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预定奖励送的书、吉他和骨符

《再会,卡纳卡——音乐家的日志》(Goodbye, Karnaca - A Musician's Farewell)《耻辱2》主线中的一本书。

抄本 []

12日

嗯,运气不错,我成功登上了航向漠利的船了,船还蛮像样的。船名是恐怖鞭痕号(Dreadful Wale)。是拼错字吗?不是恐怖鲸鱼号才对吗,海中那种野兽?虽然很想告诉那个姓福斯特(Foster)的女船长这件事,但我不想冒险。她一副二话不说就会把讨厌的乘客丢进海里的样子。

14日

卡纳卡,再见。我不会想念你的。那里的时局越来越乱。到底是吸一天矿尘比较难受,还是听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公爵用街上的扩音器胡言乱语比较难耐。无论在哪间酒吧演奏,都会有醉汉要我唱歌,又得要我把公爵党人民英雄,有的则是相反,要我把他当成天字第一号大坏蛋。没多久我就受不了了。

抵达漠利需要花上好几个礼拜,时间长短取决于海流和风力。还好有佛斯特船长和另外一位乘客相伴,好像是帝维雅的学者。我尽可能在船上帮忙,煮饭、打扫、修理东西扫描的。在晚上弹吉他给他们听。希望他们发现我是穷光蛋时,不会把我抓去喂鲨鱼。等我们抵达漠利,我根本付不出票钱。

19日

漠利食物似乎很合佛斯特船长胃口。我做菜加很多糖,还会倒威士忌,她觉得很好吃。即使这礼拜快结束,她抱怨我用了太多补给品也没关系。

24日

晚上与梅根和安东一起在甲板,不过他坐在附近的椅子睡着了,身上裹的那条羊毛毯看起来根本完全没洗过。我弹吉他,梅根和我喝了兰姆酒和威士忌,一边唱着古老的索科诺斯民谣,一边帮星星乱取名字。她喝醉的时候甚至和我一起哼唱,不过她多半喜欢静静地听。她说我的声音和一个很久以前认识的人很像。断断续续,我听到她在客舱放同一段老旧的声谱,很好奇那是不是她说的那个人。或许我吃醋了。

28日

我真傻,居然想在引擎室亲梅根。她完全没有大呼小叫,只是苦笑,就像是看到还相信晚上有鬼的小孩那种笑。

明天就抵达漠利了,我会尽可能一声不响消失。我决定把那把索科诺斯吉他送她,留作纪念。那是我仅剩的家当了。希望她会原谅我。希望她可以找到她要找的那个人。

 位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