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per render2b.png

恸哭者(Weepers)是感染鼠疫的晚期病人。他们徘徊于顿沃各个被遗弃的角落,比如酒酿区水淹区。恸哭者的数量会随着秩序的愈发混乱而上升。

举止样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恸哭者皮肤会脱色并伴有泪血症,这让他们的眼睛会泣血,恰如其名。他们的外貌通常是些憔悴而不断嘟囔的幸存者城市守卫、流氓恶棍(还是会穿着变成恸哭者以前的衣服)。他们头发也会较为稀疏,胸口和面部都带有血渍。他们有时会吐出黑色的泥泞物。因为免疫系统的衰弱,恸哭者很容易感染寄生虫。而那些寄生虫就在恸哭者体内打洞、产卵。之后孵化的虫子(即下文提到的苍蝇)会蛰咬任何靠近感染者的人。可能是因为那些恸哭者已经是感染晚期患者,老鼠并不会攻击他们,即便是被科尔沃的毁灭狂潮召唤的老鼠。(老鼠身上携带着同样的病菌,估计会以为是同类)。

恸哭者的思考能力和理性因为鼠疫带来的高烧而大大衰退。因此,恸哭者往往对周边的环境的感知很弱,这让科尔沃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恸哭者身旁潜行经过。但是,有些人认为恸哭者并不是真的极具攻击性,他们看似攻击的举动实际是想向未感染者寻求帮助。机械心脏揭示说有些恸哭者会选择把他们人生最后的时光都一用于感染掉所有他们碰到的还有理智的人[1]

战斗[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典型的恸哭者攻击

  • 恸哭者会发出很多类似呻吟的声音;一旦听到恸哭者的哭声,最好快速定位声音的来源、避免受到惊吓和突然袭击。
  • 战斗中,恸哭者会跑向科尔沃并且“寻求帮助”。由于恸哭者缺乏足够的防护并且缺乏战术,科尔沃用任何手头的武器就可以很轻松击败他们。因为恸哭者不会主动搜寻他们的四周,避开他们是最吼的。
  • 如果科尔沃让一个恸哭者靠得过近,他/她就会抓住科尔沃并吐他一脸
  • 有些恸哭者。周围会有一些嗡嗡作响的苍蝇。这些苍蝇会在混战中跟着一起攻击其他生物,苍蝇并不会随着恸哭者的被杀或者的被勒晕而消散,科尔沃走的太近也仍然会被攻击。
  • 需要干掉恸哭者的时候,推荐使用远距离武器或者潜行刺杀。因为大规模近距离混战的时候,操作不当被他们抓住基本就是要死。
  • 守卫和街头混混会自发地攻击恸哭者。因此,恸哭者也可以被用于干扰敌人,为科尔沃争取一段时间得以从该区域逃离。
  • 其实科尔沃用剑都可以很容易地砍翻恸哭者,打一群和打一个都不算什么问题。
  • 恸哭者的行动里有一种是跪在地上咳嗽,这个时候如果去背刺会被发现,他透过了自己的身体发现了你准备后入他的不轨行径
  • 恸哭者会饿虎扑食般发动攻击,在战斗中的攻击欲望比正常人类强烈得多,而且不会躲闪和格挡,如果科尔沃的技术不好,在砍翻恸哭者之前很可能受到不小的伤害

相关骨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耻辱1主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鼠疫姻亲——被恸哭者攻击后会获取少量的魔。
  • 鼠疫抗体——被恸哭者攻击后掉血会大幅降低。

趣闻轶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如果科尔沃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选择用非致命方法铲除撒迪厄斯·坎贝尔,在水淹区任务中就可以看到变成了恸哭者的坎贝尔(被打上异端记号的督军不会有任何地方收留他,不会有任何人给他提供任何帮助。最后只有被鼠疫感染的下场)。
  • 如果在高级督军坎贝尔任务中没有释放格里夫,在欢愉之屋任务中就可以见到变成了恸哭者的格里夫。
  • 恸哭者的觉察力极其低,甚至还不如鼠群,可以很轻松的潜行通过在四处游荡的恸哭者。但是有一些恸哭者会展示出正常的视觉(就是晚期退化程度不同)。
  • 恸哭者看见没有意识的挺尸或者尸体不会有反应。
  • 游戏最后,如果是低混结局,且皮耶罗·乔普林安东·索科洛夫保皇党任务中被救,会有一个镜头是两人联手发明了可以完全治疗恸哭者的解药,结束了这场鼠疫。
  • 恸哭者会攻击一切他们发现的幸存者,即使幸存者对他们可能不带恶意。
  • 极小几率下,恸哭者会对游戏中的NPC进行处决,有个自动动画就是受害者不断拍打那些被呕吐到他们身上的苍蝇然后跪地,随之死去。
  • 尽管恸哭者是有敌意的存在,但是杀掉恸哭者会拉高混乱度。
  • 恸哭者在平常会有很多“正常”行为,比如在火堆旁烤火,在床上睡觉。
  • 原本设计有一个被感染的城市守卫官,游戏提前公布的一些截图中还曾有过,但是在游戏中被砍掉了,只有在设定稿中才能得见。

图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资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