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Whale illustration

鲸鱼绘图

《回忆》(Memoires)顿沃之刃中的一本书。

抄本编辑

【节选自一位船长的临终回忆】

我告诉你,一见到那个动物就让人开心。它和最大的船一样大,它的歌声回荡在整片海洋。硕大的鱼鳍有两个人那么高。每片鱼鳍都漆黑如同最黑暗的水域海底的岩石,但是那动物的其他部分都如同帝维雅的白雪一样洁白。即便是面颊下悬着的触须都那么得苍白,在寒冷的深处缠绕、拖过。当巨大的鲸鱼破碎,其他所有东西都失焦,远处的东西也模糊,消失,放佛你被传送到了一个不知所在又孤单的地方,一个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的地方。

我的整个人生都在追逐着这个梦。自从我十岁起,这个梦就烙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自打我航海的第一年,这幽灵景象开始挥之不去。我设法找寻它的总计,跟着直说了一半的传言,或者最微不足道的线索:在库肯尼(Caulkenny)北方小镇边缘,一个漠利(Morley)酒吧里乐手们演奏的音乐的片段;一名已故水手随身物品中找到的一张手稿。某次偶然机会,我找到了更为确实的证据:和一位在之前一个季节见过大鲸鱼的船长共进晚餐,一起聊过。

13岁的时候我就已经相当熟悉捕鲸船的泡沫。16岁的时候我是副船长,在尚未探索的大海上驰骋。当我在20岁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摇晃小船时,我已经是整个帝国最出名、最血腥、最狂热的捕鲸者,伴随着挫败感的无比疯狂。

即便是猎杀了上百头鲸鱼,我也再也没有见过它。在哪怕在最糟糕的冬日里,我如同驱赶猎狗一样驱使着我的船,驱赶着我的手下。整整一生时间,我都希望可以见到它。在它被吊过加班的时候,可以触碰到它冰冷的身躯。我需要再度听到它的歌声,来体会那歌声对我的冲击,在它生命的最后时光中洗礼我自己。

现在,我和我的年纪与疾病赛跑。我日渐增长的疯狂正在消磨着这个梦,这个儿时的梦。我甚至现在开始怀疑这个梦是否真的可以实现。我的生命似乎已经书写完毕,我失败了。我现在才意识到那是多么疯狂,这个梦有多么得疯狂。它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吗?对我来说,是的。

位置编辑

汹涌任务中,任务一开始下水道入口上面三层书桌上。

趣闻轶事编辑

  • 游戏文件夹里这本书海被命名为《大海妻子之歌》(Song of the Sea Wives)。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