其名。她出生于顿沃贵族家庭,是雕刻家,也是卡纳卡皇家美术馆馆长。黛利拉的亲信之一,或许是她的头号密友。她们俩都爱好邪教。索科洛夫被监禁时,听到有人谈起一部艾许沃斯建工的奇怪装置。“神谕”。比发条杀人机器还错综复杂,但危险程度绝对不相上下。等美术馆下班,亲自走一趟就可以找到我要的答案了。


沙尘区编辑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编辑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和黛利拉渗透神谕姐妹的心灵。篡改她们的幻视,影响她们的预言。我无法想象,要是众生院落入她们受伤,帝国会变成什么模样。督军戴着同样闪亮的面具,灌输数万信徒的却是另一套宗教。难道变成界外魔同类是黛利拉的梦想?她够愤怒、够疯狂,却是可能是这样想。

我已经杀死艾许沃斯,希望顿沃能收到这则警告。黛利拉,我来制止你了,无论你这女巫法力多强都一样。

我还知道,艾许沃斯三年前帮黛利拉举办了一场降神会。事发地点在矿坑大亨阿拉米斯·斯帝尔顿中。我会去拜访他。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和黛利拉渗透神谕姐妹的心灵。篡改她们的幻视,影响她们的预言。我无法想象,要是众生院落入她们受伤,帝国会变成什么模样。督军呆着同样闪亮的面具,灌输数万信徒的却是另一套宗教。难道变成界外魔同类是黛利拉的梦想?她够愤怒、够疯狂,却是可能是这样想。

我让艾许沃斯失去黛利拉的魔法,切断虚空之境传来的能量。希望顿沃能收到这则警告。黛利拉,我来制止你了,无论你这女巫法力多强都一样。

我还知道,艾许沃斯三年前帮黛利拉举办了一场降神会。事发地点在矿坑大亨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家中。我会去拜访他。

梅根·福斯特编辑

我发现梅根·佛斯特几年前为艾许沃斯效力过。在我看来,梅根知道的内幕比她所说的还多。她隐瞒了什么?她有时不感直视我。就连笑的时候都带着哀伤。但直觉要我信任她,至少再多信任她一阵子。

失眠编辑

我努力不去一直想起父亲,但我担心得要命。希望科尔沃平安无事。他不知道我还活着,而且正要去找她,希望他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十五年前,是他把我就出来的。我们在狗圈酒馆躲了好几天,以为不会再见到顿沃塔了。我还记得,想到我们会过着冒险的生活,我甚至有点开心。那段时间让我能面对丧母之痛,让悲剧变得没有真实感,仿佛是不同的人生。


大皇宫编辑

沙尘区编辑

离开沙尘区时,我心乱如麻。既然我帮了督军,希望情况能有所转变。少了帕欧罗碍事,副督军利亚姆·柏恩会怎么做?他有机会让这里再度成为适合居住的地方,让空气恢复清新。希望他们除了布道以外还有其他手段。我知道他们有不少信仰跟不上时代。我知道界外魔却是存在。但至少柏恩为人诚恳,致力于追求他认为对卡纳卡百姓有利的事。

恶斗会结束吗?柏恩能够为矿工和矿工家庭带来转变吗?希望我的选择没错。机会在我手上时,我没有尽力保护帝国最弱势的百姓。虽然现在变不沙尘区,但我的眼睛是雪亮的。

I’d heard it was bad, but now I’ve seen firsthand how Duke Abele’s policies are destroying the Dust District.

Or maybe it was my fault. I just looked the other way, as long as the silver kept coming.

In the end, I decided to help Paolo. I hope it was the right choice. He’s more than just a Howler, and he could be a good leader. He’s been living in Batista, the Dust District, his entire life, organizing things, defending the people. His methods are questionable, but so are mine.

These people deserve better than rulers like Duke Abele. And I won’t rest until they’re free.

沙尘区。这里的悲惨,空中的沙砾,笔墨难以形容。我已经连续咳了一个小时,头晕脑胀。

战嚎帮主帕欧罗被我摆平了。他指挥带来恐惧和权谋。副督军利亚姆·柏恩也是。他的偏狭,他个人的野心都是历史了。我们有人能够符合督军要求的期望吗?无论最后是谁统治卡纳卡,都绝对不会是残酷的黑帮,也不会是众生院。现在我得确定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卢卡·阿比尔公爵。

I’d heard stories about the Dust District. Now I’ve seen it for myself, and breathed the polluted air. I’d still be coughing if it weren’t for Meagan’s fermented shark broth, even if it tastes like something she dredged up out of the sewers.

In the Dust District, I could have sided with Paolo or Vice Overseer Byrne, choosing one evil over another, but that could have had unforeseen consequences. So I rejected the setup and found my own solution.

黛利拉的秘密编辑

今天我目睹了虚空之境的效力,是如何从现实的裂缝渗进阿拉米斯·斯帝尔顿的房子。过去和现在我同事都看到了。亲眼看到公爵三年前的聚会,我搜集了许多情报。黛利拉的灵魂原囚禁于虚空之境,但我看到在降神会过程中,她的灵魂被引渡回人世。我看到女巫布里安娜·艾许沃斯让黛利拉的灵魂附在骨质塑像。后来,装着黛利拉灵魂的塑像交给了艾贝尔公爵保管。我现在知道黛利拉是不死之身。她只要不完整,就得以永生。就连界外魔看起来都坐立不安。这事我一直以来寻找的情报。现在我只要拟妥计划就行了。


女皇受死编辑

告别编辑

我再度哀悼。和她的心脏在附近某个地方但却,但却天人永隔,到底是什么感觉?她的只会。她的真知灼见。她的声音。她的爱。母亲,我再次失去你了。

我知道到她的灵魂受困了。我知道必须让她活的自由。但我怎么做得到?当然她设法帮了我。最后一次。不会,我不会哭。还不会。在我大功告成前不会。

现在心囚禁了不同的灵魂。不同的声音。黛利拉·考伯斯朋,谎话连篇,窃取王位。自私、狡猾、心狠手辣的黛利拉。

卡纳卡公爵 编辑

阿比尔公爵死后,我的任务即将大功告成。大家说,复仇是傻瓜才做的事。复仇的人最后会会掉自己。但是我成就感十足。我距离夺回王位只差一步了。距离救回父亲只差一步了。现在我只剩下一个绊脚石了。

Not so long ago I would have gladly thrust a dagger into Duke Abele’s chest. But a more subtle opportunity presented itself, and I took it. The Duke still lives, but they dragged him away, thinking he was his own political double, gone mad. And the Duke’s actual double? I think he’ll be a much better Duke than the real one ever was. People will never know why their ruler suddenly gained wisdom, or took on a kinder tone. And maybe they’ll wonder why Empress Emily changed just as suddenly. I’m not the same person I was two months ago.

Now there’s only one more task, before I can rest. Corvo, my father, I am coming.

离开索科诺斯编辑

No one left to rule Serkonos. I made sure of that. Of course the people will sort it out eventually. They always do. In a few years someone will emerge from the chaos and take over the Grand Palace. People tire of bloodshed after a while, and they’ll accept their new Duke or Duchess, whoever they are. Or maybe the people will burn the Grand Palace to the ground, then invent something new. I’m curious to see what they come up with.

I’ve thought a long time about who should rule Serkonos. But in the end, there is no one I trust more than my father, Corvo Attano. Some may raise an eyebrow at my choice, but I believe it’s what is best for the people. Corvo was born in Serkonos, and that’s where he’ll stay. He has sacrificed so much for the Empire, he deserves the position and the respect. My father, the Duke of Serkonos.

I don’t worry for Serkonos. I’ve met many good, capable people. People who have been working on behalf of the country as best they could. With the real Luca Abele out of the way, I’m certain they’ll manage to restore the rule of law, and with it some of the happiness they’ve lost. And I’ll help them the best I can as soon as I am back on the throne.

Byrne is going to be important to the future in Serkonos. The Overseers have been claiming they can bring order to the nation, if given more power. Well, I just opened the gates of the Grand Palace for them. I’m curious to see what they do with it. How will the Vice Overseer change things. I just hope they’ll remember my idea of order might not be the same as theirs. I’m a heretic after all, whether they know it or not.

Paolo will probably lead in Serkonos. I admit helping him was an unorthodox choice. But he has the trust of the people, and the Howlers are more than just a street gang. They have their own trade routes. Their own code of ethics. I’ll be curious to see if they can improve conditions here. I might even lend them my support when I’ve retaken my throne.

重返顿沃 编辑

顿沃。我的家。自从我离开,自从我被迫出走,这里无意发生了可怕的事。这座城市会成为一片废墟吗?百姓都被吓到足不出户了吗?

难道我做最坏的打算,是想让自己心安吗?要是这座城市比我离开时状况还好呢?黛利拉做得比我好呢?

不对,不会这样。我了解黛利拉。而且我现在更认识自己了。对于发生着一切之前,我大可做得更好的事,我内疚不已。我再百姓眼中是不值得卖命的女皇。

我不知道眼前会出现什么景象。但无论我的城市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能让悲伤或愤怒蒙蔽思绪。黛利拉根本不在乎顿沃会不会毁灭。

她一定知道我要找她算账。她的盟友一个接一个被我铲除,她都看在眼里。她有位居下风的感觉吗?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她的计划?

科尔沃的日志编辑

顿沃漫长的一天编辑

新年编辑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新年代表新的希望和承诺。我呢,则痛恨随之揭露的回忆。今天是打底月3日,本来是贾思敏的生日。我们以前会在黎明前,带瓶上号的气泡葡萄酒划小艇游河,一起看日出。在每天的公务缠上她之前,独处一阵子。

时隔多年,我怎么还会想起这件事?

周年纪念日编辑

一年最难过的时刻。贾思敏谋杀周年纪念日的前个礼拜。我又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要是我可以早一步到,要是我可以多了解Daud一点就好了。要是我再壮一点、再快一点、再聪明一点就好了。要是。如果。前一刻她还在。下一刻却在我怀里,奄奄一息。是,我仍然伤心。全世界仍然伤心。银刺我们以沉重的讲演和小号纪念她遭到谋杀的日子。

丰收月到来的脚步太慢了。


世界边缘编辑

耻辱编辑

时隔多年,感觉还是一样。贾思敏。还有我。只不过晚了一步。现在轮到艾米丽。黛利拉这个女巫。我这辈子没看过这么强的魔法。她除掉界外魔的印记,将艾米丽变成石头。我会想办法接触魔法。消灭黛利拉及其共犯阿比尔公爵。他们对艾米丽造成的伤害,我会设法让他们付出代价。首先,我已经收拾了拉姆齐那个小人了。但多亏了黛利拉与公爵,全帝国将我当成了“皇家杀手”。

但目前我打上了船,从顿沃航向我的故乡。把这种事写下来好像很荒谬。船长室梅根·福斯特。说她和老御医安东·索科洛夫是朋友。我别无选择,只能相信她。暂时相信。我们会航向索科诺斯。至少我有时间思考。计划如何拯救艾米丽,将黛利拉从偷来的王位赶下台。

虚空之境编辑

我都快忘了在虚空之境走路的感觉。那种放佛堕落,令人作呕的感觉。还有界外魔。他那双暗淡的眼睛。深不见底的漆黑。

他当然也提议要送我那份礼物。我本来以为自己会拒绝,让他知道我会不会加入他的游戏。但后来我想起艾米丽,她还囚禁在黛利拉的魔法。于是我收下了。只要是可以对付公爵和黛利拉的东西都行。只要是能够击败他们,能够拯救我女儿的东西都行。如果这份礼物有代价,只希望代价不要太高。

我得为他的另一份礼物付出什么代价?贾思敏心爱的声音,囚禁在十五年前陪伴我的同一个怪装置里面。我努力想忘掉那玩意,但是能够再和她交谈令人欣慰。然而,他和我过去认识的那个人又并非全然相同。

终于抵达卡纳卡了。好几年没见到这座城市了。没有人在等我。没见到百姓,也没看到公爵。

希望这次会有所不同。希望我不会被拉进虚空之境,带到界外魔面前。我都快忘了。他那双暗淡的眼睛。深不见底的漆黑。

他当然也提议要送我这份礼物。权利。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我被诱惑了。但后来我想起公爵和黛利拉。他们对于控制世界、控制前提人的贪念。她夺走我印记时脸上的笑容。我不想和他们一样。所以我拒绝了。他措手不及。或者伸直感到失望。很好。或许他会对我感到厌倦。从此以后不再骚扰我。

不过我无法拒绝他的另一个礼物。贾思敏心爱的声音,囚禁在十五年前陪伴我的同一个怪装置里面。我努力想忘掉那玩意,但是能够再和她交谈令人欣慰。然而,他和我过去认识的那个人又并非全然相同。

终于抵达卡纳卡了。好几年没见到这座城市了。没有人在等我。没见到百姓,也没看到公爵。

研究艾德迈尔研究院编辑

我持续密切观察了梅根·福斯特。我姑且决定新人她。少了她,我可能会像艾米丽一样,被黛利拉的魔法囚禁住。目前这位船长室我唯一的盟友。即便她对我有所隐瞒。

希望安东·索科洛夫不久后就会加入我们的行列。帝国时尚最聪明的人。他的画作和对国王街白兰地的热爱众所周知。

他成了皇家杀手绑架的对象。

梅根·佛斯特说他最后一次被人发现时,正被皇家杀手带往艾德迈尔研究院。我猜杀手是病人,或许他需要接受治疗。但残忍的疯子怎么有办法来去自如,替公爵完成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里的总炼金术士是亚历珊卓·海芭夏。我没听过半件关于她的幻视。但如果她有任何情报,我我会逼她开口。


机关宅邸编辑

皇家杀手成为过去式。下一位:金朵希编辑

原来阿比尔公爵是弑君者的幕后指使。她利用亚历珊卓·海芭夏自己的血清,将她变成杀人犯。高招。先让每个人和艾米丽反目,然后政变。我一手终结整件事了。海芭夏死了,皇家杀手也随之走入历史。

索科洛夫不在艾德迈尔研究院。他被掳去奇林·金朵希家里了。这位自然科学家、大发明家兼发条战士制作者是他的死对头。难道是因为同行相忌,还是有更邪恶的原因?我再顿沃塔见过金朵希杀人机器的身手,绝对不能让黛利拉拥有这样的盟友。

压力山卓·海芭夏。她是大家口中的矿工就是猪。阿比尔公爵利用医生自己的血清对付她。将她变成散播恐惧和死亡的工具。但我成功治愈她了。皇家杀手走入历史。不过海芭夏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也知道血清从她体内释放了扫描。只能让时间抚平伤痛。

索科洛夫不在艾德迈尔研究院。敌对的自然科学家把他掳走了。大发明家奇林·金朵希,发条战士的制造者。大家都说金朵希比过去的索科洛夫还野心勃勃,也更疯狂。无所谓。但索科洛夫可是帝国空前绝后的天才。我要他加入我的阵营,要是他替金朵希效力,就大事不妙了。

恐怖鞭痕号。好诡异的名字编辑

这艘船上根本睡不好觉。我还宁可被暴风雨卷走,让无尽的海浪拍打。还记得,几年前鼠疫期间,我再各国之间航行。贾思敏,满怀希望。指望透过我协助,其他岛屿能伸出援手。她以为我有外交手腕。以为我在其他人眼中就像在她眼中一样。

我辜负她了。而且我在回程中有辜负了她一次。现在需要我的人是艾米丽。但我上年纪了。我感觉得出来。沉重的感觉。仿佛关节里面有沙子。

我想念我女儿。至少黑暗期的时候她在我身边。在狗圈酒吧作画,说故事给我听。


皇家美术馆编辑

索科洛夫平安无事编辑

帝国的天才奇林金朵希死在我手上了。他是黛利拉和阿比尔公爵的走狗。他的杀人机器是阴谋的一部分,那个阴谋带走了艾米丽、偷走了她的王位。发条战士现在绝迹了。希望可以引起公爵的注意。

好消息还不止这些。我成功拯救安东·索克鲁夫了。希望他的心灵比生理状态还健康。他不太能走路。不知道老人还有多少日子,够带我回顿沃吗?希望如此。

到头来,奇林·金朵希的克星不是我,而是他的虚荣心。他打造了一部用来摧毁智力的机器,希望用在索科洛夫这样的对手身上。金朵希绝对没有会用在自己的脑袋。我们这个年代的天才,沦为稀里糊涂的小孩。发条战士绝迹了。阿比尔公爵计划的一环摧毁了。我敢说一定会引起他的注意。

我就出安东·索科洛夫了。至少锦鲤就了。跟我最后一次看到他相比,他现在老了很多。思考能力还在。我希望如此。不过他的身体在各方面都很吃力。走路、吃饭、小编都是。穿上的环境害他不舒服。但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暂时只能以恐怖鞭痕号为家。

黛利拉在虚空之境编辑

我去了虚空之境,只是这次在那里等我的不是界外魔,而是黛利拉·考伯斯朋。她的超能力莫名增强了,希望我从她的角度看事情。她让我看了她母亲,被丢在债务人的监狱等死。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贾思敏,在顿沃塔奢华的皇宫备受宠爱。丝绸、一流的家教、盛大的宴会,而黛利拉却躲在厨房。他们的父亲尤宏·考德温皇帝又是开了哪些空头支票。跟黛利拉说他不久后也会成为公主。这是她希望我了解的过去。真希望这一切都是谎言。部分听起来很真实。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是我的下一个目标编辑

皇家美术馆馆长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她应该不是卡纳卡人。我有她去过金朵希宅邸的证据,索克鲁夫也证实她是黛利拉的官员之一。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惊喜等着我。索克鲁夫听到有人叹气神谕这台装置,是由艾许沃斯监工完成的。我感觉得出来,这台机器和启发大众艺术鉴赏能力毫无关系。皇家美术馆闭馆厚亲自走一趟,就可以找到我要的答案了。

沙尘区编辑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编辑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和黛利拉渗透神谕姐妹的心灵,影响她们传送给高级督军的幻视,进而透过他,传送扭曲的语言给帝国境内所有众生院信徒。不过我已经终结了这项诡计。

我必须承认,我对黛利拉的夸大妄想印象深刻。难道被人以邪教徒崇拜界外魔的方式崇拜是她的梦想?真担心顿沃会看到怎样的惨况。希望艾米丽平安无事。

总之,我已经杀了艾许沃斯。希望黛利拉少了这位左右手,她在卡纳卡的女巫团便会瓦解。

我还知道,艾许沃斯三年前帮黛利拉举办了一场降神会。事发地点在矿坑大亨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家中。我会去拜访他。

布里安娜·艾许沃斯和黛利拉渗透神谕姐妹的心灵,影响她们传送给高级督军的幻视,进而透过他,传送扭曲的语言给帝国境内所有众生院信徒。不过我已经终结了这项诡计。

我必须承认,我对黛利拉的夸大妄想印象深刻。难道被人以邪教徒崇拜界外魔的方式崇拜是她的梦想?真担心顿沃会看到怎样的惨况。希望艾米丽平安无事。

总之,艾许沃斯已经不是女巫了。我打破了她和虚空之境魔法间的连接。希望黛利拉在卡纳卡的女巫团也会瓦解。

我还知道,艾许沃斯三年前帮黛利拉举办了一场降神会。事发地点在矿坑大亨阿拉米斯·斯帝尔顿家中。我会去拜访他。

梅根·福斯特编辑

梅根·福斯特承认,她和布里安娜·艾许沃斯是旧识。艾许沃斯是黛利拉女巫团的老成员。我想不通。不过有件事值得注意。我发现梅根不愿直视我。

我想信任她,她是我的恩人。但我真的了解她吗?

失眠编辑

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时了。我为此痛恨他。居然是伐木时出了意外。这样的死法真荒谬。我永远无法原谅她。他让我成了没父亲的孩子,我恨他。放佛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糟的事了。

现在我比较明事理了。我花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才明白。比起来,失去孩子更糟。艾米丽,我来救你了。我论如何,我都会去救你。

大皇宫编辑

沙尘区编辑

我的肺还有灼热感。我还以为咳嗽不会听。梅根的发酵鲨鱼肉汤稍微止住了咳嗽。

这几年巴提斯塔的情况恶化到这种程度,我知道吗?艾米丽知道吗?还有多少人得在沙尘区长大?我没有答案。

我一直不太喜欢众生院,甚至亲手终结前任高级督军的职涯。但今天我帮了副督军柏恩和督军。我讲帕欧罗交给柏恩,他现在有机会让这座城市改头换面。终结持续恶斗后,或许可以结束部分苦难。

我的肺还有灼热感。我还以为咳嗽不会听。梅根的发酵鲨鱼肉汤稍微止住了咳嗽。

这几年巴提斯塔的情况恶化到这种程度,我知道吗?艾米丽知道吗?还有多少人得在沙尘区长大?我没有答案。

只要战嚎和督军继续恶斗,这一区的百姓就得受苦。所以我将副督军利亚姆·柏恩交给帕欧罗。现在战嚎会占上风。我要是不是十八岁那年被送去顿沃,可能也会变成他们那样。帕欧罗说帮助百姓时的样子很诚恳。希望他是对的。

我的肺还有灼热感。我还以为咳嗽不会听。梅根的发酵鲨鱼肉汤稍微止住了咳嗽。

我没想到巴提斯塔的情况这么恶劣。大家管这里叫沙尘区。但问题不管是空气不良而已。还有持续生活在恐惧中的压力,以及持续面临战嚎和督军恶斗带来的危险。我没办法选择加入任何一个阵营。所以我拒绝了安排,自行找出解决之道。

但我还是不满意。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我的家。卢卡·阿比尔公爵得付出带代价。等艾米丽复位,她可以来看我。我们可以有所作为,帮助百姓。

黛利拉的秘密编辑

阿拉米斯·斯帝尔顿 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卷进来,却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他为公爵的核心集团提供了场地,让他们酝酿出最佳的阴谋。

在斯帝尔顿家,我同时看得到过去和现在。黛利拉·考伯斯朋的灵魂原囚禁于虚空之境,但我看到在降神会过程中,她的灵魂被引渡回人世。我看到女巫布里安娜·艾许沃斯让黛利拉的灵魂附在骨质塑像,然后交给阿比尔公爵保管。

这就是黛利拉永生的秘密。这也是消灭她的秘密。我只剩细节还没搞清楚而已。


女皇受死编辑

告别编辑

再会了,贾思敏。我们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是我是去的不知是你的灵魂。我自己也不再完整了。我感觉得出来。在你逃离心脏的牢笼时,是否带走了我的一部分?我的朋友。我的人和知己。我的女皇。

心现在囚禁了不同的灵魂。黛利拉·考伯斯朋的灵魂。嫉妒、愤怒、自私。这种类型的意见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

卡纳卡公爵编辑

公爵死了。他奄奄一息时的眼神。他一时到自己已经没救的瞬间。我这段时间的努力都值了。那个表情。现在距离拯救艾米丽只有一步之遥了。完成黛利拉·考伯斯朋和阿比尔公爵偷走王位时展开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总会结束。

这几个礼拜,我满脑子只想宰了阿比尔公爵。但实际上我没有这么做。我想贾思敏会同意我的做法。现在掌权的是阿比尔公爵的政治替身,卢卡·阿比尔本人进了艾德迈尔养病,鬼吼鬼叫说他才是真正的公爵。

现在非贵族出身的人将统治索科诺斯。有些意思。百姓很快就会遗忘那个长久以来作威作福,自私又残忍的家伙,他们会学会信任他们所看到的卢卡·阿比尔公爵。虽然外表一模一样,但骨子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人。现在只剩一具按工作。艾米丽,撑着点,我快到了。

离开索科诺斯编辑

我要离开索科诺斯了,但我遇见了许多有能力的好人。尽力为了国家奋斗的人。少了卢卡·阿比尔本人碍事,我敢说他们绝对能恢复秩序,重现这个地方的景深。总有一天我要再回来。或许住上一阵子。这里是我的故乡。难道这里最终是我落脚的地方?这里气候温暖,食物可口。我喜欢空气中的盐混合香料的味道。

再次离开索科诺斯,就像过年前那样。等我累了,我想再回到这里。不知道战嚎是否会接管。帮助帕欧罗不是多数人会做的决定。但街头混混在他手上脱胎换骨。他们了解这里的人所受的苦,也了解这里的百姓。我很好奇这地方在他们手上会有什么样的转变。

重返顿沃编辑

顿沃。我的另一个家。满满的回忆,现在被篡位这对权力的妄想玷污了。

等不及要将黛利拉肮脏的灵魂还给她,结束这场闹剧。我还是不知道她的话有多少是谎言。

她的确有些特质和贾思敏一样。承认这种事心会痛。因为除了艾米丽,我不想在别人身上看到贾思敏的影子。我们女儿身上到处都有贾思敏的影子。不知是外貌相像而已。只要听到有人说柯博的笑话,就会皱(~)眉。回忆开会时,以为没人看到,对着怀曼天天一校。与年龄大她一倍的自然科学家舌战时尖锐的眼神。

我希望让她的严重重现神采,毁灭黛利拉的黑暗。训练时,艾米丽卜老师对我说她不是瓷娃娃?不怕苦,面对遇上和刮伤一笑置之。我希望她再次看到自己乘胜追击,对我开心尖叫。我希望她重现生气。我的小女孩。


位置编辑

这本书位于恐怖鞭痕号的客房桌子上。不过游戏中随时可以从菜单中查看日志内容。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