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我父亲曾在阿尔弗雷德·彭德尔顿将军的手下服过役。(……)如果接到号召的话,我希望自己做得不会更少。而在那之前,好吧,还有很多银器需要擦亮。

—华莱士·希金斯

华莱士·希金斯(Wallace Higgins)特雷弗·彭德尔顿(Treavor Pendleton)勋爵的男佣,同时也是住在狗圈酒吧保皇派的一员。他是彭德尔顿庄园中最资深的佣人之一。

个人简介[]

尽管关于华莱士个人生活的相关信息很少,但已知的是他父亲也是彭德尔顿家族的佣人。华莱士曾经提到他知道如何使用,还声称他的祖父曾经在战斗中英勇的负过伤。华莱士还表达过希望自己可以追随死者的脚步,也能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愿望。

华莱士似乎认为社会地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特征;他曾满腹狐疑地询问科尔沃·阿塔诺(Corvo Attano)是不是贵族出身(他还指出自己并不会为此感到惊讶,显然这是一种恭维),并且他还担心法利·哈夫洛克(Farley Havelock)之所以拥有其在海军中的地位是建立在“仅凭功绩”的基础上。

尽管华莱士尊重彭德尔顿家族,但他却特别钟情于特雷弗,称其要比他的兄弟们更加纯洁和高贵。

耻辱[]

Lydia wallace talk

华莱士在和莉迪亚争吵

华莱士傲慢的态度和对于贵族的崇拜使得他与其他佣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尴尬。有时候能看到他们之间会有一些负面的互动(比如,他苛责塞西莉亚(Cecelia)不知道如何行屈膝礼),莉迪亚·布鲁克莱恩(Lydia Brooklaine)指出说华莱士在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态度居高临下,就好像他自己也是个贵族一样。

当哈夫洛克、彭德尔顿和蒂格·马丁(Teague Martin)背叛其他保皇派成员、逃离狗圈酒吧的时候,他们杀害了华莱士和莉迪亚。华莱士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被三人许诺的奖金诱骗到了酒吧外面,然后他不是会被人从后方使用手枪射中头颅(低混乱),就是会被哈夫洛克使用海军弯刀刺穿眼睛杀死(高混乱)。不过,在低混乱度的情况下,华莱士会通过谎称女性佣人不会得到任何奖赏,从而使塞西莉亚免于遭遇和自己一样的命运[1]

华莱士死后,在狗圈酒吧下方的下水道里可以找到一张声谱。声谱的内容是特雷弗·彭德尔顿谈论关于保皇派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并命令华莱士去收拾包括声谱仪在内的他的东西。因为华莱士是已知最后一个碰过声谱仪的人,所以这也就意味着是他把其放到下水道中的。他采取这一行动的动机尚不清楚。

趣闻轶事[]

  • “保皇派”任务中,华莱士的姓氏被列出在哈夫洛克发布的全体须知上。
  • 据莉迪亚所说,华莱士在狗圈酒吧中担任厨师,且他很擅长这一工作。
  • 华莱士并不相信彭德尔顿家族奴隶矿场的存在。
  • 机械心脏关于华莱士的台词与普通的男性幸存者相同,并没有其他特殊的信息提供。
  • 华莱士在发现科尔沃手背上的界外魔印记后会变得不安,并怀疑科尔沃是否迷信。
  • 早期的游戏宣传素材中,有显示华莱士在皮耶罗的工作室里工作的景象;后来游戏创意总监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也在推特上确认了皮耶罗(Piero)和华莱士的模型在宣传素材制作和游戏发售以前的某个时间点被进行了对调[2]
  • 华莱士和莉迪亚是唯二不论混乱度和玩家决定如何都会死亡的保皇派成员。

声音[]

描述 声音
华莱士谈及自己的服务
华莱士谈及特雷弗的睡眠
华莱士谈及他认为的鼠疫

图集[]

参考资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