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Cece render.png
“为什么没人听我的?我觉得我好像幽灵一样。”
——塞西莉亚

塞西莉亚(Cecelia)狗圈酒馆的一个佣人科尔沃·阿塔诺抵达保皇党藏匿点的时候就会碰到她。

生平[]

鼠疫爆发前,塞西莉亚住在水淹区的一间公寓内。之后她做了狗圈酒馆的女佣。对于其他佣人来说,她看起来很不称职。莉迪亚(Lydia)指出她只适合干一些简单的事情。华莱士(Wallace)因为她不懂如何行屈膝礼而苛责她,尽管实际上她以前从来没有为贵族工作过。塞西莉亚说她自己只适合干那些“脏活累活”,理由是“总得有人去做的”。

她也见识到了鼠疫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何等的暴力。她告诉科尔沃,她姐姐被城市守卫打掉了牙。塞西莉亚很少提及她的家人,但是她透露她妈妈曾经为波伊尔家族工作过。塞西莉亚的话通常都是围绕着她在狗圈酒馆的工作展开的,说她如何感觉自己很渺小和微不足道。

在她为狗圈酒馆工作的时候,她对这里渐渐有了感情。她诉说过她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变成这里的老板娘,经营这家酒馆。

耻辱1[]

在狗圈酒馆打扫地板的塞西莉亚

塞西莉亚在狗圈酒馆的工作就是打扫床铺、洗碗、为保皇党备。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在清理地板、铺床叠被,偶尔会抱怨灰尘和她的劳累,还说总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塞西莉亚被人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因为她对于保皇党来说并不重要。尽管她在狗圈酒馆上下帮忙,保皇党成员都很少注意到她。之后她好奇在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蒂格·马丁(Teague Martin)和特雷弗·彭德尔顿(Treavor Pendleton)清除异己的时候她被放过的唯一原因是不是因为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科尔沃在狗圈酒馆的时候,塞西莉亚看起来更为大胆、自信一些。当科尔沃从狗圈酒馆地下的下水道出来的时候,她说被科尔沃的勇气所震惊。除此之外,在保皇党任务中,塞西莉亚逃离狗圈酒馆前给科尔沃留了一张字条,说是科尔沃给了她争取自由的勇气。

趣闻轶事[]

  • 尽管莉迪亚对她很苛求,塞西莉亚说老板娘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
  • 塞西莉亚性格很俏皮,承认她有天晚上敲前门来整蛊保皇党。但是,“没人觉得那很好笑”。
  • 她有和皮耶罗·乔普林(Piero Joplin)结婚的意愿。
  • 她私藏了一把狗圈酒馆附近废弃公寓钥匙。她把那间废弃的公寓作为她的安全屋和藏身之处。
  • 耻辱1中,塞西莉亚的最终命运是个谜。但是,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说,“她活下来了[1]”。
  • 机械心脏指塞西莉亚的时候,听到的会是女性幸存者台词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