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Wiki
Advertisement
Karnacaart4

概念艺术画,“老城区,卡纳卡的边缘”

克莱门特码头(Clemente Landing)卡纳卡的一个村庄,也是其的老城区。位于城市最东端的沙尘区附近。克莱门特由第一批帮助城市城市化的定居者建立,但它却也是最贫困的区域之一。

介绍[]

克莱门特码头坐落于罗夫莱多林地(Robledo Woodlands)下方的悬崖上,并通过风廊与矿区相隔开。与城市的其他地方相比,克莱门特的建筑更加有机地蔓延开来,坐落在郁郁葱葱的植被和悬崖之间。

在卡纳卡的早期历史里,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发现附近的海湾已经被其他人所占领,于是他们定居在了后来被称为“克莱门特码头”的地方。这两个社区仍然和平生活,通婚,并保持自己的传统[1]。后来,一名卡纳卡的船长,也是早期的海盗在克莱门特建立了行动基地,因为他认为海湾东侧的植被和悬崖是他活动的理想地点。该场地最终基本上被当地人完全放弃,他们倾向于保护西部港口的安全,导致这些建筑年久失修。

1803年,一批来自漠利的定居者逃离了漠利的饥荒,并带着被给予工作的承诺抵达卡纳卡。他们清理了克莱门特,且在那里建造了一个与城市截然不同的村庄。这些漠利的定居者中的大多数都在海湾最西侧的渔业公司和俯瞰码头的新矿场工作。然而,最终事实证明,这个村庄离城市实在太远,卡纳卡人和其他移民都无法加入他们的社区。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富有的格里斯托人对这座城市进行投资,并对其进行了现代化改造。他们沿着林荫大道开凿了索科诺斯大运河。然而,他们完全避开了克莱门特,且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在市中心。也正因如此,克莱门特保留了卡纳卡的一些最古老的建筑,它们与现代现代化大都市的其他建筑形成了鲜明对比。由于这一区别,克莱门特被当地人称为了卡纳卡的老城区,尽管它最古老的房屋只能追溯致1803年[2]

至1852年,卢卡·阿比尔(Luca Abele)公爵领导下发生的采矿危机影响了这一村庄的居民,克莱门特码头被认定为卡纳卡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虽然克莱门特可以免受尘土飞扬的大风的破坏,但它也遭受着同样的经济停滞。

大卫队对卡纳卡的这个较为贫穷的地区缺乏兴趣,导致克莱门特成为了城市走私人口和货物的理想场所。偶尔会有海盗登陆村庄,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或是盗窃金银财宝。漠利本地人只能指望战嚎在街道上公开巡逻,以保护他们。索科诺斯的督军并没有将他们与战嚎帮的冲突带至克莱门特,因为他们相信漠利人对众生修道院的信仰是坚定不移的[3]

参考资料[]

  1. 《耻辱角色扮演游戏》,第164页
  2. 《耻辱2艺术设定集》,第83页
  3. 《耻辱角色扮演游戏》,第174页
Advertisement