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他们都说,在他的性格中天才和疯狂是如此完美地平衡,以至于没有人能够分辨出这两者的区别。

—法利·哈夫洛克

安东·索科洛夫(Anton Sokolov)自然科学院的院长,同时他也是贾思敏·考德温(Jessamine Kaldwin)女皇与后来的摄政王海勒姆·伯罗斯(Hiram Burrows)的皇家医师。除此之外索科洛夫还是一名备受推崇的画家、一位高产的发明家,以及顿沃军事化技术的主要缔造者。另外他还发明了索科洛夫万能药,这种药剂可以让人恢复健康,并能预防鼠疫所带来的危害。

个人简介[]

Sokolovcampbell

索科洛夫正在为高级督军坎贝尔绘制肖像

作为一名从帝维雅而来的移民[3],索科洛夫早年是以画家和雕塑家的身份在顿沃的贵族之间确立了自己的名声。薇拉·莫瑞(Vera Moray)曾提到过索科洛夫在给她画肖像的时候还“只能勉强算是个男人,那么的年轻”,但那时的他就已经“画出了这片土地上所有优秀的人”[4]。渐渐地花重金请索科洛夫为自己绘制肖像俨然已经成为了贵族之间一种时髦的风尚;而索科洛夫虽然继续接受着这些绘画委托,但其实在他内心里对这些贵族充满鄙夷。

此后,索科洛夫开始在多个领域里奠定他大师级的地位。到《耻辱》游戏刚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是一位声名远播的画家、雕塑家[5]、科学家(尤其擅长活体解剖[6]和宇宙学[7])、发明家、作家[8]、旅行家[9]和物理学家。

虽然有些人认为他是个马屁精,但索科洛夫一直在权力的位置上不断攀升。1820年,他与艾斯蒙德·罗斯博尔(Esmond Roseburrow)结识[2],且随着罗斯博尔对于鲸油作为能源潜能的发掘,二人最终合作创造了一次全新的科技奇迹,索科洛夫和罗斯博尔也因此在顿沃的工业革命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两年后,索科洛夫晋升成为了自然科学院的院长,同时出任考德温皇室的皇家医师。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索科洛夫在科学院内部与皮耶罗·乔普林(Piero Joplin)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竞争,其激烈程度甚至导致皮耶罗最终被除名驱逐出了科学院。1828年,索科洛夫将一名兼职画家——黛利拉·考伯斯朋(Delilah Copperspoon)收为了自己的学徒[2]。不过他们之间的这段关系鲜为人知,而且黛利拉早在《耻辱》故事发生前便已经放弃了继续接受他的教导。

索科洛夫和贾思敏女皇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交情,尽管他对贵族很是厌恶,但是却非常钦佩女皇。据机械心脏所说,贾思敏深受来自索科洛夫的影响,也是因此,女皇在位时期的索科洛夫在社会上有着极高的个人自由度[10]。在这期间,索科洛夫于1833年为城市卫队发明了光之壁电弧塔,还于1836年制造出了用于武装高脚兵的军事装备[2]。不过这些技术和发明直到1837年女皇遇刺后才开始被广泛应用(1835年顿沃城中开始鼠疫肆虐)。

因为这些技术的发明与应用,贾思敏的遇害和海勒姆·伯罗斯的上位都没有影响到索科洛夫的特权。索科洛夫还与罗斯韦德屠宰场场主邦德瑞·罗斯韦德(Bundry Rothwild)关系密切,他为其发明制造了电弧地雷,还设计了电击审讯椅,这些都在后来被用于对付屠宰场里罢工的工人[11]。索科洛夫因此被允许在屠宰场里自由出入,并可以对鲸鱼这种优秀的解剖对象进行活体解剖[12]。而作为交换,罗斯韦德希望索科洛夫可以对工厂里的机械设备进行一些改进[13]。随后在这位自然科学家对屠宰场的设备发出了几句“简直像是上个世纪的破烂”的讥讽之后,仅仅在他那些只言片语设想地指导下,屠宰场便添置了一套可以快速杀死那些半死不活的鲸鱼的电力系统[6][14],并给屠宰场的屠夫们配备上了一种新型的、嗡嗡作响的锯子[13]

在业余时间里,索科洛夫则是个酒鬼以及好色之徒,同时他还是个一厢情愿的黑魔法实践者。他痴迷于召唤界外魔(The Outsider),为此他曾尝试过各种各样的仪式和献祭,但却都无济于事。而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界外魔觉得索科洛夫本人并没有足够“有趣”到值得自己一见[15]

耻辱[]

我向您保证我的时间安排的很紧。工作是接连不断的,像是在科学院里授课、给贵族们画肖像,或者监督城里一个新安保系统的安装。所以,请您谅解,我将在考德温大桥的家里度过一两个晚上来放松一下。当然,您不谅解的话我也无所谓。

—皇家医师安东·索科洛夫,于自然科学院[16]

在女皇遇刺之后,索科洛夫依旧担任着皇家医师的职位,只不过服务对象换成了摄政王海勒姆·伯罗斯。为了伯罗斯的统治需要,索科洛夫一直在继续新武器的研发以及鼠疫解药的研制工作。但索科洛夫并不是一个人道主义者,他甚至会有目的地感染一些健康的平民以研究鼠疫。其中一个实验对象就被囚禁在索科洛夫的温室里,旁边有一台声谱仪记录了索科洛夫对她的观察。

Sokolov-Boat

在塞缪尔船上昏迷不醒的索科洛夫

索科洛夫因为他那富有争议的科学成果和战略价值受到了伯罗斯的严密监视。不过在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的命令下,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还是将索科洛夫从其位于考德温大桥安全屋绑架到了狗圈酒吧,并在对其审讯后确认了伯罗斯情妇的身份。

索科洛夫在招供以后被关在狗圈酒吧的犬舍里。在后来发生的事件中,索科洛夫和皮耶罗冰释前嫌,皮耶罗说“和跟我一个层次的人交谈让我倍感舒畅”,而索科洛夫也承认“把皮耶罗从科学院驱逐出去是件违背自然科学本身的犯罪行为”。

在低混乱度结局中,如果索科洛夫和皮耶罗最终都存活下来,那么他们将会联手制作出对抗鼠疫的解药。

耻辱2[]

AntonSD2

索科洛夫正在恐怖鞭痕号上休息

老年人为什么不能在温暖的气候中安享晚年,享用美酒、辛辣佳肴,避免和另一群渴望残害帝国核心的蛇蝎贵族周旋?

—安东·索科洛夫,于调查阴谋中[17]

在摄政王叛乱结束十年后,索科洛夫搬到了卡纳卡居住,试图以此断绝自己与顿沃的联系。在此期间他结识了走私船船长梅根·佛斯特(Meagan Foster),并且索科洛夫还曾在她的走私船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上居住过一段时间。直至一个不确定的时间点,伴随着各种暗杀、骚乱的爆发,卡纳卡这座城市开始成为内乱的牺牲品。而索科洛夫则在混乱中及时发现了有人正阴谋废黜现任女皇艾米丽·考德温(Emily Kaldwin),他推断这一阴谋的幕后黑手是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公爵,于是他决心通知皇室这场即将到来的政变[17]

然而就在这一发现后不久,索科洛夫便遭到了皇家杀手(The Crown Killer)的绑架[18],之后他被交与奇林·金朵希(Kirin Jindosh)并被其囚禁于机关宅邸的评估室中。在遭受囚禁期间,他被要求协助金朵希设计一种可以批量生产发条战士的方法,但被其拒绝[19]。于是为了报复,金朵希强迫索科洛夫接受了“电疗”[20]。他希望可以通过对索科洛夫实施电击来剥夺其自由意志与独立能力,同时又能保留他的知识与创造天赋为己所用[21]

索科洛夫后来被艾米丽/科尔沃救出,并被送到了恐怖鞭痕号上进行休养。在船上,索科洛夫继续为主角提供建议和帮助——他指引主角找到了布里安娜·艾许沃斯(Breanna Ashworth)并提供了有关阿拉米斯·斯帝尔顿(Aramis Stilton)大宅的情报。

在黛利拉和她的盟友被击败后,索科洛夫的故事也会迎来两种不同的结局,而这则取决于主角在游戏中的混乱程度:如果是高混乱度,那么索科洛夫将会因为目睹自己的发明被滥用于战争和压迫人民而陷入抑郁,最终他心灰意冷,带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回到了帝维雅 。而如果是低混乱度,那么索科洛夫将会沉醉于自己的发明为社会所带来的繁荣与安定,他会满意于自己一生所取得的成就,并在最后心满意足地踏上返乡之旅。

界外魔之死[]

在卡纳卡隐居多年后,索科洛夫最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帝维雅,当地的报纸报道了这一事件。为了纪念他的成就,人们为索科洛夫举行了一场游行庆典,这场活动在达波克瓦的马斯卓夫广场达到了高潮。索科洛夫在那里宣布他已经在该地区建立了一个工作室,不过在被问及接下来有何计划时,索科洛夫却回答说自己的成就已经够撑上好几辈子了。另外他并未说明工作室是否会对外招收学徒[22]

趣闻轶事[]

  • 游戏中索科洛夫的配音演员是罗格·杰克逊(Roger L. Jackson,美国配音演员,曾为电影《惊声尖叫》系列中的角色“鬼面”配音)
  • 为了创作索科洛夫这个角色,《耻辱》的开发人员曾经从几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包括列奥纳多·达·芬奇(意大利语:Leonardo da Vinci)、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俄语:Григо́рий Ефи́мович Распу́тин)和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身上寻找过灵感[来源请求]
  • 游戏中可以找到一些索科洛夫的画作,这些画作被归列为重要的收集物品,每幅价值300钱币(二代中为200钱币)。除此之外,游戏还把“找到索科洛夫的画作”作为每个任务中的特殊收集支线,所以在此建议为了游戏的完成度请去收集那些画作,当然也是为了奖金。
  • 索科洛夫很喜欢国王街白兰地,这是一种昂贵的烈酒,其中“混合了珍贵的潘迪西亚香料和一滴鲸油”,并添加了从漠利兰花中萃取出的精油,不过皮耶罗形容说它的味道“令人作呕”。游戏中在绑架索科洛夫后,科尔沃可以通过贿赂给他一瓶这种酒来让他提供波伊尔夫人(Lady Boyle)的信息。
  • 特雷弗·彭德尔顿(Treavor Pendleton)提及说索科洛夫从来没喜欢过摄政王,还说其曾怀疑伯罗斯是“一切麻烦的源头”,这个说法后来被索科洛夫本人证实。
  • 伽伐尼医生(Doctor Galvani)很崇拜索科洛夫,在他的日记里记录说与安东·索科洛夫会面的那天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 尽管索科洛夫对界外魔很痴迷,但是他却没有马上认出科尔沃手上的界外魔印记。他只是会一直盯着看,并觉得很眼熟。
  • 如果科尔沃在处理掉海勒姆·伯罗斯后与索科洛夫对话,那么他将会与之谈及自己在将来对其的有用之处,并且还会对科尔沃手上的印记作出更多的评论。
  • 索科洛夫是唯一一个被强制要求存活的目标(杀死索科洛夫会显示任务失败,重新读档)。
  • 据游戏的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在推特上所说,在《耻辱》游戏时间线结束之后索科洛夫的生活轨迹是“最终索科洛夫可能会回到宫廷并在那待几年,然后退休归隐,接着他便会四处旅行和作画”[23]
  • 《耻辱2》的首支游戏预告片中,可以发现在奇林·金朵希身后的墙上挂着索科洛夫的自画像[24]。虽然预告片中的许多细节都在游戏正式发布前被进行了修改,但这幅画像确实可以在游戏里的“机关宅邸”任务中找到。
  • 摄政王在顿沃塔用于视频传送交流的折射透镜也是索科洛夫发明的。不过据游戏开发者所说,这个反常的系统看起来像是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一样,并且它也不能像十年后金朵希发明的银图技术那样可以采集图像[来源请求]
  • 在索科洛夫退休后,他的一个学生托克斯维格医生(Doctor Toksvig)接替他成为了皇家医师[25]
  • 据索科洛夫所说,他有“八、九个正在群岛上四处奔波的孩子”。
  • 索科洛夫从未忘记过任何一个曾被他为了寻找治愈鼠疫方法而当成实验体的人的名字和长相[26]
  • 虽然并未在一代的游戏里出现过对应场景,但在二代艾米丽/科尔沃开始“皇家美术馆”任务之前的开场白中有提及索科洛夫在狗圈酒吧的那段时间里曾教导过艾米丽功课。
  • 索科洛夫可以在“女皇受死”任务一开始的时候被杀死,如果在这之后将他的尸体展示给梅根·佛斯特看,那么她会对此表现得非常惊骇,并因此对主角展现出极大的恨意。
  • 虽然索科洛夫并不是保皇派的成员,但他是唯一一个曾在狗圈酒吧中出现后又于《耻辱2》中登场的配角。

声音[]

描述 声音
索科洛夫对科尔沃——保皇派
索科洛夫在恐怖鞭痕号上谈及黛利拉
索科洛夫看到梅根尸体时的反应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