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Wallace render2.png

华莱士·希金斯(Wallace Higgins)特雷弗·彭德尔顿大人(Lord Treavor Pendleton)的一名男佣,同时也是住在狗圈酒馆的一名保皇党。他是彭德尔顿庄园的资深佣人之一。

生平[]

尽管华莱士的个人生活相关信息提供的很少,但是已知的是他的父亲也是彭德尔顿家族的佣人。华莱士曾经提到他知道如何用,还说他的祖父在战场上曾经英勇负伤。华莱士希望他可以追随死者的脚步,也能战死沙场【flag……】。

华莱士似乎认为社会地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特征,他不禁满腹狐疑地问科尔沃·阿塔诺是不是贵族出身(还说如果是的话,他一点都不意外,似乎时候一种恭维)。他还担心哈夫洛克是基于他的“功绩”才获得在海军的地位的。

尽管华莱士尊重彭德尔顿家族,他却特别钟情于特雷弗,比起来另外两个彭德尔顿兄弟,华莱士对特雷弗的称呼更为诗意、高贵。

耻辱1[]

和莉迪亚争论的华莱士

华莱士傲慢的态度和对于贵族的膜拜让他和其他佣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尴尬。有时候能看到他们之间很负面的互动(比如,他苛责卡莉丝塔不知道如何行屈膝礼),莉迪亚说他高人一等的说话态度就好像他也是个贵族一样。

当哈夫洛克、马丁和彭德尔顿背叛了其他保皇党、逃离狗圈酒馆的时候,华莱士的尸体旁就是莉迪亚。他们承诺给其他人奖金,把大家骗到了酒馆外。华莱士要么是从后面爆头,要么是被哈夫洛克用海军弯刀刺穿了眼睛。但是,低混中,华莱士救了卡莉丝塔一命。他撒谎说女性佣人不会得到任何奖赏[1]

华莱士死后,狗圈酒馆下的下水道里可以找到一段录音。录音里是特雷弗·彭德尔顿谈论关于即将要发生的关于反叛的事件,以及命令华莱士去收拾他的东西,包括录音机。因为华莱士是最后一个碰过录音机的,这也就暗示着他是把录音机放到下水道里的那个人。对于华莱士这个行为的动机不明。

逸闻趣事[]

  • 保皇党任务中,华莱士的姓氏在哈夫洛克的通则表单上。
  • 华莱士是狗圈酒馆的厨师,莉迪亚说他技术丰富。
  • 他并不相信彭德尔顿家族奴隶矿场的存在。
  • 机械心脏对于华莱士的台词是男性幸存者通用语,并没有其他特殊信息提供。
  • 华莱士发现科尔沃手背上的界外魔标记后变得不安,怀疑科尔沃很迷信。
  • 早期游戏的宣传资料显示华莱士在皮耶罗的工作室里工作;哈维·史密斯在汤上确认了皮耶罗和华莱士的mod在宣传资料做好后、游戏发售以前的某个时间点时被对调了[2]

图集[]

参考资料[]

  1. 开发者评论——华莱士救了塞西莉亚的命(华莱士对于所谓的奖赏有所怀疑,低混中,他通过嘲笑责骂的手段把塞西莉亚送走了),2014年11月19日
  2. 总监评论——皮耶罗和华莱士早期的mod,2012年11月23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